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壹在厨房哼着歌做饭时,手机响了一声, 是伯克利店员的信息:

【老板, 我到门外了。】

春夏正在房间里给家里打电话,陆壹鬼鬼祟祟地瞄了一眼, 十二分小心地打开门, 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刚把门拉开一半, 便被一声气势磅礴的“小姨,生日快乐!”,震得反手就想把门甩上。

“诶诶,”童宪跟谭风吟将手插进门缝齐力挡住,“当心点, 端着生日蛋糕呢。”

陆壹只好再次将门打开, 有些无语地瞅着外面把楼道堵得水泄不通的一帮人, 以及被挤在最外围、空着手一脸无辜的店员。

他摆摆手,示意店员离开,瞅着打劫了店员手捧蛋糕的童宪:“你们怎么来了?”

他的游乐园&烛光晚餐计划当中可没这些人。

童宪一把就推开了他, 护送着手中的蛋糕走进去:“我小姨生日, 大家一块庆祝一下啊。”

陆壹站在门边, 看着一群人乌泱泱涌进来, 转眼就把客厅给占满了。

有人喊了一声:“小姨呢?我们要不要先把蛋糕藏起来, 待会儿给她个惊喜?”

“你猜你喊这么大声, 她惊不惊喜。”陆壹关上门。

于是刚说话的人立刻就被童宪往脑袋上兜了一下:“你咋不拿个喇叭呢!”

谭风吟啧了一声, 站在陆壹身边并未进去, 似乎也嫌弃与这一帮人为伍。

“我打听过了, 那个姓季的最近好像跟蒋家有来往,”他看了陆壹一眼,“那六千万十有八九就是蒋家的钱。”

陆壹顿了一下。

火灾之后,蒋明若被送去国外做植皮手术,就一直没消息了。

警方鉴定起火是意外,蒋家不满意这个结果,但碍着老爸的面子,倒也没再找他麻烦。

那这次,是蒋家二老气不过想给他添点堵,还是蒋明若回来了?

谭风吟似是猜到了他在想什么:“明若姐的手术还没做完,人在美国。”

那八成是二老的意思了。

陆壹心里有了数。

六千万对蒋家不过是九牛一毛,丢了也就丢了,他们才不会在乎季泽予的动画片成功与否。

让他不舒坦,蒋家才会舒坦。

陆壹拍了拍谭风吟的肩:“谢了。”

原本是他一个人惹出来的事,但是连累谭风吟跟童宪也被蒋家迁怒,明里暗里地指责。

童宪倒还好,家里长辈都讲道理,又一向宠着这根独苗;谭风吟的父母感情早已不和,对他也从来不闻不问,因为这事他还挨了顿骂。

一帮人自带了装备,气球彩带和花,问也没问陆壹,有商有量地装饰起客厅来。

厨房还有锅汤在煮着,陆壹进去看火,拿勺子搅了搅,盖上盖子继续小火慢炖。

这些人来得太“惊喜”了,家里吃的不够,他扫了扫冰箱里的存货,也懒得再做菜了,叫了俩人出去买菜

,吃火锅算了。

春夏听到外头吵吵嚷嚷的声音,便知是陆壹那些朋友来了。

挂断电话走出来,见客厅地上已经堆了不少气球,白的粉的黄的紫的,色彩缤纷。

“小姨好。”一帮人喜气洋洋叫了一声,继续吹气球绑绳子。

“你们好。”春夏说。

“小姨!”

童宪瞧见她,立刻把手里吹了一半的气球塞给身旁的人。结果对方没拿好,伴随着“嗤”一声,气球猛地乱窜起来。

众人立刻“卧槽卧槽”地惊慌躲避,忙乱中不知谁踩爆了一个气球,“砰”一声

接着又是一阵更疯狂的大叫与混乱,推推搡搡气球连爆了三个。

那个“罪魁祸球”终于放完了气,掉在一人的脑袋上,他几乎跳起来,大喝一声:“谁干的?!”

