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爱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盖世 > 第九百七十七章 新的客人

从苍狼王妖身飞出的神像,十来丈之高,沐浴在层层叠叠的银亮光辉中。

和恢弘壮阔的九座宫殿相比,神像不显高大,气势不够威严肃穆。

可它那面变得清晰,透着和蔼、友善的面孔,在九座宫殿中央呈现时,还在战斗的玄天宗强者,一头头巨龙,居然奇妙地安静了下来。

龙族眼中的暴戾,残忍,冷酷,玄天宗修行者脸上的狰狞、癫狂、狂躁,如被看不见的神之手,悄然抹去。

哗!

更惊奇的是,九座宫殿陡然收缩,再次凝为一块块天宫印。

九块天宫印,闪耀着晶亮的光芒,在曹嘉泽背后排列着。

曹嘉泽心神沉静,用一种困惑费解的眼神,看着那慈和神像。

从其中一块,对应着心灵的天宫印中,他聆听到他宗主的一声呓语……

此呓语,横跨层层空间,由浩漭天地外的某处星空传来,告知他,让他稍安勿躁,让他不急于再掀战争。

“宗主的明喻……”

曹嘉泽不敢怠慢,魂念一动,一道道念头由不同天宫印传递,让曹逸,包括广鸿在内的三位自在境大修,皆知晓发生了什么。

于是,广鸿等自在境大修,赶忙约束其余人。

玄天宗率先收手。

以龙颉为首的一头头龙,徘徊在半空中,冰晶和黄金般的鳞甲,释放着冷硬且强大的龙息。

龙颉的龙魂,也奇妙安详,沸腾的龙血平静下来。

他金色的眼眸,“骨碌”转动了一下,寻找着虞渊的身影。

然后,他就看到端坐在龙脉之上的虞渊,两手各自握着一块斩龙台,冲着他轻轻点了点头,道:“暂且罢手。”

龙颉猛地松了一口气,发出一声轻微的龙吟。

所有的巨龙,因他的那声龙吟,不知所措地停在空中。

沐浴在层层叠叠光辉中的慈和神像,转而朝向金象古神,钟离大磐,看向一位位战斗中的异族,大妖,人族的修行者。

它朝向处,一场场本将分出生死的战斗,神奇地被中止。

它由苍狼王的尸体而出,该是妖殿的死敌,可不论是金象古神,还是孔雀王,这时候都没有要报复的想法。

慈和的神像,胸口部位,开出一朵青黑色小花。

那朵小花,显得异常的突兀怪异,仿佛是瞬间凝结。

“有东西来了。”

“有东西来了。”

“有东西来了。”

每一位达到魂游境、阳神境和自在境的人族修行者,同级的妖族,和外域的异族强者,看向那朵青黑小花的霎那,魂魄内都响起这么一个轻微声音。

如有隐形人,在他们耳畔轻声细语,告诉他们一个天大秘密。

忽然间,金象古神,钟离大磐,莫白川,封璞和梵鹤卿,天藏,贝鲁,席荃……

所有禁地的强大生灵,都心神惊变,眼睛闪烁着,四处张望。

白衣国师周苍旻,和威灵王的那番话,刚刚才结束,威灵王露出若有所思地表情,正打算做些事情,就发现惨烈的战斗,因那神像从苍狼王体内飞出,神奇地停下。

一地的尸身,有人族大修,有被撕碎的大妖,被器物轰击血肉模糊的异族。

入目所见,死者遍地。

银白大地,如海绵般默默汲取着各族挥洒下来,死亡之后的鲜血,亡者的魂魄,也不知所踪。

已有太多的人,在短短时间内,陨灭在这片天地。

哧啦!

