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凤冥绝还真的足够丧心病狂。

对于那些羞辱了冷凝月的家伙,他没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凤颜纵身一跃,眼看着就要跳到地上了,她眸中顿时爆发出了一阵光彩。

只要双脚沾地,她就弃权成功了。

那个小子不能再对她动手!

如果那小子还敢动手,族中的长老们自然会收拾他。

这个念头刚一落下,不等她开心的情绪绽放到极点,就又变成了惶恐。

因为她发现,她落不下去了!

她的身体就像是被固定在了半空中一样,上不去也下不来,周遭的所有灵气、魔气,甚至是规则之力,都仿佛离她而去了。

此时此刻,她终于明白,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那个家伙就是魔鬼,如果他想要弄死谁的话,不达目的,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只是,这样的觉悟来的太晚了。

她忽然就产生了一种预感,那个可怕的家伙不会弄死她,却是会让她……生不如死。

几位长老一看这个情景,立马想要出声解救凤颜:“阿绝,差不多得了,她已经输了!这个时候了你还要下狠手,是想要弄死她吗?”

凤冥绝剑眉一挑,不答反问:“她现在死了?”

众人语塞。

某人好似没有察觉出自己这话给众人造成了什么糟糕的感觉,又问:“我可是违规了?”

那问话的长老又是一阵语塞。

凤颜没有开口认输,双脚也没有落到地面上,人也没有死……

说起来,凤冥绝还真的没有违规。

于是,他只能咬咬牙:“虽然没有违规……”

“既然没有违规……”凤冥绝打断了他的话:“那我就继续了。”

众人:“……”

凤颜闭了闭眼,默念一声,我命休矣。

就在她心中绝望到了极点的时候,却听一道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相公,差不多就可以了,我还想早些进入下一轮呢。”

那声音的声线十分熟悉,赫然就是那个外界女人的。

往日里冷冰冰、硬邦邦的声调,这会儿却十分娇软,颇有种撒娇的味道。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

就像是冰冷而又尖锐的冰锥,忽然就变成了水。

虽然组成成分并没有变化,但给人的感官却十分奇怪。

至少,凤颜和一干幽冥族的族人,就觉得十分恶寒。

但凤冥绝却相当受用。

几秒钟前还因为不想放弃折磨凤颜而和族中长老对着干的人,这会儿却松了禁锢,让凤颜如愿地掉到了地上。

众人又是一阵无语。

大哥,像你这样狂炫酷霸拽吊炸天的人设,到了那个女人面前却变得像猫咪一样听话,真的好吗?

不管怎么说,这第六轮的单人实力比拼,总算是结束了。

最终的结果毫无悬念,自然是凤冥绝赢了。

至此,小两口都成功晋级。

凤冥绝下了擂台,就来到了冷凝月的身边,清冷的面庞之上,绽放出了一抹笑容,令人如沐春风:“我赢了。”

“我看到了。”冷凝月手腕一翻,拿出了一瓶水:“我家相公果然是最棒的。”

他刚刚的举动在幽冥族的人的眼中是残暴至极,但她却只有感动。

她很清楚,这人正在兑现他当初的诺言。

他曾经说过,不会再让她独自一人承受流言蜚语,若是天下人都质疑她,他便为她堵住这悠悠之口。

今日的残暴,正是为了堵住那些人的嘴巴。

她也相信,经历了今天的事情以后,幽冥族的这些人应该不会再嘴贱了。

不管他们的心里对她是不是服气的,他们今后再见到她,一定会变得比猫咪还要乖觉。

两人郎情妾意,交流时偶尔的对望,都会流露出深切的情意。

不少族人,尤其是女性族人,都觉得这两个人在一起的画面,实在是太养眼了。

之前她们不了解冷凝月的实力,认为她是为了高攀他们幽冥族,所以故意勾弓丨凤冥绝,以达到和幽冥族攀上关系的卑鄙目的,所以她们才会如此讨厌这个外界的女人。

可是现在,她们清楚地看到了冷凝月的实力。

当质疑被事实狠狠打脸,不少人竟然感觉到了“真香”。

啊……

女强男也强的绝美爱情,谁会不喜欢呢?

一时间,不少人忍不住窃窃私语了起来:“我忽然发现,这个外界女人还是挺可爱的。”

“我听说啊,旭林公子之前曾经在种子园针对过她,不过,她明明有收拾旭林公子的实力,却没有在背地里动手,而是选择在擂台上光明正大地打败他,这样的磊落行径,实在是太圈粉了!”

