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传后期的忍者,起手就是王炸,显得体术不是那么重要了。

不过就常规忍者而言,拥有一套高质量的武器还是很重要的:几枚苦无、手里剑,一把短刀。

别管能不能用上,只要自己有,那就是一种优势。

大蛇丸、卡卡西、奇拉比、佐助等比较强势的忍者,都是用剑的,至少曾经用过,足见武器对忍者的重要性。

重赏之下必有劲夫,一千名迎击雾忍的忍者,很快就动员完成,甚至还多了一些人。

没有办法,只能剔除一些实力不足,年纪又小的忍者。然后再将一千名忍者交给叶仓,由叶仓率领着,去迎接她的宿命之战。

原剧情中,叶仓就曾被原身出卖,以秘密任务的名义,将其诓骗到雾隐村,借雾忍之手将其围杀。

这不仅是叶仓的宿命,也算是罗砂对前身,一种不必要的救赎。

老实说,罗砂还是很希望叶仓能够在与雾忍的交战中,打出战绩获得成长的。

别家话事人一堆能打的小弟,如灵王有护庭十三番,雅典娜有十二黄金圣斗士,白胡子海贼团有十六个分队……

自己麾下就一个角都能用的,这多不像话?

实战与战场,是最能够磨炼人的,一千名忍者,数量几乎比对面多出一半,装备又精良,还是主场作战。

大优势局,叶仓还不能打出让人满意的战绩,那就证明真没什么培养潜力,还是老实在家带娃算了。

动员结束,叶仓心潮澎湃,这才刚从特别行动队被撸下来没多久,马上就能率领一军独当一面了。

风影是自己老公,这种感觉针不戳。

匆匆准备完毕,叶仓便领着一千名马仔,奔赴风之国后方,抗击入侵的雾忍去了。

罗砂这方面,也没有闲着,雾隐只是小患,是副战场。与云隐的战场,才是目前的重心。

又把千代拉来临时顶工,罗砂孤身一人,风风火火奔赴前线,支援陷入苦战的部队。

电磁推动加身,哪怕是巡航速度,也不是普通忍者能够企及的,几个小时的时间便赶到了前线。

悬浮在半空中,罗砂俯视大漠,己方防线星星点点布置在大漠中,可以明显看出,战线被拉的很长。

这就意味着云隐在整体进攻的前提下,依旧采取的是分兵策略,应该是怕自己突然上战场,给他们来一个狠的。

根据健次郎带回来的情报,寻找到马基、角都身处的大概位置,又搜寻一阵,才在一处绿洲中,找到了己方的防线总指挥部。

天外陨石一般,罗砂轰然一声落在营地中央,沙尘扬起,出场方式酷似大地破坏者盖亚奥特曼。

“谁?”

负责值守的忍者顿时警觉,呼唤自己的同伴,几十名砂忍将罗砂围在中央,警惕性很高。

“是我。”

沙尘散去,罗砂显露出身影,贴身甲胄漆黑如墨,霸气侧漏。

查克拉放出,化为砂金,而后又消失不见,证明了自己的身份。

砂忍们这才松了一口气,磁遁·砂金,结合飞行能力,能做到这些的,只有自家的扛把子。

尽皆跪伏在罗砂面前,低头恭敬道:“风影大人。”

“嗯。”

罗砂点点头,拉起其中一个忍者,询问道:“马基和角都呢,在不在这里?”

不待忍者回答,罗砂便突然转头望向一个方向。

闻听到罗砂落地的动静,马基同角都一起,从营帐中迅速赶来,只以为是云隐来偷袭。

待看清楚是罗砂后,提着的心终于放下。

马基犹豫一下,走到罗砂面前,单膝跪地,愧疚万分,请罪道:“很抱歉,风影大人,我让您失望了。

我,没有能够带领部队抵抗住云隐的进攻,甘愿受罚。”

查克拉放出化为砂金,凝聚为一双手,托起马基。

罗砂平静道:“你已经做到了能够做的一切。

云隐村的AB兄弟我早有耳闻,实力还算不错。

如果是他们联手率领部队进攻,那你确实不太能抵抗的住。”

忍者部队的战斗,高端战力还是比较重要的,影级强者足以影响一场局部战役。

如果不能兑子掉对方,那部队就会陷入极端不利的局面,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罗砂此话一处,被宽恕掉罪过的马基,反而更加愧疚。

刚要再说着什么解释的话,却发现罗砂已经向着营帐的方向走去了,只能快步跟上。

迈入营帐中,罗砂当仁不让坐在了主位之上,跟来的马基角都分立两侧,营帐之中再无其他人。

端倪角都一眼,察觉到不对,罗砂问道:“怎么你的状态这么差?”

碧绿色的眼眸泛起红丝,精神状态差到极致。五颗心脏只剩四颗,这是非常诡异的一件事。

战场之上想要补齐心脏实在是太简单了,忍者要尽可能让自己保持巅峰状态,这是常识。

可是角都却缺了一颗心脏。

一说道这个,角都心里苦啊。

坐到一旁的位置上,取出一本账簿,翻开一页一页的倒苦水:“昨晚云隐村的AB兄弟,找到了我们的总指挥部,趁夜袭营。

我与他们交战了一场,损失了风雷两颗心脏。雷属性的心脏好找,风属性的,你让我怎么办?

还有前几天,自从奇拉比赶来支援后,我的压力骤然增加了很多。

虽然能够压制住其中一个,但他们联手,我就完全不是对手了。

给你工作,未免也太累了一些。”

吐完苦水,便把自己的账簿递给罗砂。

罗砂接过账簿,翻开一查,账簿上时间、地点、战绩,记载的很清楚,都是角都的战功。

罗砂微眯双眼,又仔细端倪片刻,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加钱。

大手一挥,查克拉化为砂金,又使用电磁力提取出其中的纯金,重组成一根根金条,堆砌在角都面前。

“现在还累么?”

角都眉开眼笑,收起所有的金条,腰不酸了腿不疼了,感觉一口气上五楼都不费劲。

“顿时有精神了很多,你要是再多给一些,我感觉就算是雷影来了也能撑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