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个人,可甄建义的星留看起来就是特别的猥琐。

轩辕晟摇了摇扇子,慢悠悠地说:“总觉得特别讨打。”

战向阳:“嗯。”

星留委屈。

容九咳了一声,打断了场中气氛,道:“甄建义的肉身我们也带回来了,现在可以开始处理了。”

两名元阳府弟子在进门前就被容九拦下。

甄建义的肉身是荒火吹了个结界,用绳子牵进来的。

问:为什么不抬进来?

荒火:脏。

荒火将人扔在了地上,就看也不看,甄建义瞧着自己的肉身被这般对待,疼得面目抽抽。

容九问:“现在两个人的肉身跟元神都在,只要把两个人的魂魄调换过来就可以解决这件事,你们谁会换魂术。”

轩辕晟懒洋洋地道:“不会,这术法据说是鬼族的禁术,早已经失传,当今世上除了鬼炙跟叶天凛,怕是没几个人会这招。”

战向阳点了点头。

荒火一脸不想再看甄建义第二眼的神色,闭目养神中,但也附和了轩辕晟的话,“没学过,虽说可以一试,不过难免不会让人魂体受损,不敢妄动,所以我就不试了。”

容九:“……”她总觉得荒火这话纯粹是借口。

不想碰甄建义的借口。

容九无奈,只能转眸瞅着白凌,白凌却笑了笑,目光投向了角落的白衣,“你不来?”

容九:“……咳。”

虽说如今几人关系已经改善,可在需要人动手时,容九下意识会把白衣放在最后,并非是因为排外,而是下意识的不敢使唤白衣。

可白凌倒是毫无心理障碍。

容九轻咳了一声,“算了,我……”

可在容九出声要自己试试时,白衣动了,他平静地踱步出来,走至了甄建义面前,甄建义不识白衣,可却惧他通身的气场。

下意识的就想要往后退。

可白衣伸手一拉,甄建义就发现自己动不了,他惊恐地看着眼前的白衣,但这份惊恐很快升级为了惊悚。

惨叫声从甄建义的喉间发了出来,他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己的魂体从少年的躯体内被抽了出来,带着撕裂的疼痛,被人一下地从肉身里抽了出来。

伴随着强烈的吸力将他的灵魂都吸得扭曲!

整个魂体都快散了一般!

轩辕晟啧了一声,“可真直接。”

甄建义疼得整个元神都快炸了,只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死在这一股吸力里,只能拼命地惨叫,但事实是,等他回过神时,魂还没散。

他被白衣单手抓在了手里,但魂体散得几乎要飘散。

星留看着他这动作,也吓得目瞪口呆。

甚至在看到白衣抬手间,下意识地就想跑。

不过场中几人,除了白凌谁能逃得过白衣的一招。

白衣抬手一道劲风扫过,星留的元神被打进了躯体里,没多久,少年就拿回了自己的肉身,白衣则单手松开甄建义,淡淡道:“就这么审吧。”

甄建义噗通跪下,颤声道:“大人,您问什么,我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