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爱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邪魅妻主 > 正文 124 结局

风凌兮倒是干脆,一点都没有不配合的意思,直接让人把慕容琴带了来,甚至还附送一个欧阳菱歌,既然已经到了当面对质的时候了,她也不想再费心去看管。

凤栖开口道,“慕容将军辛苦了,先入座吧!”

凤栖的态度已经很明显,摆明了要保慕容琴,或许也是因为风凌兮的身份,让她有了底气,不管如何,风凌兮总是凤天国的三皇女,总不能真的六亲不认。

当初凤菱夕闹得那么厉害,说到底还不是留了情的?

只是她不知道,如今这个人早已经不是她那个虽然叛逆却从未脱离她掌控的女儿。

凤栖的态度也让慕容琴吃了一颗定心丸,谢恩之后入座,这段时间一直阴沉的脸色也好了不少。

欧阳菱歌也一声不吭地入了座。

然后凤栖居然丝毫不提慕容琴的事,而风凌兮也不着急,悠闲地欣赏歌舞。

酒过三巡,凤栖才开口道,“慕容将军的事,朕也听说了,只是朕相信慕容将军的为人,想必这件事是有所误会,闲王殿下觉得呢?”

这时,舞姬已经退下,只余下一个男子在奏琵琶,悦耳的琵琶声似乎带着魔力,让人心情放松,嘴角忍不住就想上扬。

风凌却眼神一冷,伸手捂住小包子的耳朵,云思羽直接将手中的筷子甩了出去,刺穿那男子的手掌。

凤栖看见这一幕,不由怒声道,“放肆!给我拿下!”

她一声冷喝,立马一群侍卫围了上来,直接动手想要捉拿云思羽。

风凌兮手腕一抖,银光点点闪耀,一出手便解决了靠得最近的几个侍卫,冷声道,“谁敢动手,杀无赦!”

这话不止是警告敢于发难的人,也是对暗卫的命令,霎时间,大殿中似乎处处杀机,好像脖子上悬了一把刀,让人连呼吸都不由放轻。

凤栖怒视着风凌兮,冷声道,“凤菱夕,你一回来就伤人,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母皇放在眼里!”

风凌兮勾唇笑道,“凤栖,你又何必自取其辱?”

她本来想给夜星多一点时间准备,没想这么快和凤栖撕破脸,但是凡事皆有意外,既然凤栖不留情,她总不能被动挨打,凭圣宫在凤天国的势力,就算不能铲除整个凤天国,但是凤栖却也奈何不了她。

小包子回过神来,瞪向凤栖,怒声道,“果然都是坏人,想让小包子变傻子,好恶毒。”

因为云思羽那一手出神入化的魔琴,小包子也接受了一些教育,至少知道有些声音很好听,但是却不能听,听了会变傻子。

这倒不是云思羽故意吓他,小包子这么小,真要听上一曲摄魂曲,后果是很严重的。

摄魂一途,除非是功力登峰造极,才能收放自如,控制住完全不伤人,否则,为了以防反噬,大都是尽力保全自己,至于被摄魂的人会有何后果就难以保证了修仙之师弟难缠全文阅读。

听到小包子的话,凤栖脸色微微一变,冷冷地扫了凤翎云一眼,这个男人是凤翎云找来的,她是默许了,但是却不知道会对小孩子产生那么大的伤害。

其实她就算知道了,恐怕也还是不会阻止吧!

当初她可以为了江山舍弃自己的爱人和亲骨肉,现在又为什么不能舍弃一个孙子?

她现在这幅姿态多半还是做给风凌兮看的。

云思羽从身上掏出一只笛子,看向场中的男子,笑道,“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摄魂!”

其实摄魂对于他和风凌兮都没有什么作用,但是对小包子来说简直是致命的,而这人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学艺不精,居然对着他们三人无差别攻击,这让云思羽很是愤怒。

男子一惊,连忙抱住琵琶,不顾手掌的疼痛弹了起来,琵琶声和笛声交缠,即便是不懂音律的人都能听出其中的激烈厮杀。

那男子明显略逊一筹,不一会儿已经脸色苍白,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水滑落,眼神时而清醒时而涣散,而云思羽却完全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手指起落的速度已经快得让人眼睛都看不清楚。

其实云思羽擅长的是琴,其他乐器只是会而已,却不精通,不过带琴不方便,所以他才揣了一只短笛以备不时之需。

虽然效果大打折扣,但是对付这个男子显然是绰绰有余。

云思羽盯着那个男子,眼神逐渐幽深,指尖一弹,一道音波划过,如果凌厉的刀刃直接划向男子手中的琵琶,琵琶“啪”的一声,瞬间被击碎。

小包子满脸崇拜地看着云思羽,小声对风凌兮说道,“娘亲,这个我要学。”