……

春夏冷静地看着吵闹如幼儿园的自家客厅。

童宪已经敏捷地跳到她跟前,拿出来一个红包给她:“我妈给的。”然后用几乎是恳求的语气道,“你哪天有空一定来我家吃饭啊,我妈念叨好几次了,每次都冤枉我没好好传达。你再不来她就要对我动手了。”

春夏顿了顿,抬手接了:“谢谢。”

“记得来!”他叮嘱。

春夏“嗯”了一声。

陆壹头疼地穿过客厅,小声在她耳边说:“不是我叫来的。”

太闹腾了。

在外头聚会也没觉得,这会儿全挤在家里,吵得人脑壳疼。

“没关系。”春夏说。

童宪就在一旁呢,听得可真切了:“你还嫌弃我们,我们今天可不是为你来的,给我小姨过生日呢。”说道这他一拍脑袋,“对了,礼物还在车上呢。”

他喊了人一块下楼,没一会儿便搬了大大小小十几个包得很漂亮的礼物回来,往桌子上一放。

“小姨,你先拆礼物玩儿吧,我们一会儿就把这儿弄好了。”

“来吧,拆礼物。”

陆壹拉着春夏过去,在其他人的忙碌中,悠闲地开始拆礼物。

除了某些心机boy(此处特指老八)用记号笔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包装上,其他都分不清是谁的。

礼物都挺用心的。

有点心,有果茶,还有小型投影仪、香薰机和精油、漂亮的地球仪台灯……都是些可爱有趣的东西,也难为这些糙汉子们了。

更多的是情侣用品:印了春夏和陆壹照片的情侣水杯,两双情侣款的白色运动鞋,还有一个……情趣用品。

陆壹飞快把那个东西放回去,一脸正直:“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老八送的是一个手工植鞣皮公文包,做工很是细腻。

盒子里还放了一张带着香味的粉红色的信封。

陆壹飞快地把信拿起来,粗暴地拆开,背过身去,自己先查看内容严防老八那个狗东西借机表白。

其实

没写什么内容,粗犷的字迹,只一句:

【祝小姨生日快乐,和老陆永远幸福。】

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专门用个粉红色的信封,还骚包地喷香水。

陆壹这才把自己检查过的信递给春夏。

春夏看着他。

他忙举起手投降:“我以为他偷偷给你写情书呢,对不起……”

对不起,我下次还敢。

春夏拿过信看,陆壹转头瞅了一圈,这才发觉,老八今天根本没来。

“老八呢?”他问了声。

其他人似乎也刚发现老八不见了似的,张望着寻找:“诶,老八呢?”

谭风吟在这时扎爆了一颗气球。

众人被吓一跳的同时,向他望过去。

“各位,”他扶了扶眼镜,“正式宣布一下,老八又泡到妹子了。”

“操,你宣布就宣布,能不能别扎气球?”

“什么时候的事啊?”

“哪儿的姑娘啊?人靠不靠得住?”

一帮人格外关切。

谭风吟道:“巧了,也是我们学校的,今年的新生。还没成呢,不过老八很上心,这不今天姑娘说感冒了,一大早就跑去给人送药。”

“回头我们得给他把把关,万一又是一个洛檬,趁早把他们的爱情小苗苗掐断。”

“别了,老八没那么背吧。”

大家一边讨论着,一边继续吹气球。

人多的力量,忽大忽小。

客厅的天花板上很快便飘满了气球,缀着彩带飘舞,“HAPPY BIRTHDAY”的彩色装饰字母也贴到了墙上。心灵手巧的某男士甚至将带来的鲜花修剪好插进了花瓶。

但备菜的过程,却只能用兵荒马乱来形容。

人多,吃得也多,负责买菜的两位同志甚至另外买了一口锅和一套八人餐具,与六袋食材一起带回来,到楼下喊人去接。

这帮人最大的优点是爱干活,从来不爱闲着,洗菜的洗菜,切菜的切菜,但人多手杂,反倒惹出不少麻烦来。

不是忽然大开的水龙头溅了谁一身水,往后跳又踩到另一人的脚;便是两个人转身冷不丁撞了满怀,刚洗好的菜撒落一地,还打翻了陆壹熬了快一个小时的宝贝汤。

总之是鸡飞狗跳鸡犬不宁。

等一切准备停当,桌子上摆满了干净整齐的食材,飘着辣椒的麻辣汤底和红色清新的番茄汤底在锅里散发着鲜香;已经饿坏的众人终于坐下来,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他们叫了两箱啤酒,各自斟满杯,童宪站起来说:“第一杯敬我小姨,生日快乐!”

