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爱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替身 > 第107章全文完

天气入秋,有点微凉, 屋里处处都还有着新婚房的痕迹, 床上的两个人都挺安静的,赵翘侧着身子, 他挨过来, 搂着她, 衣衫都轻薄, 热度透过衣服传递到肌肤上,沉默了一会儿, 许亦嗓音低低:“你身上好香。”

“是吗?你也挺香, 是用你家的沐浴露。”赵翘脸颊埋在枕头上,小声地说。

他身材高大, 她后背像堵着一堵墙, 硬邦邦的。

“是我们家。”许亦说。

赵翘反应过来,“哦。”

还不习惯。

她的手往床边抓了一下,勾住床笠, 身子往外蹭了蹭,腰上的手却用力,把她拖了回来,许亦:“再往外就摔了。”

赵翘:“......”

“睡吧。”许亦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在寂静的房里显得格外低沉好听。

赵翘抿唇, 哎了一声,“晚安。”

“晚安。”

互道晚安后,赵翘半睁眼, 低头扫一眼腰上那只手,男人的手很大,骨节分明,搭在她的腹部,微微往里弯,手腕挺大,她想起他戴腕表的样子,斯斯文文。

而且。

男的皮肤也那么白。

赵翘悄悄咳了一声,手往下蹭了蹭,覆在他的手背上,刚覆上去,就被男人的手抓住,赵翘一愣:“!!”

他反手抓着她的手,握住。

赵翘刷地闭上眼。

我看不见。

也没有去握他的手,都是错觉!

*

第二天赵翘睡姿难得没什么变化,全被他压制在怀里,两个人醒后,看到这姿势,沉默了一秒,许亦率先说:“早安。”

“早安。”赵翘回道,接着身后的男人收回了手臂,起身,那堵墙跟温度没了,赵翘后背瑟缩了一下。

随后用手扯了下被子,盖到后背,被子挺薄,一盖上去,那暖暖的温度是他刚刚留下的,还带着一点点的沐浴香味。

赵翘这才觉得好些。

她睁开眼睛看,许亦穿着睡衣走进浴室,大约十来分钟后出来,他往她那儿扫一眼,“还不起?”

“起了。”赵翘刷地坐起来,掀开被子,拉好吊带,往浴室冲去。

洗漱完了,出来,赵翘走进衣帽间,许亦站在镜子前,正在扣纽扣,赵翘拉开衣柜,拿了两条裙子,转身问:“哪条好看?”

许亦掀起眼眸,看了一眼,思考了下,“红色的。”

赵翘看一眼红色的连衣裙,点头,搭在手臂上,然后过去小衣帽间,路过许亦时,她突然伸手,给许亦拉了拉领口,动作自然,还挺认真。许亦垂眸看她,突然伸手,帮她把滑下的肩带拉起来。

赵翘一顿,抬眼,望入他漆黑的眼眸。

两个人对视着,许亦视线往下,落在她红唇上,一秒后,他转开视线,说:“八点多了。”

赵翘也赶快收回视线,“哦。”

然后越过去

,进去里面换,换完出来,外面没人了,她挥了一下手,脸颊有点烫,坐在化妆桌上,上妆。

等上完妆,快九点,她下楼。

许亦已经吃完了,坐在椅子上,翻着报纸,并抬起眼眸看她。

她今日是V字领的红裙子,裙摆摇曳,加上卷发,更加明艳动人,许亦停留了几秒,这才低头,继续看报纸。

赵翘走过去,坐在餐椅上,剥鸡蛋,喝牛奶,吃沙拉,视线扫向他手中的报纸,看着后面那一页。

许亦察觉了,他把报纸合上,放在赵翘的手边。

随后他起身,走过去拿西装外套,赵翘翻开报纸低头看,都是一些时事新闻,尤其是金融这一块的。

赵翘在国外主修的就是金融,许亦好像也是一个专业的,他标识了一些专业术语,赵翘都看得懂。

这人的字体很大气。

赵翘想了想,拿起笔,在他的标注旁,加上自己的注解。

“太太,还要再喝点牛奶吗?”柳姨一直在旁边伺候着,赵翘合上笔盖,拿起纸巾,摇头:“不了。”

