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爷连连道谢,讲话题又拉了回来,贾县令拧眉盯着师爷:“你到底想说什么?”

师爷干笑一声:“大人,你说巧不巧,那天救了小姐的人被梁有抓了。”

门外来找贾县令帮忙寻找救命恩人的贾绣芙脚步一顿,惊喜得瞪大了眼睛,刚要推门就听师爷道。

“大人,那是小姐的救命恩人,听闻小姐最近一直在找那人,要是咱们就这样把人杀了,让小姐知道了恐怕要伤心的。”

贾县令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怎么就那么巧。

那两个要坏事的臭小子,偏偏救了他的女儿。

女儿重要,他的大业也重要。

“找到人的事你告诉小姐了吗?”

师爷摇了摇头:“属下知道就立马来告诉大人了。”

贾县令眼中的狠厉之色又重新浮现上来。

既然不知道,那……就当找不到好了,天大地大,就一个人而已,就让女儿永远找不到好了。等过上一段时间她忘了这事就过去了。

贾县***得很好,就在这时。

“嘭!”房门被贾绣芙大力推赖了,贾绣芙生气道:“爹爹,我都听到了,我是不会忘记的!”

贾县令没想到女儿会在这个时候突然过来,女儿是什么时候来的?她又听到了多少?

贾县令看向师爷,师爷耸肩,大人,你一向疼小姐,准许小姐随时来找你的,谁知道下面的人会不通传就放人进来。

师爷觉得,这个时候他还是遁了的好,就让大人独自面对这个小姑奶奶,反正是亲父女呢。

“大人,小姐,小的还有事要处理,就先下去了。”

师爷刚走到放门口就被贾绣芙叫住了:“你不许走!”

她刚才可没听错,就是师爷说的,她的救命恩人找到了。

爹爹还说要把人杀了,师爷这会子溜出去,保不齐是先去杀人的,她可不能让人离开。

师爷:“……”小姐冤枉啊!

师爷不敢说也不敢问,默默看了贾县令一眼,贾县令就示意他先留下来,板着脸训斥道:“谁允许你在房门口偷听的?”

闻言,贾绣芙的嘴撅得老高,都快能挂油壶的那种:“是爹爹。”

贾县令脸一黑,他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但他还没质问出声,贾绣芙就先生气道:“爹爹骗人,爹爹明明答应过女儿要帮忙找人的,可爹爹找到人了却不告诉我,现在还要把人杀了!”

贾绣芙很生气,还有些担心,脑海中不自主浮现出赵大熊的模样。

他对她爱答不理的神色,他大步离开的背影。

在晋县她就是众心捧月般的存在,还没有哪个男子对她是这样的。

要是换做其他人救了她一命,不说娶了她,肯定也不会像他一样转身就跑的。

有句话怎么说的,越是得不到的就越在骚动。

贾绣芙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

新奇的体验让她不可自拔的陷了进去。

贾县令被质问得脸都黑了:“别胡说,我没有。”

“爹爹,我都听到了!”贾绣芙理直气壮,贾县令头更疼了。

“芙儿,你听爹说,那个人留不得,他会坏事的……”

------题外话------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