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快开始了,你快准备准备。”沈瑜辛把造型团队和化妆团队又叫了回来再给步宁看看。

温老太太则是把瑞瑞和腾腾拉到一边,整理他们的小西装。

“哎哟我的曾孙们真帅啊!”温老太太戳了戳两个小家伙的脸蛋爱不释手,“今天是你们妈妈和爸爸结婚的日子,可不许哭鼻子哦

,听话的话回家后太奶奶给你们俩包个大红包!再买两辆车!”

哄小家伙的时候,造型团队和化妆团队已经给步宁收拾好了。

沈瑜辛道:“那妈,宁宁这边你来,我去阿彦那边。”

温老太太:“行,去吧去吧。”

与此同时,婚礼现场。

韩文博端着酒杯走到冷希彤和施洛那边,问了个被他们忽略的问题:

“我刚想起来,步宁要由谁领上红毯交给陆俊彦啊?”

话音刚落,他们这边陷入诡异的沉默当中。

步宁结婚,就算邀请步临天,他步临天有脸来吗?

不说向陆俊彦和步宁变着法子要了多少钱,前前后后加起来没有一个亿那也有几千万了,他做的那些龌龊事哪怕步宁身上流着

他的血他也没脸来,没逼着步宁跟她断绝父女关系就不错了,起码等他老了步宁还能出钱把他送到养老院去,知足吧,还想来

参加婚礼……呵,做梦!

“是啊,谁领步宁上去?”施洛这才反应过来,“总不能……她自己上去吧?”

话音刚落,冷希彤拍了施洛一下:“你是她闺蜜,你应该可以。”

“那我还说你是她死党呢,你怎么不去?”施洛反手拍回去,“你见过谁家的婚礼是同辈领新娘子上红毯然后把新娘子的手交到新

郎手里的?不说我,就说你吧,你能对着陆俊彦说出‘你以后要好好待她,要不然我可不会放过你’这种话吗?”

冷希彤:“……”

那是不可能的。

就在他们这边着急的时候,婚礼却要开始了。

“开始了?这下完了……”

身穿雪白婚纱,头纱铺地的步宁挽着温老爷子走上红毯。

看到温老爷子的那一刻,在场来宾都愣住了。

温老爷子这一生恐怕只牵过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妹妹温老太太,一个就是今天的新娘子步宁……

温老太太是个怎样的人,留下过什么丰功伟绩在场的人心里也清楚,能拥有和温老太太一样的待遇,可见陆家对新娘子的极度

重视,这样一来,谁还敢瞧不起今天的新娘子……

“居然是温老爷子……”韩文博看着温老爷子严肃的脸,看着他把新娘子的手交到新郎手上,看着他什么也没说拍了拍新郎的肩

膀就下来了,忍不住啧啧道:“能劝动温老爷子在今天作为女方长辈出席,厉害啊。”

“多厉害?”施洛和冷希彤各凑到韩文博两边问道。

韩文博直接竖起大拇指:“温老爷子虽然不姓陆,不算是陆家人,但你们想啊,温老太太和陆老爷子要尊敬的叫他一声哥哥,算

不算是金字塔顶端?算不算陆家的top级别?”

算不算?

那绝对是算的!

那边,步宁和陆俊彦要交换戒指了,然而两个戒指盒在瑞瑞和腾腾手里,正玩的不亦乐乎。

沈瑜辛和温老太太劝了好久,甚至把自己的戒指摘下来给他们,小家伙看也不看一眼。

步宁无奈且忍俊不禁地看向陆俊彦。

陆俊彦握了握她的手,走到腾腾面前,朝他伸出手,轻哄道:“腾腾,这是爸爸要给妈妈的,你要抢走妈妈的东西吗?”

腾腾抬头看了眼陆俊彦,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戒指盒,把手伸了出去。

“麻麻……”

但是同样的情况换到瑞瑞那边就行了。

瑞瑞每次看到陆俊彦抱着步宁都要喊,好像特别不满意似的,偏偏陆俊彦仗着儿子年纪小连走路都还晃晃悠悠的从来不把他的

警告放在眼里,于是就有了今天这一幕。

结果嚣张的小霸王没过多久就被制裁了。

戒指盒被人抢走,瑞瑞还没嚎,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落下:

“小心我抽你。”陆绅把戒指盒扔给步宁,捏了捏瑞瑞的脸,功成身退。

于是从这一刻起,瑞瑞有了新的记仇对象。

带上戒指的那一刻,花瓣纷纷扬扬落下。

他们在花瓣中接吻

陆绅回来后就发现陆软不见了。

他看了看四周,都没有陆软的身影。

他放下酒杯正准备去找,就听到有人喊:“新娘子要抛捧花了!”

陆绅下意识扭头看了眼,下一秒,眼皮子猛跳。

那个在人群中被挤来挤去的不就是他要找的人吗?