众人便也跟着站起来整齐地喊:“小姨生日快乐。”

颇有一种小学生上课时喊老师好的乖巧。

春夏与大家碰了杯,道:“谢谢。”

在一年之前,她绝对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和这么多男孩子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心里竟然是不讨厌的。

喝完一杯,童宪又给自己满上,举起来:“第二杯敬老陆。去年还跟我们在一块浪呢,一转眼,事业都做得有模有样了……”

他叹了一声,似乎颇有些感慨。

“你要哭吗?”陆壹问。

童宪瞪眼:“我哭啥?”

“吓我一跳,还以为你被老八传染了。”陆壹心有余悸似的摸摸胸口,“你继续。”

“传染个屁,我对老八的病毒免疫。”气氛都被他搞没了,童宪干脆放弃,“不说别的了,祝你票房大卖!”

热热闹闹的一顿饭,一直吃到傍晚。

大家喝得都不少,还被毫无人性的陆工头催着打扫卫生,洗碗、擦桌子、拖地,干完活儿才被放出门。

一块放出来的还有几袋垃圾,和一堆气球。

于是一帮人提着垃圾袋,把气球绑成几束,小朋友一样举在手里,浩浩荡荡地占满了两部电梯。

到了楼下,把垃圾一丢,气球一股脑全塞给了偶然经过的小男孩。

小朋友抓着怪叔叔们送的足足五十多个气球,茫然的小身影在秋风里微微有些不稳。

只见那些怪叔叔们走了几步,忽然有人懊恼道:“哎,蛋糕还没切呢!”

楼上,陆壹也喝得有点晕了,关了门,把自己当个一米八的挂件,挂在春夏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走。

春夏去关厨房的门,他跟着;去客厅捡掉在地上的抱枕,他也跟着弯腰,春夏直起身的时候被压着,差点起不来。

陆壹直起身,把她也一起扶起来,厚颜无耻道:“你是不是故意弯腰的?我硬了。”

“……”

春夏没理他,走到卫生间门口,陆壹还在她背上挂着。

她转过身,陆壹趁机亲了她一口,这才把自己从她身上挪开。

等春夏再出来时,客厅里昏暗一片,窗帘都被拉上了。

八音盒清脆的乐声响起,陆壹模糊的身形端着蛋糕,在跃动的烛光后走向她。

他的瞳孔映着光,像星星落在里面,却又比星星还好看。

“生日快乐,姐姐。”他轻声笑着说,“许个愿望吧。”

春夏闭上眼睛,很快便睁开眼,吹灭了那根蜡烛。

黑乎乎的,眼前陆壹的轮廓依稀能辨认。

“你许的什么愿望?”他问。

春夏打开灯,不说。

陆壹一手端蛋糕,一手牵着她走到客厅。

蛋糕是伯克利甜品师的新作,海盐芝士奶茶千层。一层层鸡蛋布丁,夹着红茶奶油、水晶珍珠和芝士,顶上铺了一层百利薄脆片,内容相当丰富。

陆壹用叉子挖了一块,喂给春夏,看着她张口吃掉。

“好吃吗?”

很甜。春夏点头:“嗯。”

“那我也尝尝。”

陆壹说着,又挖了一块,却再次喂到了春夏嘴边。

春夏看

他一眼,“你吃吧。”

“你先吃。”陆壹坚持。

春夏张口吃掉,下一秒陆壹的脑袋便凑了过来,按着她的后颈,舌头从她口中卷走了那块蛋糕。

“真好吃。”他认真评价道。

“……”

春夏自己拿了一只叉子,不让他喂了。

陆壹瞅瞅她,说:“我明年的生日愿望已经许好了。”

他一脸“你快问我我很想说”的表情,春夏便配合地问:“什么愿望?”

他眨了眨眼睛里,满含着小期待:“希望你叫我一声哥哥。”

他在这件事情上,真的是永不言弃。

春夏收回视线,低头吃蛋糕。

“再给你九个月时间准备。到时候你要是不叫”陆壹“哼”了一声,“反正我还有八十多个生日呢,慢慢跟你耗。”

网络漫画《野》的同名电影高调宣布投入制作,是不久之后的事情。

不出陆壹的意料,出品公司的其中一家是蒋家控股。至于究竟是蒋明若的报复,还是蒋家二老的小动作,已经无关紧要。

《奇纪》的制作进展顺利,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成片完成时,已经是陆壹与春夏一起度过的第四个生日。

