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爱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李安一口气绘制了几十张图纸,每一张图纸的一侧都写了不少文字,也算是对这些图片的注释,防止当地的葛族族人看不懂,之前给姜族和鲁族绘制的图纸也是如此,图片和说明越是详细,就越容易被他们所接受。

虽然冶炼铜矿并不是什么有难度的事情,但对于这些葛族族人来说,那还真是挺难的,他们从未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自然会觉得有些难度,但这个有些难度,也就是刚开始的时候会如此,等他们学会了之后,就会觉得冶炼铜矿,居然是如此的简单。

“李侍郎,这些就是冶炼铜矿所需要的技术吧!”

葛族族长开口说道。

李安点头道:“没错,这些就是冶炼铜矿所需要的设备和技术,这些都是最简单的冶炼设备,太复杂的你们这里也没有,也造不出来,所以,只能用这些最简单的了,不过,也都是一样用,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李侍郎,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准备,就现在吗?”

葛族族长开口问道。

李安笑着点头道:“自然是越快越好了,这些图纸你们族人之中,一定有人看得懂,让他们赶紧照做,至于冶炼铜矿工坊的位置,也不用选了,那个地方就只有一块平坦一些的地方,就在那个平坦的地方建设工坊吧!”

很显然,建设工坊是需要一块平坦地盘的,没有平坦地盘,是无法建设工坊的,而葛族这里也属于山区,平坦的地盘是比较少的,尤其是靠近矿区的平坦地方就更少了,而若是原理矿区,运输铜矿石会显得很麻烦,这样冶炼的成本就上去了,不论如何,在靠近矿区的地方建设冶炼工坊都是最合适的,而葛族这里最合适建设工坊的,就只有一处较大的平坦地方,这让工坊的选址没有了悬念。

关于冶炼的所有设备,李安都已经交给葛族族长了,但对于工坊的合理规划,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日后,他们要是愿意,也完全可以将工坊迁到别的什么地方,只要他们愿意就行。

葛族族长,听了李安的话,内心激动不已,直接就给李安跪下了,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族长不必如此,还是赶紧去准备吧!我想一天的时间,也应该够你们准备的了。”

李安开口说道。

葛族族长说道:“是,我们一定加紧准备。”

说完就去召集族人了,此刻,葛族有很多族人,都跑去挖铜矿了,不管冶炼不冶炼,先把铜矿挖出来再说,还有一些夯货,挖出来之后就直接运回自己的家里了,这是铜矿又不是煤炭,拿回自己的家里,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这些人也是傻的可爱,太可爱了。

由于冶炼铜矿的难度,比冶炼铁矿要容易的多,所以,葛族需要的准备时间并不会太长,准备一套完整的冶炼设备,半天时间就足够了,至于更多的冶炼设备,那就只能让他们自己慢慢准备了。

虽然各种简易的设备,葛族人都能够自己准备,但冶炼铜矿也是需要能源的,而最好的能源就是焦煤无疑了,这些焦煤就在鲁族,他们需要去鲁族购买煤炭,然后,用来炼制自己的铜矿。

与之前姜族和鲁族有矛盾不同,葛族与鲁族的矛盾比较少,而合作相对比较多,毕竟,他们与鲁族的实力都比姜族要弱,只有合作才能共同对抗姜族的影响,是生存危机让他们走到了一起,所以,葛族与鲁族合作的问题,李安是不用烦心了,他们自己就能把事情给处理好,李安只是在冶炼的技术要求里,告诉葛族人要用焦炭,这其实就等于是明着告诉葛族人,让他们去鲁族买焦炭,当然了,若他们的关系够好,也是可以赊账的,等他们把铜矿冶炼出来之后,可以拿铜锭抵账。

虽然铜锭不是金钱,但普通百姓在生活中也是需要铜锭的,比如在制造运输车的时候,车轴一般都是使用铜料的,这样的车轴不容易磨损,更不会生锈,若是用铁器的话,那是会生锈的,一旦绣死了,车辆也就转不动了。