风凌兮拍了拍他的头,没有说话,只是关注着云思羽。

失去琵琶,男子瞬间便彻底沉迷,双眼空洞,然后出其不意地朝着凤翎云扑去,因为手上没有武器,直接便用手抓。

虽然出其不意,但是就这样的程度想要杀了凤翎云自然是不可能的,男子直接被凤翎云一脚踹翻在地,凤翎云出脚没有留情,男子直接便吐出一口血来,而凤翎云虽然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脸上却被抓出了两道血痕。

那男子显然已经完全没了自我,即便是这样也没有清醒,爬起来又要朝凤翎云扑去,不过却被侍卫抓住拖走了。

凤翎云满脸怒意,瞪视着风凌兮,显然把风凌兮当成了罪魁祸首。

以云思羽的功力自然是可以控制不影响到其他人,但是他偏偏不。

就在这时,欧阳菱歌突然站了起来,看着风凌兮,声音凄厉地吼道,“夕姐姐,你说过只要我的,为什么要娶别人?”

风凌兮不由看向云思羽,云思羽瞪了她一眼,风凌兮无辜地耸了耸肩,这是凤菱夕的情债,可不关她的事,看着云思羽气鼓鼓的样子,风凌兮又不由觉得好笑,明知道欧阳菱歌什么心思,还让他说出来,不是让自己心里不痛快吗?

见爹爹不高兴,小包子立马站出来为爹爹出头,肉呼呼的小手指指着欧阳菱歌,怒道,“你不要脸,我娘不喜欢你,我也不喜欢你,你这叫死缠烂打,不知羞耻,没有教养!”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没有教养四个字吼得特别中气十足。

气得欧阳颖脸都变成了猪肝色,对欧阳菱歌吼道,“欧阳菱歌,你在说些什么?你给我清醒一点!”

欧阳菱歌转头看向她,眼中带着一丝怨愤,“我很清醒,都是你,如果不是你不让我和夕姐姐在一起,夕姐姐怎么会娶别人?她怎么会不要我?”

欧阳菱歌看上去确实很清醒,眼中完全没有先前那个男子的空洞,其实云思羽根本没有控制他,只是故意带动了他的一些情绪,让他不能再装得人模人样而已静逅佳姻TXT下载。

欧阳颖气得直抚胸口,“你个不孝子,我是为了你好,凤菱夕陷害忠良,为人阴狠,你怎么能嫁给这种人?”

“陷害忠良有如何?为人阴狠又怎样?她对我比你对我好,她绝不会为了显示自己有多正直,牺牲我的幸福!”

这话若是平时,欧阳菱歌绝对不会说出来,甚至不会放任自己去那样想,但是现在,他却是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做。

“你……”

“我怎么样?你从来只顾自己的名声,你既然那么忠心,你自己去和亲啊?凭什么牺牲我?你明知道我喜欢夕姐姐,却还坚决反对我们在一起,你就是见不得我好!”

“噗……”欧阳颖终于忍不住喷出一口血来,“逆子……逆子……”

小包子咯咯笑着直拍手,还气死人不偿命地说道,“害人不浅,气死过年!”

这边好戏唱罢,那边好戏开场,凤翎云死死地瞪着风凌兮,满目阴狠,“凤菱夕你真是命大,居然没死,不过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给你活命的机会。”

凤栖看着这出闹剧,气得胸膛不断起伏,一拍桌子,怒声道,“凤菱夕,你到底要闹成什么样?”

这话不由可笑,她似乎完全没有听出凤翎云话中不小心透露的意思一般,不关心女儿失踪的原因,不在乎有人想要风凌兮的命,只是想结束这场丢人的闹剧。

但是她的话刚出口,那边欧阳菱歌突然朝着凤翎云扑了过去,“混蛋,你敢伤害夕姐姐,我和你拼了!”

于是,欧阳菱歌也和之前那男子一样,被凤翎云一脚踹开,不过因为此时凤翎云带着对风凌兮的杀意,这一脚更是没轻没重,欧阳菱歌被踹到地上就没再爬起来,看上去是出的气多进的气少。

而凤翎云似乎被欧阳菱歌这一闹彻底激怒了,直接满脸杀气地朝风凌兮冲了过来。

太女殿下武功还算不错,但是挑上闲王殿下那不就是找死吗?

