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君:达到购买比率就可以看到我哦~

温誉手指慢慢松开, 他往后退了一步, 轻轻拍了拍陆遂的肩膀,转头对林子然微笑:“是的,我刚从洗手间出来, 看到陆遂的衣服沾了灰。”

林子然:“……”

【林子然:这么拙劣的借口,我到底是相信还是不相信才好呢?】

【系统:随你。】

【林子然腆着脸不耻下问:给个意见呗。】

系统不理他了。

【林子然:我错了QAQ】好奇心害死猫。

温誉看也不看陆遂一眼,过来抓着林子然的手就往屋里走。

林子然被温誉拉着,想到这宛如抓奸现场般的场面……整个人浑浑噩噩的。

我说不相信, 就提前戳破了他们的奸-情, 这样分手的剧情就被迫提前, 错过了后面的重要情节,产生严重的剧情偏离……

我说相信, 温誉肯定觉得我是个傻子, 完全不符合陆臻的人设,也许他会发现我是假冒的, 从而导致游戏全面崩盘,还是严重的剧情偏离……

真是左右为难。

“陆臻,其实刚才我是骗你的。”温誉回过头,忽然沉声开口。

林子然顿时惊了,什么?你这就要向我坦白了吗?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呢!

温誉眼中神色复杂, 深深凝视着林子然, 半晌,用压抑和歉疚的声音说:“对不起……刚才陆遂他说,他说我这种戏子配不上你, 还说我和你一起是为了你的钱,我一时生气就……”

林子然:“……”影帝你好。

温誉眸光黯淡,似乎有些受伤,但还是隐忍道:“我不该冲动的。”

林子然顿时被他的情绪所感染,找到了和高手对戏的那种水到渠成,勃然怒道:“他竟然和你说这种话,真是太过分了!这混小子到底在外面学了些什么,我要好好教训一下他!”

说着就怒气冲冲的准备去训斥弟弟!

结果温誉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将他紧紧抱在怀中,声音低哑:“算了,他只是不了解我才会产生这种误会,我不希望因为我影响你们兄弟之间的感情。”

他眼神温柔而深情,语气缱绻:“只要你相信我就够了。”

呜呜呜太感人了,不知道的都以为你才是深情男配呢,这才是真正的影帝级表演,末学后辈林子然心悦诚服,他其实也不想去和陆遂干架,引起更多变数,现在就应该顺驴下坡。

林子然不再冲动,心疼的对温誉说:“我当然相信你,对不起……发生了这种事,应该是我和你道歉才是。”

温誉忽的轻轻一笑,这一笑如春风拂面、银河落月,然后他望着林子然的眼睛,吻了下去。

林子然本能的就想推开,但他现在可是深爱温誉的人设!在心爱之人经受了这样委屈之下,自己怎么能无情的推开他呢?岂不是渣男行径!而且自己作为一只暖男攻……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主动一点比较好?

吻戏怎么演来着?

没经验!

林子然还在神游天外,温誉已经撬开了他的唇缝,这让他总算惊醒过来,终于心一横开始回吻对方,他要拿出自己身为总裁的气场来!不能输!

结果就是被吻的头晕转向。

不行,对方这吻技也是影帝级的,自己根本不是对手……脸被打的好疼……

温誉用力的搂着林子然,修长手指插-进对方的发丝,贪婪的攫取对方口中的味道。刚刚林子然突然出现的时候,他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惶恐,害怕被发现,担心被讨厌……也就是那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其实有多在乎他。

而不是无所谓。

因为在乎,所以不想让他伤心,让他为难,让他离开自己。

林子然双手撑在对方肩膀上,脸色涨红,咬牙使劲推开了对方,再这样下去他要窒息了!

但一推完又后悔不已,自己这举动不太合适啊……

其实他还可以再憋憋!

然而他抬头对上温誉的眼神,温誉眼中没有半分不快或者惊讶,反而隐隐有着一丝……宠溺?

林子然被自己脑中冒出来的形容词惊呆了,呸呸呸,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呢!他轻咳一声,努力掩饰道:“那个,陆遂还在外面……”

注意一下形象!

温誉喉咙中溢出一丝轻笑,并未戳穿林子然的窘迫,而是哑声道:“抱歉,我又冲动了。”

往日总只觉得这个人有些无趣平淡,却不想他在这方面竟然如此生涩可爱,温誉心中柔软下来,压下心底某种蠢蠢欲动的念头。

林子然忐忑不安,他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恐怕就要露出马脚了,于是琢磨着该如何送客。

温誉看了林子然一眼,体贴的主动开口:“我先回去了,你就不必送我了。”

林子然没想到温誉如此善解人意,感动的道:“好,那你路上小心。”

送走温誉,他才发觉自己背心都汗湿了。

这一波三折的。

心神俱疲的林子然往回走,却不想又在门口对上了陆遂:“……”

陆遂若有所思的看着他,扬起唇角,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笑眯眯的问:“他怎么和你解释的?”