据说车辆的发明就与冶铜密不可分,在铜被发现之前,车辆是不存在的,因为没有铜这种原材料,车辆的车轴是制造不出来的,而没有车轴就没有车辆,所以,车辆一定是青铜时代才有的运输工具,这个是肯定的,华夏文明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华夏文明很早就发明了青铜器,这才造就了华夏帝国的几千年灿烂文明。

虽然葛族与鲁族的关系还算不错,但葛族从未用过鲁族的煤炭,毕竟,就算是关系不错,鲁族也不可能将自己地盘上的煤炭白送给葛族,而葛族平时做饭什么的,有山里的木头可以用,似乎也没有必要花钱去买煤炭,要是免费的话,葛族肯定会用,但只要花钱买,他们肯定就不愿意了,打死都不愿意。

而这次,由于李安已经写明了冶铜要用焦炭,这就逼着葛族去买鲁族的焦炭,从而带动鲁族的经济发展,这种互通有无可以极大的促进两族的发展,当然,旁边还有一个姜族,三族各有资源,姜族有铁矿和石灰矿,鲁族有煤矿,葛族有铜矿,三族合作才能做大做强,实现共同繁荣,而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

葛族族长是认得大唐文字,他在粗略看了一些技术要求之后,就把族里有文化的人都请来了,让他们分头开始准备,而他自己则带着一帮人跑去鲁族了。

这货要亲自见鲁族的族长,准备与鲁族好好的谈谈,最好能敲定十年,百年的战略合作,如此,对于他们两族来说,那都是天大的好事儿。

葛族族长为了冶铜工坊的事情,那是有的忙了,而李安这边,陈龙对段俭汉的审问也正在进展之中,在刚开始审问的时候,这货还挺硬气,可刚刚动了一点粗,这货就彻底软了,把自己小时候偷看寡妇洗澡的事情都交代了出来,把负责审问的将士都笑了个半死。

“李侍郎,已经审问出结果了。”

陈龙兴高采烈的走了过来,一脸的兴奋。

李安开口说道:“怎么,这货全都招了,是谁派来捣乱的。”

陈龙说道:“全都招了,是他兄长段俭魏派他来的,段俭魏是南诏王的心腹,看来是阁罗凤在捣鬼啊!”

李安点头道:“就知道是这货在捣鬼,不过,这种区区捣鬼的把戏,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不过是徒劳罢了。”

对于这种鬼把戏,李安见得多了,在大唐帝国的绝对实力面前,一切的鬼把戏都将是徒劳,都不会起到任何牵制大唐帝国发展的作用,这一切不过都是自欺欺人罢了,南诏胆敢在大唐背后捣乱,这是活腻了的节奏,真搞不懂他们哪儿来这么大的自信,是谁给他们的勇气。

“对了,李侍郎,这段俭汉真是有意思,我们问什么,他就交代什么,他小时候八岁才断奶,十三岁就经常偷窥村里的寡妇洗澡,还有……”

陈龙笑着向李安汇报。

“哦,居然有这样的事情,真是有意思啊!”

虽然这些都是段俭汉的私事,但这货在被审讯的时候,居然把这些私密的事情都给说出来了,这足以体现这货的软蛋,一点底线都没有,从小就不学好,从小就是个坏孩子,从小就是个混球。

“李侍郎,既然已经抓住了段俭汉,那要不要把这个事情告诉朝廷,也好让朝廷出面警告南诏。”

陈龙开口说道。

李安摆手道:“还是算了吧!这事儿一旦让朝廷知道,免不了要有人去找南诏算账,事情会闹大的,还是不说了吧!就算是给南诏一点面子了,这事儿还是我们私底下解决比较好,这货要好生看管,绝对不能让他溜走。”

“是,李侍郎放心吧!一定不会让他跑掉的。”

陈龙信誓旦旦的回答道。

既然已经将段俭汉抓获了,就没有让他跑掉的理由,这一路上还有很多地方能用得到这货呢?沿途会不会还有人捣乱,这货肯定知道一二。

在鲁族方向,葛族族长亲自去拜访,鲁族族长自然也要亲自接待了,他们的关系本就不错,没有太大的矛盾。

“老兄,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鲁族族人看到葛族族长,开口问候道。

葛族族长笑着说道:“自然是有事儿要与老弟商量了,老弟这里的焦炭在何处,能带我去看看吗?”