说完,她起身,走向门口。

就看到许亦的黑色奔驰已经开出来了,停在门口,司机跟园丁正在帮忙抬一些礼品放进后座。

许亦靠在车门接电话。

一身西装革履,抬眼看到她,错开身子,拉开车门,赵翘踩着高跟鞋,咔咔咔地走下去,来到他身侧,说:“怎么准备那么多东西?”

“也不多,都是给岳父丈母娘的。”许亦手撑在车灯,给她挡着,另外一只手轻轻挪开手机,显然是暂停电话,给她开门。

赵翘抬着下巴,说:“挺会做人。”

说完,她就弯腰坐进去。

许亦愣了下,随即笑了下,接着他关上车门,走向那边,也开门坐了进去。

赵翘长腿交叠,看他一进来还讲电话,就懒懒地搭着膝盖,哼着歌,不一会儿,司机洗了手,来到驾驶位开车。

黑色奔驰启动。

开了出去。

赵家本家跟许亦这别墅离得并不远,赵家父母跟老人都在家里等着,都挺紧张的,听到了车声,老爷子还站了起来,想去看,被赵父给拉住了,没一会儿,大门口两个人迎着太阳走进来。

新婚夫妇,都很年轻,赵翘一进门,就踢掉高跟鞋,摇曳着裙子冲过去:“爷爷!”

一把抱住了老爷子,老爷子赶紧站稳,“哎哎哎,回来了嘛。”

“我想你了!”赵翘搂紧老爷子,撒娇撒娇。

老爷子哈哈笑起来,看向许亦,许亦微微一笑,“老爷子早上好。”

“早上好。”老爷子点点头,对这儒雅的孙女婿很是满意。

“许亦,过来这边坐。”赵父招手,两个人商场上偶尔碰到,没什么陌生感,许亦走过去,视线扫一眼还搂着老爷子的赵翘。

她还挺撒娇的。

许亦笑了下,坐在赵父的身侧。

赵母看到外面保姆搬进来的礼品,愣了下,说:“怎么带那么多东西来呢?”

“也没多少。”许亦端起茶喝了一口,斯斯文文地应着,赵父拍了许亦的肩膀,“以后不许这么买了。”

许亦点头:“好。”

赵翘撒娇完了,拉着老爷子也跟着落座,笑眯眯地挽着老爷子的手,听着许亦跟父母聊天,许亦这人不单受女孩欢迎,也很受长辈们欢迎,跟他聊天也很舒服,他不是多话的人,很多时候点到为止。

赵翘之前没见过他这一面。

如今一看,觉得他肯定会是那种谈判高手。

赵翘在商场上这几年,最服气的就是许亦这种人,她脾气有时挺爆,需要许亦这样的人安抚。

一家人坐着聊了一会儿天。

午饭保姆一大早就准备午饭,到了快十一点的时候就准备得差不多了,一家人移步到餐桌上,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吃完饭了休息了一会儿,赵父就让人开局,拉着许亦要打一圈麻将,许亦挽着袖子落座。

赵母也跟着落座,老爷子也要插一脚,赵翘来迟了,眼看着位置坐满了,不得已坐到许亦旁边。

许亦看她一眼。

赵翘踢他一脚,低声道:“我爸妈都是麻将好手,你别输得太难看。”

许亦:“好。”

随后,开始洗牌。

赵翘打牌挺速度的,她逻辑性还不错,上手就知一二三,但是排起来不太好看,有点凌乱,可许亦就不一样,他速度也很快,不一会儿排起来就很漂亮,一眼就看清楚需要什么牌,有条有理。

赵翘突然觉得。

他也挺厉害的嘛。

第一局,许亦胡了,他胡挺快的。

赵父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哎,这就胡了?”

