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脱离大阵的周诚等人,纷纷向肖云逸拱手致谢。

肖云逸只是微微颔首。

“不~不可能,这都天血煞大阵,岂是你区区一个灵神期修士能破得了的?”

樊老震颤出声,带着一众弟子远远躲开。

“灵神期?我早已不是了!”

肖云逸冷哼一声,眼眸中流露出一种藐视苍生的漠然感。

随着这一句话语,他手掌轻轻推出,化作遮天蔽日的山岳,指根缠绕着让人心神激动的云雾,压向了残血门众人。

“仙~仙气?”

“你已经突破了?这怎么可能?”

樊老望着山岳指根上的云雾,面目扭曲地狂叫着,身形更是嗖地掠出,逃向一边。

“蝼蚁,你走得了吗?”

肖云逸手掌用力,直接将一众残血门弟子捏成了齑粉。

他身形更是如同清风一般掠出,向着樊老的方向追去。

“呼~没想到肖师叔竟然已经是半步仙人,这次残血门得灭门了~”

安嫣然拍拍胸口,有些惊讶地说着。

谭师叔也是笑道:“是啊,没想到我们飞凤宗还有这等……呃~”

话说到一半,谭师叔突然脸色一变,嘴角渗出殷红的鲜血来。

“耿凡,你干什么?!”

周诚和安嫣然都是脸色一变,厉声喊道。

只见耿凡此时,手中拿着一盏散发阴气的烛灯,灯辉投射出一缕鬼气,压在谭师叔的泥丸宫上。

“哼~”

耿凡在周诚和安嫣然的惊呼之下冷哼一声,催动手中烛灯,那谭师叔面色一苦,直接栽倒在了地上,气息全无。

下一秒,耿凡手中烛灯袭向安嫣然。

“安嫣然,你既然对我多次表白都不假辞色,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耿凡催动着烛灯,脸色一寒,眼眸中爆发出一阵凶戾的光彩。

得不到安嫣然,他就毁掉她!

至于还在舟尾的周诚,完全没被他放在眼里。

一个金丹初期的小卒子罢了,根本来不及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救下安嫣然。

“铛~”

就在灯辉触碰到安嫣然之际,她周身突然闪现出耀眼的金光。

耿凡的生死一击,竟然就这般被挡下了!

“受死!”

周诚此时也反应了过来,脸上流露出杀意,操纵飞剑砸向耿凡。

“不~不可能,残血门的宝器阴绝灯,就连灵神期都挡不住,你怎么会没事?”

耿凡还傻愣愣地站在原地,震颤地喃喃着。

“哼~”

却听金光里的安嫣然冷哼一声,彻骨一般的冷意从耿凡心底升腾而起,瞬间连他的神魂都冻结了起来。

只是一刹那,耿凡的眼角眉梢便都挂上了寒霜。

“咚!”

周诚那势大力沉的飞剑,也在此时砸了下来。

耿凡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便被敲成碎裂满地的冰块。

周诚顾不得看耿凡的惨状,抬头向安嫣然看去,只见那金光之中,竟然是一双久违的熟悉眼眸。

白娇娇?

周诚差点叫出声,这眼神,赫然便是白娇娇的!

难道生死之际的危机,竟然让安嫣然觉醒了前世的记忆?

“我在仙界等你~”

安嫣然口中吐出一道缥缈不似人间的清音。

旋即葱白玉指盈盈一划,在虚空撕开一道口子,迈步走了进去。

飞舟之上,霎时便剩下了周诚一人。

“白娇娇、安嫣然?”

周诚怔怔地喃喃几句,而后脸色一坚定,化作一道流光向远处飞去。

他已然决意闭死关,直冲仙人境界。

下一次出世,就将是他千万仙界,去向安嫣然或者说是白娇娇问个明白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