陆壹中午和文化局的人一起吃了顿饭,陪着喝了点酒,送走几位领导,便打车到二环的一个艺术培训机构。

是从前的素描老师跟朋友一起做的,邀请已经红透半边天的夏木大大去给孩子们讲课。

说是讲课,也不教什么专业知识,大约也就是往小朋友的心里栽一棵希望的种子,再浇灌点鸡汤,给他们一个,将来也能成为大画家的信念。

陆壹都没想到春夏会答应。

以她的讲话频率,这堂课怕不是要站在讲台上,和小朋友们比赛谁先说话谁就输。

看时间夏木大大的“讲座”还没结束,陆壹打算去蹭半节课听听。

素描老师来找过春夏好几次,她以前做人体模特受过老师的照顾,最后答应了。

内容是老师安排的,只是分享一下自己的画画经历,没什么难度。

春夏只是不爱说话,也不是哑巴,一路按照提纲讲下来,只是因为讲话太简洁,提前二十分钟就结束了。

这个班都是还在念初中的孩子,一半都在追《奇纪》的漫画,春夏讲完,走下讲台时,一双双眼睛依然崇拜地追随着她。

“老师,哦不是,夏木大大!”一个胖小子踊跃地举手,屁股已经忍不住先离开了凳子,“能不能剧透一下《奇纪》的大boss什么时候出来?”

如今的画室与从前的老房子大不相同,写字楼里自己做了隔断分出来的教室,三面都是玻璃。

春夏正要回答,余光中一道身影出现在左侧靠近大厅的玻璃外。

她顿了一下,说:“很快。”

春夏走出教室,孩子们也下课休息,叽叽喳喳地涌出来,许多好奇的目光向这边

投过来。

许久未见的蒋明若站在玻璃前,身后还有一个个头近两米的外国保镖,耳朵上别着蓝牙耳机,交叉双手一脸冰冷地立在那里。

蒋明若穿着很宽松的运动长衣长裤,头发剪短了,模样乍看与从前并无不同,但细看之下,却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以前那种自信飞扬的光彩消失了。

“好久不见啊。”

她慢慢向春夏走了两步,似乎是想要微笑,但是面部肌肉有些不自然。

她的手术看起来很成功,但总归还是无法全然恢复最好的状态。

春夏停顿了好几秒钟,才没什么表情地回应:“好久不见。”

“昨天是陆壹生日吧?我刚回来,这些天忙得要死,差点给忘了。每天有数不清的人要来看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蒋明若有点厌烦似的,但很快又收敛起来,“改天补个生日礼物给他。”

“没必要。”春夏说。

两人之间虚假的“老友阔别重逢”般的气氛,一下子被这四个字撕碎了。蒋明若脸色骤变,那是一种即将爆发的前兆。

那一瞬间,几乎能让人想象到她在病床上抓狂发疯的模样。

但她竟然忍住了。嘴角的肌肉奇怪地抽动两下,声音里带着怨怼。

“你什么意思?没必要是什么意思?我给陆壹礼物,你凭什么替他拒绝?”她很愤怒,身体都在明显地发抖。

春夏默然。

“怎么,你还在恨我?我变成这样我怪你了吗?陆壹带你走的时候我在那里叫救命你听到了吗?”

蒋明若渐渐地失控,歇斯底里地吼起来,“你知道被火烧的时候有多痛苦吗?你知道我做了多少次手术受了多少罪吗?我的手,我的脸,我的人生,全部都被毁了!可是我怪你了吗?你有什么资格这么恨我!”

春夏沉默地看着她发泄完,慢慢恢复理智,只是瞪着她的那双眼睛充满了屈辱和恨。

“陆壹救了你,却不救我,你很得意吧?”蒋明若声调低了很多,有些微哽咽,也有些微咬牙切齿,“我和他那么多年的感情,他却眼睁睁看着我……”

她说不下去。

没人知道她在火中备受煎熬,却只能看着陆壹抱着春夏离开,是什么感受。

“他不知道你在那里。”春夏道。

当时的情况,他也只能救一个出来。

何况,救人本就不是他的责任,凭什么要求他冒着危险冲进去救她们?

“得了吧,”蒋明若嗤了一声,“你不用假惺惺地在这里扮好人,我伤成这样,你心里高兴死了吧?”