“哦,焦炭啊!这个当然没有问题了,也不用去矿场了,咱们这主城里就有不少,来人,快拿些焦炭过来,给老兄瞧瞧。”

鲁族族长开口说道。

虽然还弄不清对方的来意,但鲁族族长基本上也猜出了大概,肯定是葛族地盘上也发现了矿产,否则,他们是不会对焦炭感兴趣的,百姓烧火用木柴就可以了,根本就不需要焦炭,只有冶炼矿产才会对焦炭有大量的需求,而此刻既然对方过来询问焦炭的事情,肯定是对方的地盘上发现了矿产。

离开已经前往葛族的事情,鲁族是非常清楚的,姜族的铁矿是李安发现的,如此,在葛族发现一些矿产,也就不奇怪了,对于这一点,鲁族族长是深信不疑的,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一点。

很快,几名鲁族的族人,便把几十斤的焦炭给搬了过来,放在了葛族族长的面前。

“这就是焦炭啊!黑乎乎的能比木柴好使?”

葛族族长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这些看着很不起眼的焦炭会比木柴好用。

鲁族族长笑着说道:“老兄别看不起这些黑乎乎的东西,这些东西烧起来,可比木柴好用多了,烟比木柴小,而火候比木柴大,烧的还更加的持久,根本就不是木柴所能比的。”

“哦,这么厉害啊!那看来还真是好东西啊!”

葛族族长发出了感叹。

鲁族族长笑着问道:“老兄此来,是不是在打我焦炭的主意啊!是就说出来,没什么值得藏着掖着的,大家都是老熟人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被鲁族族长说中心事,葛族族长笑着说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老弟啊!我们哪里也发现了矿产,需要老弟这里的焦炭,只是我们的矿产还没开始冶炼,所以,只能先赊欠老弟的焦炭,待我们的矿产出产之后,马上就拿来抵账,老兄觉得如何?”

鲁族族长闻言,忙问道:“老兄的地盘上发现了什么矿产,也是铁矿吗?”

葛族族长摇头道:“不是铁矿,是铜矿啊!”

说完一脸的自豪。

一听葛族的地盘居然有铜矿,鲁族族长一脸的羡慕嫉妒恨,虽然他们的地盘上有大量的煤炭,但葛族拥有铜矿,显然运气更好,这难免会让他有些心理不平衡,觉得老天太不公平了。

另外,姜族和葛族的矿产,都是离开来到之后才发现的,而他们鲁族的煤炭早就已经内部开采,内部使用了,李安来到鲁族之后,并没有去鲁族周边的山上视察,若是视察一番的话,说不定能在鲁族地盘也发现铁铜之类的矿产。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儿,鲁族已经派人去姜族获取少量铁矿石了,然后,他们照着姜族铁矿石的模样,在自己的地盘上仔细的寻找,只要发现一模一样的石头,也就能发现铁矿石了,同样的,他们照着葛族的铜矿石进行寻找,也可以确定自己的地盘上是否有铜矿石。

“居然发现了铜矿,老兄这是要发财了啊!”

鲁族族长语气有些酸的说道。

葛族族长笑着说道:“咱们这是一起发财啊!老弟尽管放心,老兄一定不会占你便宜的,焦炭和铜的交换比例,就按蜀中的差价来计算,老兄就算吃点亏也不会让老弟吃亏,您看如何?”

这葛族提出的要求,可比姜族合理多了,也有人情味多了,如此,鲁族族长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他连忙握着葛族族长的手,激动的说道:“老兄如此说,小弟岂敢不答应,就这么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