林子然本不打算再追究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嘛,但这熊孩子却偏偏过来追问,不骂他一顿岂不是对不住他?

林子然气沉丹田,横眉竖目,拿出身为兄长的气势来,皱眉斥道:“你还好意思来问我?你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和他说话的?竟然说他配不上我,你知不知道自己很过分。”

陆遂眼睛睁大,似乎听到什么很有意思的话,惊讶的道:“他是这么和你说的?”

林子然瞪着弟弟,声音严厉认真:“是我先追求他的,而且以他的身份,有什么配不上我的?感情也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以后再也不要说那种话了,明白吗?”

虽说陆臻是挺有钱的,但以温誉现在的身家

地位,也着实不必依附豪门,所以这句话倒是真心的,温誉如果纯粹是为了钱,后面也不至于给陆臻戴绿帽了,他选择陆遂的时候,陆遂还并未成功夺权。

陆遂双手抱胸,等到林子然说完,讥讽的挑眉:“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倒是很在乎他,为了这么一个玩意儿来骂我,看来在你眼中我还不如一个戏子重要。”

林子然似乎很是气恼,但陆遂都这样说了,只能无奈道:“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了解他我不怪你,但是下不为例。”

陆遂呵呵道,“那你就那么相信他的话?也许他是骗你的也不一定呢。”

林子然毫不犹豫的道:“温誉是不可能骗我的。”

陆遂心中冷笑,是吗?你倒是一心向着他,到底是我不了解他,还是在你的眼中他比我重要?

也是,你从来没有真心在意过我,就像当初一样……表面对我关怀备至,一遇到问题就轻而易举的放弃。如果要在我和温誉之间选择的话,你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他吧……

对你而言,我到底算什么?

陆遂没再说话,转身就走,他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现在就撕破这个人伪善的面目。

林子然说着说着陆遂就走了,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孩子真是不经骂,脾气也太大了,整天全世界都欠他的一样,莫名其妙。

………………

林子然心情还不错,虽然当时出了点意外,但在自己的不懈努力下,攻受之间已经有了甜蜜互动,都开始壁咚了!之前只道温誉是个渣受,没想到还是个强受……管他什么受,总之剧情有进展就好。

但是时间一天天过去,林子然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

为什么陆遂不再打探温誉的事情,又开始沉迷工作?为什么温誉不再关心陆遂的事,开始整天围着自己打转?一开始林子然怀疑他们背着自己偷偷见面……但他仔细观察了一段时候见,不得不承认这两人真的再无交集,反而一副恨不得撇清关系的样子。

林子然又开始忧虑。

眼看自己和温誉约会的频率直线上升,温誉出入自己家中如同家常便饭,双方感情稳定如胶似漆……林子然终于开始慌了!

【林子然:我低估了这个游戏的难度……】

【系统:怎么,你之前以为很容易吗?】

【林子然:……】

【系统:你很想要学分吧?】

林子然疯狂点头。

【系统幽幽道:想要学分的人很多,但是能拿到的人很少。你不仅低估了游戏,还高估了你自己。】

【林子然:……】

眼看不但剧情毫无进展,身为主角受的温誉反而和自己这个男二感情突飞猛进,林子然吃饭睡觉都不怎么香了,虽然温誉确实秀色可餐,但他是个正经人,是个有素质的粉丝,不会整天想着泡自己的偶像……何况他还是觉得学分吸引力更大。

最近工作交了很多给陆遂,林子然不太忙,没事就在家里追剧,这是一部温誉当年出道早期的电视剧,正在吐槽如果不是有他家誉誉盛世美颜这烂剧他是绝对追不下去的时候……忽然收到了温誉的信息,说他今晚会过来,问自己在不在家。

林子然幽幽叹了口气,虽然不太想温誉过来,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了信息。

地位,也着实不必依附豪门,所以这句话倒是真心的,温誉如果纯粹是为了钱,后面也不至于给陆臻戴绿帽了,他选择陆遂的时候,陆遂还并未成功夺权。

陆遂双手抱胸,等到林子然说完,讥讽的挑眉:“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倒是很在乎他,为了这么一个玩意儿来骂我,看来在你眼中我还不如一个戏子重要。”

林子然似乎很是气恼,但陆遂都这样说了,只能无奈道:“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了解他我不怪你,但是下不为例。”

陆遂呵呵道,“那你就那么相信他的话?也许他是骗你的也不一定呢。”

林子然毫不犹豫的道:“温誉是不可能骗我的。”

陆遂心中冷笑,是吗?你倒是一心向着他,到底是我不了解他,还是在你的眼中他比我重要?

也是,你从来没有真心在意过我,就像当初一样……表面对我关怀备至,一遇到问题就轻而易举的放弃。如果要在我和温誉之间选择的话,你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他吧……

对你而言,我到底算什么?