“不值得高兴。你对我做过的事,又不是受伤就能一笔勾销。”春夏的神色太过平静,落在蒋明若眼里,便更像嘲讽。

蒋明若没让他她把话说完,觉得很可笑似的,哈哈两声,“我对你做的事……你到底受了什么伤害?你有少一根头发吗?”

她举起自己的右手,露出高度仿真的义肢

来。但再逼真,再只能,毕竟也是假的,一眼能辨认出来。

“你看看我的手,你看看!”

春夏没说话。

蒋明若收回去,愤恨道:“是我受伤,别把你自己当成受害者,受伤害的是我!”

“何必呢。”春夏安静地看着她。

蒋明若愣了下。

“就到此为止吧。”春夏说,“我不想见到你,你也不会想见到我,所以,别再出现。”

她有私心。

她不想蒋明若出现在陆壹面前。

她不想陆壹内疚,更不想他难过。

这里的争吵早已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整个办公室都很安静,默默地留意着,以免口角演变成肢体冲突。

春夏不明白蒋明若这趟来的意义,带了一个很有威慑力的保镖,却不是来对她进行打击报复,看起来倒更像是给她自己壮胆撑腰。

要是来吵架,那么最终也没讨到什么便宜。

春夏看着蒋明若转身,背影带着愤懑和不甘离去,被高大的保镖隔绝在办公室入口。

春夏在原地站了片刻,正要抬脚,那里再度冒出一个人影来。

她几乎是本能地心下一紧。

这种感觉她很少有过。

陆壹迎着她的视线走来。

三年的时间让他的眉眼深刻了几分,身上多了点成熟的味道,但骨子里仍是那个春风一般的少年,一见到她便是笑,眼底蕴含熠熠光彩。

“这么早就结束了?”

陆壹瞥了眼旁边已经空了的教室,与隔壁还在上课的一屋子小孩儿,揶揄她,“你该不会讲了三句就直接下课了吧?上课,同学们好,下课。”

他似乎并未与蒋明若打照面。

春夏看了他一会儿,说:“你的生日礼物还要吗?”

昨天他撒娇耍赖千方百计,她没答应。

陆壹瞪大了眼睛:“你……认真的吗?”

春夏点头。

陆壹脸上的笑容却一点一点褪去,最后一脸严肃地盯着她,深沉道:“姐姐,你要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可以直接坦白。”

说着作出一个强忍难过的表情,“你说吧,我承受得住……”

“……”

见春夏神色认真,他马上收起演技,笑着说:“好了好了,我不闹你了,我准备好了。”

他整颗心都变成了备战状态,眼神极尽真诚和无辜,直勾勾地盯着春夏,等待。

她对他百依百顺,唯独这一个要求一直不肯松口。

陆壹以为她会扭捏一下,或者至少要做一下心理建设,谁知他的声音才刚刚落地,她便开口,叫了一声:

“哥哥。”

依然是平时的语调。

没有起伏,不带感情。

陆壹差点没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又差点当场去世。

他脑子嗡嗡地,在原地愣了两秒

钟,忽然猛地捧着春夏的脸,响亮地啵了一口。

接着在所有人反应不及时,一把抱起春夏便从培训机构的办公室冲了出去,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活像个出其不意打劫的。

电梯在一楼停留了十多分钟。

门忽然开启,拿着资料边看边走进来的男人猛地一愣,停了两秒钟,才迈着迟疑的步伐走进来。

陆壹把春夏挤在墙角,稍稍旋转身体,采用背对着资料男的姿势,把春夏搂在怀里,两个人和螃蟹似的横着出去。快到门口时,再次旋转一个角度。

全程把怀里的人遮的严严实实,愣是没让资料男看到一根头发丝。

形迹可疑,鬼鬼祟祟。

电梯门合上前,只听他悠悠的声音从缝隙里溜进来,藏着点猫似的餍足:

“妹妹乖,哥哥带你回家。”

《奇纪》定档在暑期。

官宣的第二天,隔壁君子之泽也发布公告,《野》定在同一天上映。

得到消息的时候,陆壹正在安排点映,轻笑了一声便没抛之脑后。

看来季泽予是势要把恶心他这件事进行到底了。

《野》前前后后发布的三版预告片,他都看过了,预告做得还算不错,但陆壹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他们的动画片是什么内容。