许亦微笑:“承让。”

赵翘拍手,鼓掌:“好。”

赵父:“.....”

赵母:“.....”

老爷子:“.....”

许亦看赵翘一眼,她桃花眼里盛满笑意,有点儿小可爱,可是那张脸又很漂亮,穿着V领裙子,毫不掩饰自己绝好的身材。许亦看着她的红唇,迟疑了下,问道:“如果好的话,有什么奖励?”

赵翘大方地道:“你想要什么奖励?”

他挪开了视线,码着手里的牌,说:“我想想。”

“好啊。”

随后,第二局开了,这局,许亦再次杠上花。赵家父母跟老爷子还就不信了,嚷嚷着再下再下。

他们不信邪。

于是第三局,第四局,全是许亦赢。

他们三个人光输给他一个人,赵翘兴奋地一个劲地拍手,还抓着许亦的手臂,说:“你真厉害。”

她突如其来的接触,令许亦顿了顿,他低声道:“谢谢。”

“真棒!”赵翘在父母手底下打麻将,很多时候就是苟延残喘,如今自己丈夫能赢自己父

母,她可开心了。

许亦问道:“我得再赢几盘,才能领到大奖励?”

赵翘说:“哎呀,你想要什么奖励都给!还分什么大小。”

许亦放出去一个牌,说:“好。”

*

接下来,许亦又赢了七八场后,后面他就开始输,赵翘眨眼,蒙了,一个劲地给他加油打气。

对面的父母跟老爷子赢得满脸红光,直到晚饭,许亦赢回来的钱输回去,还倒输了几万块。

许亦拿出最后一点钱放在桌子上,回头看着赵翘,问道:“之前赢的还能算数吗?”

赵翘看他挺可怜的。

没想到也就赢了几场,后面都输光了,她点点头:“当然了。”

许亦笑了笑,拉下袖子,“那就好。”

吃过晚饭,赵翘抱着老爷子的手表示想留下住,赵父赵母却不同意,哪有刚结婚就空房的,于是赶也要把赵翘赶回去,说:“家里离得那么近,过了这段时间,什么时候想回来都可以。”

赵翘愣怔,跺脚:“好吧。”

赵母说完,又问许亦,“她睡觉是不是挺闹腾的?”

一家人都在,赵翘刷地看向许亦,悄悄踢了一下许亦,许亦微笑着道:“不,不会。”

“是吗?”赵母跟赵父一脸不信,老爷子则笑得乐呵呵的。

不一会儿,司机开车过来,一家人送许亦跟赵翘出去,黑色奔驰驱离别墅区,车里流淌着音乐,许亦问道:“小舅子呢?”

赵翘:“学校出了点儿事情,昨天赶回去处理。”

许亦点头。

两个人在后座,一时又安静下来。

车子行驶,周边景物倒退,灯火通明。许亦看她靠着门边,一副惆怅的样子,顿了顿,说:“有时间,我陪你回来。”

别墅是他准备的,买过来已经装修好了,他对那儿熟悉,可赵翘不熟悉,她可能除了主卧室别的房间都还没去过。

想到这儿,许亦伸手,拉着赵翘的手臂,把人拉到怀里。

赵翘愣了下,转头,对上他漆黑的眼眸。

他眼底温和,说:“那套别墅,就是我们的家,你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我是男主人,以后你想要做什么,家里都随你折腾。”

赵翘张了张嘴。

却不知该说什么,有点儿感动。

他却没让她说什么,搂着她,赵翘靠着他的肩膀,他身上隐隐有香味,跟她身上的一样。

赵翘伸手,也抱住他的腰。

“你这人那么好,怎么没交过女朋友?”

许亦:“......”

