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爱小说网 > > 权少,宠我我超乖! > 第474章 用法律解决白心,没得商量(一更)

季白心着宋知之离开的背影。

她知道在她和殷勤的这段感情里面,她得不到现在身边人所有的祝福,在他们的心目中,是她硬生生的抢走了殷勤,是她伤害了路狼,是她横刀夺。

但事实上,她从不认为在这段感情里面她有任何错,殷勤和路狼不相,为什么一定要把他们绑在一起,路狼那么算计殷勤怀上殷勤的孩子,为什么路狼就可以得到所有人的原谅甚至同情?殷勤不喜欢路狼凭什么一定要为了责任就和路狼在一起?她和殷勤互相喜欢,虽然错过了很多年,但相的人,多晚在一起都不会晚!

她不觉得自己有错。

她没有错。

但一想到今天的饭席上被这么多人讽刺,她心里还是很不是滋味,她本以为自己不是一个很在乎别人法的人,只要她觉得她的追求她的做法是对的,她就不会在意别人怎么她怎么想她,就如当年她毅然要和李文俊在一起一样,她觉得这是她的追求,所以不管家里人外人怎么说她她都不在乎,然后此刻,她却莫名很在乎。

很在乎他们的法。

她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只是因为大家都在同情路狼,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吗?只是因为路狼根本就不是所有人眼中那般的单纯,所以她很想揭穿路狼的假面很想让他们后悔现在对她做的一切?

所以才会变得那么在乎,那么在乎身边的人对她的法?

她真的不知道。

她甚至觉得现在的自己已经和原来那个自己不一样了,她从未那么反感一个人,但是路狼让她真的有很讨厌的感觉,本来路狼救过她的性命她应该感激,她有时候都在强迫自己这么想,但一旦真的提到路狼一旦真的想起路狼,她就会从内心深处的厌烦排斥。她根本没办法平静的对待路狼。

她咬唇。

情绪也有些细微的变化。

她深呼吸一口气。

她想,等揭穿了路狼,一切就好了。

等揭穿了路狼,她就不用因为这个女人而遭受周围所有人的讽刺了,她一定要让所有人知道,路狼到底是怎么一个心机的女人!

她深呼吸一口气,回包房中。

刚走了两步。

迎面到覃可芹走出来。

季白心原本没有任何笑容的脸上,勉强的拉出了一抹笑。

她着覃可芹越走越近,她主动的叫着她,“阿姨……”

覃可芹直接从季白心身边走过,就像没有到她一般,直接就走了。

季白心脸色一下就崩了。

覃可芹也不会认可她吧?!

今天能够来和她父母谈婚礼的事情,真的就是为了让殷勤不再去伤害路狼?!

季白心咬牙。

总有一天她要让所有人后悔这么对她!

她推开包房门。

所有人都还在,毕竟季云雷没走,按照上流社会的礼节,长辈没有说离开,晚辈不能随便走,所以大家都还围坐在一个饭桌前。

季云雷在和殷彬喝酒,两个人上去相谈甚欢。

只有殷彬自己知道,他此刻的心早就飞出去了,一旦覃可芹不在他面前晃荡他莫名的慌张。

殷勤此刻和季白间季白里坐在一起。

也在喝酒。

宋知之在旁边显得很安分。

因为坐在张清媚的身边,所以偶尔和张清媚聊几句。

气氛上去也没有很僵持。

季白心默默的坐在殷勤的旁边。

殷勤那一刻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她回来了。

他拿着酒杯,对着季白里显摆到,“你,我都接二婚了,你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

“殷勤哥,结二婚显摆啥,显摆你是个渣男吗?”季白里讽刺。

“你还真是季白间的亲弟弟。”打击人的时候,真的是毫不留情。

“我今天新闻说,路狼在媒体上给你洗白。”季白里直言。

殷勤拿着酒杯的手顿了顿。

季白心在旁边也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你说有一天你会不会天打雷劈啊?”季白里毒舌的说道。

殷勤沉默。

季白里着殷勤的模样,又转头了一眼他姐。

他总觉得,这两个人好过不到哪里去。

现在支撑他们在一起的只是执念,至少对殷勤而言是执念,至于还有没有情……真的很难说!

反正。

反正在他来,殷勤对路狼绝对不会完没有感情的。

殷勤求婚的时候他得很清楚,殷勤那个时候分明一脸幸福。

算了。

季白里也觉得自己管得太多了。

他又不是感情专家他去分析人家的感情,他自己的感情都还是一团糟。

一想到自己的感情心口就有些痛。

他这辈子怕是也追不到辛早早了。

那个女人内心深处也有执念。

很深很深的执念,他撬不动。

他拿起酒杯,突然就一杯一杯的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有时候真的是让酒精在麻痹子,麻痹自己不要再去想辛早早那个女人。

季白间也没有关心季白里此刻的情绪,他对着殷勤说道,“你来一下。”

殷勤放下碗筷,就跟着季白间走了出去。

季白心了一眼他们离开的背影。

总觉得她大哥找殷勤,不是什么好事情。

季白间和殷勤在酒店的一个外阳台。

殷勤在抽烟。

季白间戒了。

殷勤笑了一下,“不抽烟不喝酒,忌得这么好,结果宋知之的肚子还没好消息!”