陆遂没再说话,转身就走,他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现在就撕破这个人伪善的面目。

林子然说着说着陆遂就走了,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孩子真是不经骂,脾气也太大了,整天全世界都欠他的一样,莫名其妙。

………………

林子然心情还不错,虽然当时出了点意外,但在自己的不懈努力下,攻受之间已经有了甜蜜互动,都开始壁咚了!之前只道温誉是个渣受,没想到还是个强受……管他什么受,总之剧情有进展就好。

但是时间一天天过去,林子然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

为什么陆遂不再打探温誉的事情,又开始沉迷工作?为什么温誉不再关心陆遂的事,开始整天围着自己打转?一开始林子然怀疑他们背着自己偷偷见面……但他仔细观察了一段时候见,不得不承认这两人真的再无交集,反而一副恨不得撇清关系的样子。

林子然又开始忧虑。

眼看自己和温誉约会的频率直线上升,温誉出入自己家中如同家常便饭,双方感情稳定如胶似漆……林子然终于开始慌了!

【林子然:我低估了这个游戏的难度……】

【系统:怎么,你之前以为很容易吗?】

【林子然:……】

【系统:你很想要学分吧?】

林子然疯狂点头。

【系统幽幽道:想要学分的人很多,但是能拿到的人很少。你不仅低估了游戏,还高估了你自己。】

【林子然:……】

眼看不但剧情毫无进展,身为主角受的温誉反而和自己这个男二感情突飞猛进,林子然吃饭睡觉都不怎么香了,虽然温誉确实秀色可餐,但他是个正经人,是个有素质的粉丝,不会整天想着泡自己的偶像……何况他还是觉得学分吸引力更大。

最近工作交了很多给陆遂,林子然不太忙,没事就在家里追剧,这是一部温誉当年出道早期的电视剧,正在吐槽如果不是有他家誉誉盛世美颜这烂剧他是绝对追不下去的时候……忽然收到了温誉的信息,说他今晚会过来,问自己在不在家。

林子然幽幽叹了口气,虽然不太想温誉过来,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了信息。

地位,也着实不必依附豪门,所以这句话倒是真心的,温誉如果纯粹是为了钱,后面也不至于给陆臻戴绿帽了,他选择陆遂的时候,陆遂还并未成功夺权。

陆遂双手抱胸,等到林子然说完,讥讽的挑眉:“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倒是很在乎他,为了这么一个玩意儿来骂我,看来在你眼中我还不如一个戏子重要。”

林子然似乎很是气恼,但陆遂都这样说了,只能无奈道:“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了解他我不怪你,但是下不为例。”

陆遂呵呵道,“那你就那么相信他的话?也许他是骗你的也不一定呢。”

林子然毫不犹豫的道:“温誉是不可能骗我的。”

陆遂心中冷笑,是吗?你倒是一心向着他,到底是我不了解他,还是在你的眼中他比我重要?

也是,你从来没有真心在意过我,就像当初一样……表面对我关怀备至,一遇到问题就轻而易举的放弃。如果要在我和温誉之间选择的话,你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他吧……

对你而言,我到底算什么?

陆遂没再说话,转身就走,他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现在就撕破这个人伪善的面目。

林子然说着说着陆遂就走了,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孩子真是不经骂,脾气也太大了,整天全世界都欠他的一样,莫名其妙。

………………

林子然心情还不错,虽然当时出了点意外,但在自己的不懈努力下,攻受之间已经有了甜蜜互动,都开始壁咚了!之前只道温誉是个渣受,没想到还是个强受……管他什么受,总之剧情有进展就好。

但是时间一天天过去,林子然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

为什么陆遂不再打探温誉的事情,又开始沉迷工作?为什么温誉不再关心陆遂的事,开始整天围着自己打转?一开始林子然怀疑他们背着自己偷偷见面……但他仔细观察了一段时候见,不得不承认这两人真的再无交集,反而一副恨不得撇清关系的样子。

林子然又开始忧虑。

眼看自己和温誉约会的频率直线上升,温誉出入自己家中如同家常便饭,双方感情稳定如胶似漆……林子然终于开始慌了!

【林子然:我低估了这个游戏的难度……】

【系统:怎么,你之前以为很容易吗?】

【林子然:……】

【系统:你很想要学分吧?】

林子然疯狂点头。

【系统幽幽道:想要学分的人很多,但是能拿到的人很少。你不仅低估了游戏,还高估了你自己。】

【林子然:……】

眼看不但剧情毫无进展,身为主角受的温誉反而和自己这个男二感情突飞猛进,林子然吃饭睡觉都不怎么香了,虽然温誉确实秀色可餐,但他是个正经人,是个有素质的粉丝,不会整天想着泡自己的偶像……何况他还是觉得学分吸引力更大。

最近工作交了很多给陆遂,林子然不太忙,没事就在家里追剧,这是一部温誉当年出道早期的电视剧,正在吐槽如果不是有他家誉誉盛世美颜这烂剧他是绝对追不下去的时候……忽然收到了温誉的信息,说他今晚会过来,问自己在不在家。

林子然幽幽叹了口气,虽然不太想温誉过来,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了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