*

回到家里,赵翘确实比之前要轻松很多,赶紧去洗澡,柳姨收拾好衣物,已经在衣帽间里摆放着了。

赵翘洗个澡出来,穿着睡裙,擦着头发看到许亦站在窗边翻着杂志,她走过去,探头看。

许亦见状,把杂志往她这儿挪了挪,让她看得更

清楚,就是她头发有些水珠滴在杂志上,她又弯着身子,领口敞开,一大片白花花的肌肤。他轻描淡写地扫过,一只手捏成去圈,咳了下,说:“你看,我去洗澡。”

说完他把杂志放在窗台边的柜子上,转身走向浴室。

赵翘站在柜子前,一边擦头发一边看,看了一会儿,她就去吹头发,吹完后,又拿着杂志回到床上靠着看。

许亦挺爱看这些的。

书啊,杂志啊,还有报纸。

赵翘也喜欢,她翻着,一条腿屈着,一条腿伸直。浴室门拉开,许亦也出来了,他看一眼床边安静看杂志的女人,拐进了书房,去处理一些事情。

赵翘翻看完了,抬起头,发现许亦不在,她穿鞋下床,探头看了眼。

书房门开着,里面开着灯。

哦。

在书房呢。

赵翘便没有去打扰他,回到床上,躺下。

躺下后,却觉得身后有点空,她迷迷糊糊地想着,要睡不睡那样,不一会儿,朦胧的视线看到男人进来,他调低了床头灯,上床。

赵翘心想,可以睡了。

然而下一秒,腰又被搂住,许亦低低的嗓音在黑夜里跟蛊惑一样,“睡了?”

赵翘低喃:“差不多。”

她察觉脸颊被什么触碰,有点迷糊,接着那温热的触感顺着滑下她的脖子,他在吻她。

赵翘猛地去拉自己的睡意,就听到许亦又道:“我现在想要奖励。”

“你,你要什么奖励?”话刚说完,身子就被翻了过来,她还在吐话的嘴唇就被吻住,她迷迷糊糊,闭着眼,只觉得舌尖酸软。温热接着顺着来到耳边,男人嗓音很低,像在说悄悄话一样。

“这样的奖励。”

“赵翘,明天你会觉得这里更像家。”

说着,她察觉到了裙摆肌肤的滚烫,她睁眼,伸手抵着他肩膀,“你趁人之危。”

“趁老婆的危,是合法的。”他嗓音更低,赵翘仰头,脖子一片红晕,不一会儿,她彻底清醒,抓着他的肩膀。

“许亦.....”

“嗯。”他放轻动作,额头出汗,低头吻了吻她,“放松。”

“呼气吐气。”

赵翘顺着他的话,一秒后,她额头也出汗了,震惊地问道:“你怎么那么懂?”

许亦:“看书的。”

“什么书?小/黄/书吗?”

许亦低笑,“理性学习,不看小/黄/书。”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这本文正文番外全部完结!感谢小可爱们的支持。

接下来,5月11日虐男之旅即将开始。

周扬的文《失婚》要开始更新,请去专栏里收藏,当然也可以看看【狗男系列】的其他文,看看合不合胃口,要不要收藏。

放一下《失婚》的简介。

苏好年少喜欢周扬,爱他的笑,沉溺他的坏,用尽全力追他,以为总有一天会被她感动。

殊不知周扬从来都是冷眼看她蹦哒。

别提喜欢,连好感都不曾有。

-

后来,生活磨砺,岁月如梭,苏好经事,才明白周扬未曾正眼看她,她的喜欢,不过是笑话。

她心如止水,努力生活。

裙摆摇曳,潇洒自在。

-

夜色如水,周扬开车门下来,跌跌撞撞抓着她的手,就着光低头:“苏好,看看我。”

周扬这个人吊儿郎当,不缺女人,不缺钱财,不缺权势,玩世不恭,曾避过苏好的喜欢。居高临下地看她扑腾。

直到有一天,他想把她捏碎了嚼进嘴里,让她回心转意,心里只有他。

狗男人追妻火葬场

吊儿郎当狗男人VS独立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