而OS这边,陆壹只在最初发布了一个片头,之后便没再流出任何预告片。

宣发循例在做。合作的宣发公司是业内顶尖的,但是只得到预告版、角色版和正式版三版海报,物料太少,宣传效果自然达不到最好。

宣发公司希望能得到一些视频素材,毕竟这是宣传物料中转化效率最好的一环。预告片当然是首选,再不济也要有制作特辑和幕后花絮,但连同“媲美好莱坞特效”这个噱头一起,都被陆壹给否决了。

最后经过几番交涉,他和春夏一起做了一个专访。

经过这三年的积累,春夏连续拿了几个奖,人气与当年已不可同日而语。

《奇纪》的热度也早已超越《野》,即便是《野》的巅峰时期,也望尘莫及。

对于这部即将问世的动画片,读者呼声很高,只是上映的日子一天一天临近,预告片却迟迟不见影子。

嗷嗷待哺的粉丝们眼看着隔壁预告片不停地出,心急如焚,唯恐热度被比下去。便每天在微博下呼唤,好不容易盼来一个夏木大大的专访视频,疯狂转发评论带话题艹流量。

于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主创专访视频,不仅生生被粉丝推上了热搜,量、热度、话题度各方面都赶超了隔壁的剧场版预告片。

这就让花钱买热搜的君子之泽工作室有些尴尬了。

但季泽予的本事显然不止于此。

转眼间游手好闲的二世祖都毕业了。

每个人都各自有了着落,值得一提的是,老八在冬天还未结束的时候订婚了。

除了陆壹还在继续自己的动画片大业,任

性选择美院的童宪在大三时被送出国留学,谭风吟则在自家公司做了一年基层,一毕业便正式跟着老爸着手管理。

他应酬的本事比陆壹还要强上两分,混迹江湖不到两年,已经广结天下好友,哪方面都能找到几个熟人。

季泽予私下跟某院线总部高管接触的消息,便是他从一个在总部工作的朋友那儿偶然得知,再转告给陆壹的。

该品牌是国内规模最大的电影院线运营商之一,在全国各个城市的影院达400多家,年院线票房一直稳居全国前列。

电影院的拍片规则,除了参考影片本身的素质和口碑、观众口味,片方活动和人情关系也往往是不容忽视的影响因素。

除了对影片的针对性补贴,以低价换取排片比例,片方在院线总部甚至是各个影城之间活动,以谋取更高排片量的行为也是屡见不鲜。

而大型院线一般都会由总部下发排片指导,季泽予在这时候跟院线品牌的人接触,目的可想而知。

陆壹对自己的作品是很有信心的,但人情上,他也不得不亲自去拜会院线方。

托了谭风吟的关系,联系到的是一位有实权的副总。姓吕,四十有余,身材清瘦,面相和善,颇有几分两袖清风的感觉。

适逢电影上映,陆壹的来意不言而喻。吕总也是个爽快人,寒暄过后,便直接开门见山。“陆少在准备首映礼,工作繁忙,闲话我也就不多说了。电影的事儿您放心,咱们院线在排片指导方面是有严格管控的,最重要的还是影片的素质和口碑。您的电影我有所耳闻,被称作是近十年最有价值的国产动画片,我本人也很期待,到时候一定带我女儿给您捧场。”

“吕总客气了。”陆壹拿出几封邀请函,微笑无懈可击,“其实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想邀请您参加我们的首映礼,您是圈子里的权威,还请务必赏脸,莅临指导。”

互联网发达的时代,邀请函已经流行电子版,亲自上门送请柬反而是稀罕事了。

吕总也没拆穿,笑道:“一定,一定。”

吕总给陆壹的不只是一颗定心丸,还有一份《奇纪》在四大一线城市点映活动的合约。

从来都是片方巴着院线,吕总如此示好主动合作,倒是让陆壹有些意外。

季泽予自己的力量不足为惧,而事情过去这么久,蒋家如今愿意给他的协助也有限。

他在院线与影城的活动收效甚微,诚如吕总所言,院线毕竟要盈利,更看重作品的潜力。《奇纪》无论是从上映前的热度与话题度,还是在业界人士的点评中,都已远远甩开《野》一大截。

OS社官方发布消息:《奇纪》的点映将会定在首映式结束的第二天即正式公映的前一周,四大一线城市同步上线。

这一消息在粉丝之间引起沸腾,能早一周看到正片,许多忠实粉丝甚至不惜要买机票到一线城市提前观影。

得益于院线不遗余力的推广,与粉丝们身体力行的支持,《奇纪》点映的预售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