一道道青色闪电裂空而出,雷宗的魏卓,灰头丧脸地冒出来。

还有一个威灵王,也伴随一道绽裂的空间缝隙,猛地浮现。

这个威灵王出现时,禁地中,一共有三个威灵王共存。

其中一个威灵王,以魔影的形态和周苍旻站在一起,脚踩一杆燃烧着黑色火焰的魔枪,另外一个威灵王,在一群女妖的围攻中,波澜不惊。

待到先前被周游带走的威灵王,突然从异空间回归,另外两个威灵王,一起飞入和周苍旻说话的魔影,变成完整的法相之身。

“阴神,阳神,一起归位。”

周苍旻心湖微荡,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冲着威灵王轻轻鞠身。

身为赤魔宗的魔种,他来前暗自沟通了,只留一道阴神在宗门的赤魔宗当代宗主,由对方口中得知,魔宫这趟的首领,表面看是境界更高,年龄更大,地位更尊贵的姚煌旗。

可实际上,威灵王才是魔宫此行的真正幕后话事人。

因为,除竺桢嶙之外,魔主檀笑天,也极为欣赏威灵王。

姚煌旗的极限,就是自在境,已没了再进一步的可能。

威灵王不同,他还很年轻,他天赋非凡,智慧惊人,心性也绝佳,这是魔宫另外一个有望在将来,去冲击至高席位的强者。

他的特殊和厉害处,周游也略知一二,所以将魏卓扯入异空间时,还顺便拉上威灵王。

只是,即便是周游,冷不防地出手,也仅只是带走威灵王的阴神而已。

“域界通道趋于稳定了。”

三个魂魄合而为一后,威灵王一步跨出,直抵域界通道所在的幽暗深坑,脚下燃烧着黑色火焰的魔枪,恐怖的焰火骤然熄灭。

下一霎。

数百条灰褐色藤条,从他脚下的魔枪飘落到深坑,等接触到有着慧、必、伤三个古朴黑字的奇异小天地时,藤条顿时爆灭。

爆灭的藤条,化作密密麻麻的蝇头黑色文字,钻入其中那个慧字。

高空中的威灵王,巨大的魔影法相,体内有万千魔文,像是蚂蚁搬家般蠕动,似乎给他带来了什么惊人讯念。

这时候,所有人,所有异族,所有大妖和凶魂的注意力,都放在威灵王身上。

虞渊也不例外。

呼!

手抓拂尘的周游,和虞依依一样,也在虞渊背后出现。

他以复杂难明的眼神,看了看虞渊握在手中的一块斩龙台,感受着里头怪异的时空动荡,舔了舔嘴角,强行压抑着内心的贪婪,道:“我有感觉到,从那条域界通道中,穿过一物抵达禁地。”

也在这时,矗立在域界通道上的威灵王,似乎也知道了点什么,给出了和周游一致的判断:“有新的客人过来。”

这话一出,众人不自禁地看向那条域界通道,又看了看慈和的神像。

率先预警者,乃那尊奇异的神像,然后威灵王和周苍旻,不分先后地证实。

会是谁?

一时间,众人全部东张西望,想知道从灾惑魔渊而来者,到底是谁。

一个接着一个的念头,也因此而浮上众人心头,既然通道稳固,既然已经有一位客人悄悄过来,接下来呢?

是否,将会有更多的异族强者,穿过域界通道踏足浩漭?

“是我们的族人和盟友吗?”

很多异族的战士,小声地嘀咕起来,眼中燃起希望的火芒。

贝鲁摇头:“肯定不是!”

“阁下是何人?”

魔宫的姚煌旗,重新站在深海巨翼蜥身上,头顶一杆杆漆黑旗子内,有众多被炼化驯服的地魔,低低嘶啸着。

那些地魔,似乎有些不安,在畏惧着什么。

“域界通道既然已稳定,先不管来者是谁,我们岂不是解脱了?”

暗灵族的米娅,忽然振奋起来,心想不管谁进来了,我们最好赶紧离开,别在浩漭天地继续逗留。

“对啊!我们该回归了!”

“不管他们后面怎样,我们先走再说!”

“走!”

很多异族强者回应,甚至有附近的天魔,已在跃跃欲试。

呼!

一头天魔得到希德拉的首肯,第一个做出尝试,冲向下面的域界通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