季白间睨了一眼殷勤。

殷勤识趣的不说了。

再说下去,估计又惹毛了季白间。

这世上谁都可以惹但就是别惹了季白间这只老狐狸。

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季白间直截了当的说道,“路狼在媒体为你洗白,好好做接下来的危机公关,处理一些新闻你的形象可以挽回。”

“嗯。”殷勤点头,默默的点头。

他真的欠了路狼很多。

欠了她很多很多,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还她。

季白间说,“但这不影响我们用法律手段去处理白心的事情。”

殷勤没有一紧,“白心很排斥。”

“我知道,我见过她了。”季白间直言。

“那你还要这么做?白心宁愿伤害她的那些人逍遥法外,也不愿意把自己的事情公布于世。毕竟白心是个女孩子,她有她的名誉,你作为她大哥,你也为她考虑一下。”殷勤有些激动。

“你和白心一样的想法,觉得这件事情由路狼承担了就行。在你们三人的感情里面,把错误怪在路狼身上就可以了。”季白间有些讽刺。

殷勤心口一痛。

他是不会这么想的。

他只是觉得,只是觉得……路狼真的不在乎这些。

她和季白心不一样,季白心好歹算是半个公众人物,季白心好歹有她的身份,而路狼只是一个大山出来的孩子,她从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有,所以没有那么多包袱在身,她就算被外界怎么骂她也不会在乎。

相对而言,路狼受到的伤害就不会那么大。

季白间着殷勤的样子,思考猜到他内心在想什么,他说,“路狼就真的该被你这么一直无视吗?”

殷勤抽着烟,狠狠的抽着烟。

他情绪很崩,每次在面对季白间的时候,情绪就很不受控制。

季白间说,“在你来,路狼对外澄清和曝光季白心的遭遇,路狼的承受的伤害会一些对不对?”

殷勤只是抽烟,说不出一个字。

“伤害就是伤害!没什么大之分,只是有无的区别。”季白间一字一顿。

知道。

他都知道。

他只是在让自己好受点而已。

他只是觉得这么想他会好受一些,他会对路狼更坦然一些。

他这辈子没有辜负任何人,唯独就是路狼。

唯独,欠了她很多很多。

但是他现在能怎么办?

到了现在的地步,一切都变成了这样他能怎么办?!

殷勤的崩溃,季白间就这么在眼里。

他说,“我不是想要让你来后悔什么!你感情的事情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你怎么选择都是你的事儿,和别人没什么关系。”

没关系你来打抱不平个屁!

季白间这个老狐狸,就是巴不得让他难受死。

“我现在主要是和你说白心的事情。”

“白心说不想追究就算了……”

“不能算!”季白间很肯定。

殷勤着他。

“我要让魏呈彻底跳脚,把易温寒牵扯出来。”季白间很肯定。

“什么意思?”

“现在对魏呈的惩罚,经济犯罪最后结果不轻不重,魏呈咬咬牙自己可以承受的,但如若爆出他绑架季白心甚至让人糟蹋了季白心,这种罪名不且性质尤其恶劣,以炎尚国的法律,叛过二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轻而易举,如此一来,魏呈就会按耐不住,就会去找易温寒帮忙,而易温寒肯定会拒绝,两个人一旦撕票,以魏呈的性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而一旦易温寒觉得魏呈对他产生了威胁他就会有所举动,我们只要在暗地里盯紧了易温寒,想要拿到他的犯罪证据也不难!”季白间不对殷勤掩饰什么。

殷勤就这么着季白间。

这是好大一盘棋。

季白间到底是怎么想到的?

季白间的脑袋到底是常人的脑袋吗?

他怎么就可以联想出这么多事情出来,怎么就可以牵扯这么多!

“不用太崇拜我,毕竟你还太年轻。”季白间难得这么好心的安慰。

年轻,年轻你个大头鬼。

我们年龄不是也差不多了吗?

你到底凭什么以长辈的姿态来对他说话。

殷勤那一刻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因为他觉得他不管说什么,一旦开口就会显得很蠢。

季白间又说道,“至于白心的心里,也只有她自己来调节。归根结底,被人玷污不是她的错,她应该去面对而不是为了所谓的尊严去逃避,这只是在助长这种不良风气的发展。高度往上一点,作为炎尚国的子民,我们有义务揭露事实真相,为民除害!”

“……”季白间,你丫的真的不是常人吧。

你丫的是圣人吧。

还为民除害!

但不得不说,殷勤那一刻就这么被季白间说服了。

固然白心的名誉很重要。

但事实上,被人玷污不是她的错,她不应该背负着这种心理阴影,而那些犯法的人,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

“不用回去和白心商量,我只是提前给你说一声。”意思是他已经做了决定。

殷勤就这么着季白间。

季白间不再搭理殷勤,说完事儿赶紧回去陪夫人。

殷勤一个人站在外阳台上,抽着烟着锦城这座城市,着在夜晚下这座城市璀璨明亮。

他突然觉得很迷茫。

就好像,就好像已经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了!

------题外话------

二更1点。

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