陆绅的脸顿时黑了下来,往前走去:“陆软”

步宁背对着身后的人将捧花抛出去。

陆软直勾勾盯着,在它落下来的时候立刻跳起来伸手抓住了它。

步宁转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陆软颇有些狼狈但笑容灿烂地拿着捧花跑向陆绅的画面。

她忍不住笑了,回到陆俊彦身边小声说:“你堂弟以后没悠闲日子过咯~”

陆俊彦笑着拍拍她的肩,纠正道:“也是你的堂弟。”

步宁愣了愣,心里开始飘飘然:“那他以后见我得叫堂嫂了,想想就刺激。”

陆软拿着捧花跑到陆绅的面前,将捧花递出去。

“……什么意思?”

“送给你啊。”陆软把捧花塞进陆绅手里,“虽然你还没有答应我的追求,但我以后一定要嫁给你,所以在此之前我会努力的!你

以后要拿着它来娶我,如果你不愿意……”

陆绅看着陆软,眉毛挑了挑,看她想说什么。

“那我娶你也行!”陆软笑容灿烂,“我会努力工作赚钱养你的!”

“噗哈哈哈哈哈哈!”一旁温老太太放声大笑。

陆绅脸色铁青。

“你笑得太夸张了!”陆老爷子赶紧捂住老伴儿的嘴。

陆绅面无表情把捧花还给陆软转身就走。

“你干嘛生气了?”陆软亦步亦趋地跟上,“你别生气嘛,你把捧花收下嘛,我费了好大力气抢到的……”

“……”

陆绅走得更快了。

不远处,被宋文宣抱着的瑞瑞发出开怀大笑,口水顺着嘴角流下来。

腾腾表情懵懂又茫然地看着哥哥,扭头看到麻麻,就伸出手探出身去。

陆俊彦和步宁向韩文博他们走去,冷希彤和施洛拉着步宁问她结婚紧不紧张,接下来是不是要去度蜜月,还会不会回来跟她们

一起工作等等的问题。

韩文博勾着陆俊彦的肩膀唉声叹气,心说我也算是这对夫妻的见证人了,从他们相遇到相爱再到结婚,他也是跟着一波三折,

他们爱得艰难,他的护爱之旅也不容易。

虽然现在他有冷希彤,但还是忍不住想念做陆俊彦经纪人的日子,末了怂恿道:“要不然你干脆学慕宜然重新出道,有我在,绝

对能把你重新捧起来!”

慕宜然捶了韩文博肩头一拳,笑骂道:“你什么意思?内涵谁呢,信不信我把你这番话发给林威?”

发就发,我还怕他?

韩文博不以为然。

步宁跟冷希彤和施洛聊完,就走到江立诚身边。

人当初是她签进海阳的,后来发生一系列的事情后她离开了,江立诚却还是在海阳,她心里多少有点对不起江立诚,不过看他

现在越来越红,越来越好,步宁也松了口气。

“新婚快乐。”江立诚跟以前一样,没什么改变。

步宁笑着拍了拍他的肩,仰头看他:“我当初签你的时候虽然也是仰头看你的,但好像你还没有那么高,这才过去多久啊你居然

长那么高了……”

“那可不!”施洛这时候窜出来神色骄傲道:“有我在,海阳里哪个敢欺负我们哥哥啊,谁敢欺负,我就叫我爸拿钱砸死他!我爸

看我那么认真工作,他生日的时候我还给他买了手表,他可高兴了,连带着投资了哥哥好几部剧,支持他发新歌,我爸跟着赚

了不少钱,现在是哥哥的头号铁粉!”

江立诚拽了拽施洛的衣服。

“哎呀,哥哥别拽我,让我说完。”施洛滔滔不绝地分享了她和她爸爸的故事,父女俩就好像相见恨晚似的,那一刻才突然明白

追星的快乐。

江立诚不苟言笑的脸上浮现一层薄薄的粉红,他低着头,抿着嘴唇不语。

步宁看看江立诚,又看看施洛,突然伸出手揉了揉他们俩的脑袋。

施洛一顿:“干嘛呀?”

江立诚有同样的疑问。

“鼓励啊。”步宁说:“让你们加油,梦想成真,心想事成!”

江立诚只愣了一下就明白步宁的意思了,声音极轻但很坚定地点了下头:“嗯。”

倒是施洛有点茫然。

这种祝福语不应该是她给新娘子吗,怎么变成新娘子给她了?

“阿彦,宁宁,都过来拍照了!”

陆俊彦走到步宁身边,搂着她的腰朝身旁的朋友们笑道:“走,拍照去。”

蓝天白云,微风吹起婚礼现场的轻纱花瓣。

步宁和陆俊彦各抱着一个孩子,身后是他们的家人,他们结交的朋友……

阳光穿过云层落在婚礼现场,所有人脸上带着亲切柔和的微笑。

摄影师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这一幕被定格在晴朗、幸福的一天。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