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瞬间,百里夏忽然觉得这样的场景好熟悉,就仿佛以前在她身上发生过一样。

男人的吻来的那么热烈,他的拥抱有力而温暖。

让她本来平静无波的一颗心,慢慢就颤抖了起来。

脑袋瓜越来越混成,甚至还有一种,自己到了云端的感觉。

“阿九……”这一声呼唤,轻微得连她自己都几乎听不见。

也不知道这两个字从哪里冒出来的,可是,就是这么自然而然唤出口。

身上的男人,身体猛地一僵。

原来就已经要失控的神经,这一刻更加涣散了。

阿九……他的小丫头,又想起他了。

在她心底最深处,自己始终占据一席之地。

“阿九……”中毒的人明明不是她,可她这一刻,眼神迷离,意识就像是彻底崩塌了那般。

“我在,丫头,我在……”

无名激动得彻底失控,低头,用力含住她的薄唇……

……

主屋,早已睡下的老夫人,被阿兰喊醒了。

“大晚上的吵吵闹闹,做什么?”老夫人睡眠本来就不好,被弄醒后,就很难再入睡了。

所以这时候,看到进门的阿兰,脸色并不好看。

“老夫人,事情……事情有点严重。”

阿兰走到她跟前,深吸一口气,才说道:“老夫人,我听下头的人说……他们说……”

“说什么?吞吞吐吐的,不是你做事的风格。”

反正不醒也醒了,老夫人只能收敛了下脾气,盯着她:“有事快说!”

阿兰被她低吼了声,哪里还敢隐瞒,立即将听到的消息,汇报给她。

“有人看到夏夏小姐和和那个无名进了悠扬阁……”

“你说什么?”前一刻还面容平静的老夫人,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她霍地站起,盯着阿兰,一脸沉郁。

“悠扬阁?”

“是,老夫人,是悠扬阁。”

“混账!他们去悠扬阁做什么?”悠扬阁是她下令,禁止所有人闯入的禁地。

就算他们不是北家的人,至少也听说过这里的规矩。

老夫人立即转身,去拿自己的外套。

阿兰也慌忙给她穿衣,一边穿衣,一边道:“据说……据说里头传来一些动静,好像……好像有女人在尖叫……”

“废话!这么远的距离,谁能听到什么?根本是胡诌!”

老夫人一脸焦急,大步往外头走去。

阿兰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紧张。

既然不相信,为什么却紧张成这样?

阿兰跟在老夫人身边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紧张的一面。

她好像……真的很怕有人进悠扬阁?

“老夫人,你身体不好,别焦急。”

阿兰追了出去。

不料,刚出大厅,就看到北清月和北旷日带人站在那里。

“做什么?”老夫人心急,声音都沉了几分。

“听到一些谣言,要去看看是真是假。”

北清月过来,扶着自己母亲:“妈,别急,我陪你去看看。”

“不用。”

“妈,你身体不好。”北旷日也道。

老夫人还想拒绝,但看到两个人都已经站在这里,这时候拒绝,说不过去。

可是,悠扬阁那边,还有很多不能让人发现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