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店小二以为他们要打起来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淡漠的声音。

“闻承,住手。”

淡漠的声音由远处传来,一圈一圈扩散开来,钻入每个人的耳朵。

这分明是动用了玄力。

寂琉兮眸光微闪。

视线移到门外,一行人抬步而入,为首的男子,剑眉俊秀,长眉若柳,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

如果木修是温文尔雅的,温和的男子,笑意盈盈的眼底却藏着极深的危险。

那么面前的男子,便是毫不遮掩眸中的冷冽。

他轻蔑的对闻承说,“回来。”

闻承顿了顿,放下放在佩剑上的手,恭敬的回了一句,“是,导师。”

便拉着绿萝走了过去,绿萝虽心有不甘,却还是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跟着闻承回到了队伍当中。

寂琉兮微微诧异,这男子竟然是导师?

结合昨日听到的“南国”两字,对方果不其然是南国的参赛者。

少女眸光微闪。

她能猜到,罗珊亦然也能猜到,只是她并不知对方是南国的参赛者,只能猜到是剩下的三国之一的队伍。

略一思索,她给众人打了个眼神,示意稍安勿躁。

然后她凝目,观察起他们的实力来。

谁知,那当首的男子目光一冷,竟把她的打量直直的逼了回去。

罗珊一惊,眸子骤然暗沉下来。

为首的那名男子宛如蝼蚁般的扫了眼罗珊,抬步与她擦肩而过。

罗珊的脸色,也愈发黑沉。

闻承和绿萝目不直视,宛如没有他们这些人一样,几乎都要让他们以为他们根本就不存在了。

就在罗珊他们以为,这些人就这么走过去之时,最后的一名约莫十五六的少年,突然回头扫了他们一眼。

到耳朵后的利落短发,并非前者的乌黑长发,异族的装扮,以及略灰的瞳孔,都证明了对方非四国之人。

少年的灰瞳转了转,最后停在了寂枫的身上。

微眯,似是想要将男孩的身上活生生戳出一个洞。

寂枫毫不畏惧的直视对方。

似是想到什么,那灰瞳少年忽的嗤笑一声,声音的传出,让那男子直接蹙眉训斥了一番。

“薄阳,老实一点。”

灰瞳少年勾勾唇角,淡淡回道“知道了导师。”

寂枫皱着眉头,虽不知对方究竟为何看向他,但直觉告诉他,面前的少年很难应付。

“噗嗤。”

那群人中,突然爆出了一声女声。

只见那女子腰间配着软鞭,火红的衣服加上长鞭,眉头一挑,肆意的脸上满是戏谑。

“薄阳对同类的嗅觉,还是这么敏锐。”

名为薄阳的少年,灰色的眸子淡淡的扫了女子一眼,错过她的肩膀,宛如对方是个空气。

女子嘴角抽了抽,忍住想要抽对方两大耳刮子的念头。

这不是南国,不是学院,这也没有院长给她解毒,要是得罪这臭小子,她还不知道怎么被毒害呢!

说不定哪天就皮肤溃烂的化成一滩血水了!

红衣女子愤愤,敢怒不敢言。

寂琉兮眸光微闪,什么叫做对同类的嗅觉?

这少年和寂枫,是同类?

什么同类?

正当她思绪间,他们几人已经定好了房间,各自分散开来了。

又是一阵沉默,寂枫默默走到寂琉兮身边,喊了声,“姐。”

寂琉兮微微颔首。

她问,“你可知,那灰瞳少年是和意思。”

寂枫沉了沉心,缓缓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对方应该也是一名炼丹师。”

寂琉兮微微睁大双眸,旋即又皱起眉头来。

“那么昨天的炼丹炉,那两人是想买给他吗?”

寂枫并不能肯定,他缓缓摇头,“我只是猜测,因为他靠近的时候,我闻到了淡淡的药草香。”

虽然寂枫说他不确定,可寂琉兮却觉得不离十。

罗珊一脸凝重,她叫集众人,去了房间内。

以防万一,罗珊让木修在周围设置一个结界。

木修点点头,眸底一凝,八阶中期玄力凝聚,在他们周围设下坚硬的结界。

隔绝内部声音的外泄,却还可以听到外部的声音。

木修道“已经好了。”

罗珊深呼一口气,凝重的表情感染了众人,所有人都严肃起来。

只听罗珊导师淡徐徐道“那些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会是剩下三国之一的参赛者。”

“而刚刚他们的带队导师,实力——远在我至上。”

众人微滞,气氛一时紧张起来。

罗珊严肃开口,“我们都知道,这次四国赛代表的不仅仅是北国的利益,更是有着超属性的获得和本命幻器的机会。”

“龙族会亲自降临大陆,为最终胜利者授予奖励,超属性和本命幻器,想必不用我多说,你们便明白这珍贵性。”

众人微怔,无不紧紧攥起了手,不甘和向往在他们中间扩散,一个个红了眼眶,破有一种要拼尽全力的架势。

那是传说中的超属性啊,光与暗的属性,极致的圣洁与极致的黑暗。

两者极端,却又是世界上最恐怖的力量。

韦柯紧紧握成拳的手在发颤。

如果他能够得到超属性……

韦柯狠狠闭了闭眼。

对魔法师来说,超属性或许是一大诱惑,可对于玄师来说,本命幻器对他们的吸引力,根本不亚于超属性对魔法师的。

本命幻器可以让他们如虎添翼,甚至使用起来,就跟使用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样的灵活。

整个大陆上,拥有本命幻器的人,一只手都数的出来!

所以本命幻器,也绝对是个炙手可热的东西。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内心都满腔热血,想要在四国赛上大展身手,然后得到——最终的奖励!

罗珊暗自点头,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如果连斗气都提不起来的话,那就别提什么四国赛了。

她眸色轻蔑,不屑一顾,“当然,如果你们心甘情愿的认输当个懦夫,那么我也不会强求,只愿你……对得起自己身上的责任。”

众人脸色难看。

“对方实力强悍,甚至会在你们之上,也许四国赛时,你们甚至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对方秒杀。”

“这样的结果——你们难道能接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