“是啊是啊,反正我是觉得冷姑娘挺好的。有什么事情就摆到明面上来解决,总比有些人喜欢在背地里耍阴招的好。”

“对对对,是这个理儿”

不远处,凤悦欣听着众人的额窃窃私语之声,柔弱的眸子里陡然氤氲起了风暴。

这些个墙头草,这么容易就被那个贱女人收买了?

很好,那个贱女人的手段,果然足够高干!

看样子,她的计划不能再耽搁了。

这一次的族长大选,她无论如何都要把那个下贱女人给除掉!

接下来的比赛,虽然战况依旧很激烈,不过和冷凝月、凤冥绝的那两场比起来,精彩程度却是差的太远了。

在夜幕降临之前,最后一场的比试,终于结束了。

最终,参赛的一百人里,只有五十个人晋级成功。

因为在坐的都是修炼者,即便是一整年不休息,也不会感到疲惫,所以在第一场的单人武试结束了之后,立马就开始了第二场团体作战。

所谓的团体战,乃是一场类似于攻防游戏的团体战斗。

第一轮的五十个胜利者,可以凭借抽签来得到一块营地。

每个人都可以从族中选出四个以内的帮手以防守营地,以及攻击别人的营地。

每一个第一轮的获胜者,都是营地的主帅,手握代表身份的王牌。

只要抢到对方主帅的王牌,或者是炸毁象征着营地标志的铁塔,就可以将敌方淘汰出局。

最后剩下的五个营地的主帅,即为胜利者。

“这个规则,莫名熟悉啊……”

冷凝月表示,她在穿越之前,曾经被几个同学忽悠着,一起玩了一个游戏。

那是一个真人5V5的对抗游戏,正规的规则只是两个五人的队伍之间的对刚,但是在特殊的游戏模式里,就有类似的多方混战的赛制。

不过现在的问题,并不是这个游戏赛制如何如何,而是……

她没有可以组队的队员。

根据老族长的说法,这第二轮的比赛,需要自己在族中寻找队友,也就是她可以统帅的四个属下。

便是凑不齐四个队员,能够凑出来一个,也是好的。

只有拥有最少一个队友,这比赛才能继续下去。

也就是说,如果她找不到队友,她就没有资格参赛。

她忽然就觉得,这赛制是用来针对她的。

毕竟,幽冥族的人都讨厌她讨厌的要死,他们除非是傻了,不然的话,根本不可能有人会跟她组队。

彼时,其它的参赛者已经找好了队友,而且,都是比较齐全的四人的配置。

反观冷凝月这里,就只有她独自一个人,显得形单影只,看起来可怜极了。

见此,凤彩燕嗤笑一声:“便是她踩了狗屎运,赢了第一场的比赛,又能如何?找不到一个可以用来组队的队友,足以说明她的人缘差极了。这种耻辱,比输了第一轮比赛更胜。我要是她,早就没脸见人了。”

凤悦欣虽然心中同样觉得不屑且幸灾乐祸,不过面上却是十分担忧的神色:“月姐姐她……应该能想到办法的吧?”

周遭的族人一听,只觉得这位姑娘善解人意极了。

之前那些被冷凝月和凤冥绝的绝美爱情圈粉的姑娘,虽然有心想要去帮忙,却又忌惮于凤彩燕、凤旭林和凤颜等人的势力,不敢轻易开口许诺。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些人的实力都不怎么样,即便是上了场,也只会帮倒忙。

而除了这些CP粉以外,其他的人对冷凝月的态度还是十分恶劣的。

眼见她孤零零地站在那里,不少人都不耐烦了:“冷姑娘,你到底要不要继续比赛了?要是不比了的话,就趁早齐全,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

此言一出,立马引起了一片附和。

冷凝月看了说话的人一眼,微微一笑:“当然比。”

随即看向老族长,问道:“敢问族长,这战斗的伙伴,必须是人吗?我用自己的契约兽来当做战斗伙伴,可不可以?”

族长一愣,不过很快,他便回道:“这倒是没有明确的规定,据族中的史料记载,过去的族长大选里,的确是有用战宠当做合作伙伴的先例。”

冷凝月又是微微一笑:“如此,就好。”

见她人缘差到了极点,只能够靠着契约兽来充门面,那些本就看不上她的人,越发觉鄙夷了。

在他们想来,冷凝月就算是能够拿出战斗宠物来,也凑不够四头可以和族中的高手相抗衡的高阶灵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