慧爱小说网 > > 慕红裳 > 第290章:新背包

“都给我吧,”穆红裳手一伸,将荷叶手里那个很是不小的包裹也扯了过来:“我自己拿着,去祖母房里一起拆开看。”

穆红裳想去穆老夫人那里拆包裹,荷叶没啥意见。只是荷叶怎么可能让穆红裳亲自动手拎东西,她伸手招过来院门口侍立的小丫鬟,让她拎了包裹跟着一起走。

就这样,穆红裳进穆老夫人屋子时候,身后跟着三个丫鬟,又是食盒又是包裹,像是搬家似的,因此很快就招来了穆锦衣的嘲笑:“姐姐这是怎么了,大包小裹的,可是要赖在祖母屋子里不走了?”

“好啦,”穆红裳笑嘻嘻地宣布:“谢姐姐新送来的点心不给锦衣吃。”

“谢四小姐今日又送了这样多的东西过来?”穆老夫人忍不住笑:“这怕是把谢家半个饭桌搬过来了,幸好我们今年送去谢家的年礼足够厚,否则哪好意思。那个包裹又是什么?”

“不知道呢,”穆红裳笑着答道:“顾姐姐从宁陵寄过来的,我定要当着大哥的面拆才好,顾姐姐送了什么给我,也好让他心理有数,省得日后大哥计较起来,说我偏了未来大嫂子的东西,又要挽袖子揍我。”

“你这个小丫头……”穆征衣刚想开口说什么呢,穆老夫人手疾地一指他,笑呵呵地说道:“快按住征衣,我瞧他这会子就要计较起来了。”

穆红裳一脸得意,当着穆征衣的面拆开了顾仪兰的信。让她意外的是,顾仪兰在信中并没提及穆征衣,也没对于穆红裳提前透露给她的,穆家要去顾家提亲的事发表任何意见。

这封信很长,但却是真真正正是写给穆红裳本人的,里面满满都是问候和嘱咐,就像是个远行的姐姐,对于自家的小妹各种不放心的叮嘱。

穆红裳匆匆读过顾仪兰的信之后,有些疑惑地抬眼看了看自家大哥,决定先什么都不说,接着她一伸手扯过来了顾仪兰寄过来的包裹,当着大家的面拆开了。

包裹里果然是顾仪兰的第二份年礼,上次寄信没赶得及的那些礼物都在这里,例如宁陵特产的嵌金丝绦,新做的荷包,特意定制的镂空香薰小手炉等等,一看就是给小姑娘精心准备的礼物,穆红裳在这一堆礼物里翻呀翻,最终在包裹最下面,发现了一个卷成一团的青布卷。那个青布卷卷的仔仔细细,这样看,看不出是什么,只能看到接缝处细密的针脚。

穆红裳略一犹豫,直接当着大家的面将那个青布卷抽了出来,直接打开了。

这打开一看,穆红裳就乐了,这东西实在是太眼熟了,不就是背包嘛!谢姐姐设计的,她和穆家兄弟们亲手缝过好几个,简直再熟悉不过了。

不过顾仪兰缝的背包可跟穆家这些孩子们的手艺不是一个水准,针脚细密,在肩带和四角易磨损的地方,还厚厚地多贴了布,像是纳鞋底一样缝得密密实实,一看就很结实。

“唉!省事了!”穆红裳笑着将那个背包高高举起:“四哥你快看,我们不用帮大哥重新缝背包了,有个现成新的。看样子这是顾姐姐送给我的年礼啊,怎么办,我又不行军打仗,背包我才用不上,而且这个颜色我也不喜欢,就便宜大哥了吧?”

穆红裳话音刚落,满屋子里的人都笑了起来,穆征衣厚着脸皮,努力板着脸想继续维持在弟妹面前的权威,他站起来伸手将穆红裳手里的背包扯了过来,很珍惜地折好。

“大哥你这是做什么?”穆青衣立刻笑了:“未来大嫂的针线,咱们娘亲也好奇想要看看呢,你这样急着藏起来做什么?”

“就是!”穆二夫人笑着朝儿子伸出手:“我儿媳妇的针线,我也想见识见识,你藏那么紧做什么。”

穆征衣努力绷紧脸皮保持面无表情的状态,当然了,如果不是他的脸那么红,兴许还能强行挽尊,但可惜通红的耳朵已经泄了他的底,因此他伸手交出新背包的一瞬间,身旁的弟妹们毫不客气的哄堂大笑起来。

穆征衣一个不小心,也跟着弟妹们笑了出来,满眼流泻的笑意压根就遮掩不住他的好心情,他假装凶恶的瞪了穆红裳一眼,开口抱怨道:“她怎么知道我的背包磨破了,一定是你这个小丫头多嘴。”

“二叔母您看,”穆红裳脸一扭,当场开始告状:“大哥背包磨破了,我跟顾姐姐说说又怎么了,顾姐姐的针线这样好,做给大哥的背包多漂亮啊,他居然还抱怨。难不成真指望我和四哥重新给他缝一个?”

“这顾小姐的针线可真是难得,”穆二夫人将那个新背包展开,十分欣赏的摩挲平,又拎起来展示给穆老夫人看:“母亲也瞧瞧,我有福了,将来的儿媳这样能干。”

“可不是,”穆老夫人仔细看了看顾仪兰新做的背包,也是十分满意地点头:“这顾九小姐一向是心灵手巧,以往她做给红裳的那些个荷包帕子,那个不是十分精致。”

“祖母,”穆红裳突然一脸正经地开口问道:“将来顾姐姐嫁进来,我还能用得上她做的荷包嘛!大哥这样小气,今后若是看见顾姐姐给我做针线,他嫉妒了要揍我怎么办?”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穆征衣对于妹妹的脑洞佩服至极,简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他曲起手指轻轻敲了敲妹妹的脑瓜,十分无奈地抱怨道:“你这小脑瓜里,一天到晚净转些鬼主意,成日间满嘴胡说,没个正行。”

“你乖,”穆老夫人看到穆征衣敲妹妹的脑袋之后,也跟着开始调侃大孙子:“你大哥小气就让他小气去,咱不跟他抢。让他守着他的新媳妇得意去。”

“祖母!”穆征衣的脸红的都要发紫,可怜巴巴地望着穆老夫人。

“叫我做什么?”穆老夫人一点面子都不同情大孙子,反而笑得更加开心:“明日又不是我去顾家给你提亲,你找我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