凤栖连忙喝道,“给我拦住她!”

凤翎云公然对风凌兮出手,那就等同于和凰宇国宣战,她本想软硬兼施将慕容琴的事和平解决,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心中也是气怒交加。

风凌兮看着凤翎云被及时拦下,有些可惜,这些侍卫平常怎么没有这么好的身手?伸脚踹了踹小狐狸,低声道,“阴她!”

于是已经蹲得腿麻的小狐狸,扭了扭屁股,一跃而起,飞速朝着凤翎云冲去,一闪而逝,混乱中,大家都只晃眼看到一道白光,却分辨不出那白光是什么。

然后被侍卫拦着的太女殿下,突然一阵抽搐,倒在了地上。

“太女殿下……”

凤栖连忙叫道,“太医……”

太医走到凤翎云身边检查了一下,然后“砰”的一声就跪下了,“臣该死,太女殿下……太女殿下……”

看着太医这番作态,凤栖不由沉下脸,“太女殿下怎么了?”

太医悲痛道,“太女殿下去了……”

凤栖“啪”的一声捏碎了手中的酒杯,闭了闭眼,然后看向太医问道,“可否看出太女殿下的死因?”

风凌兮勾唇轻笑,这倒真是冷静,女儿死了却立马就想到自己的利益,都说君王无情,无情也确实有无情的好处人心如花最新章节。

现在若是能证明凤翎云是被她杀死的,那么不仅慕容琴的事可以揭过,凤栖恐怕还要追究凰宇国有意谋害凤天国储君的责任,那么凤翎云也算是死得有价值了。

太医也是个人精,不少人都注意到了那一道白光,那分明就是从闲王殿下身边射出来的,太女殿下的死肯定和闲王殿下脱不了干系,但是却没有实质的证据,那白光根本没人看清是什么。

凤栖这一问,显然就是在提醒她,抓住证据。

只是太医在仔细检查过一番之后,脸色却不太好看,在凤栖的逼问下,只得小心翼翼地说道,“太女殿下是中毒而亡,只是除了脸上的抓痕外,没有其他伤口。”所以可以排除暗器之类。

风凌兮笑着开口道,“凤天女皇,看来你这宫中不太安全啊!堂堂太女殿下居然就这样被人毒死了,这让本王很没有安全感。”

凤栖扫了她一眼,冷哼一声,对太医说道,“毒可是从伤口处进入的?”

如果这毒是伤口上带着的,那么这事风凌兮也脱不了干系,毕竟那个男人会突然发难,是因为被云思羽控制了心神。

风凌兮如今明显是帮着凰宇国,既然处于对立面,母女情分自然是其次,这本就是凤栖的一贯作风。

到最后,她能保住风凌兮的命,那便是天大的恩赐,无尽的宠爱。

风凌兮嗤笑道,“看那血那么鲜红,太医大人,你应该不会睁眼说瞎话的哦?”

太医满头冷汗,这伤口确实完全没毒,颜色也很正常,要说伤口带毒,明眼人都不会信,但是如果说太女殿下中毒和伤口无关,那女皇陛下那里恐怕不好交代。

小狐狸蹲在风凌兮脚边,藏在桌布下,不断吐口水,好讨厌,害得它吃到那个太女殿下的口水了!

毒确实和那伤口无关,小狐狸扑过去,也没有咬凤翎云,只是来了一个舌吻,顺带给她尝了一点毒液。

风凌兮既然已经决定闹了,那自然就要闹得越大越好,让凤栖自顾不暇是最好的,所以对凤翎云她完全没有留情。

太医正为难,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睁眼说瞎话,那边欧阳颖说话了,“三皇女自来手段阴狠,杀人不见血,想必是用了什么下流手段。”

欧阳颖也不愧是老顽固,说话一点都不留情,再怎么说凤菱夕也是凤栖的女儿,这骂得太狠,不是打凤栖的脸吗?她却一点都不顾忌。

或许她还为自己的公正不阿而骄傲吧?俗话说得好,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但是事实上,真能做到这样吗?看凤栖那不太好看的脸色,估计也不是那么喜欢这位丞相大人吧?

小包子抓着糕点便朝欧阳颖扔去,“你才下流,你全家都下流,你儿子最下流,你是老下流!”

小包子一副炸毛的样子,不断蹬着腿,大有想要扑上去打一架的样子。

风凌兮捏捏他的小脸,叹息道,“又忘了淡定。”

小包子瞬间不闹了,瘪着嘴看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委屈道,“可是我打不过她学霸也要谈恋爱全文阅读。”

风凌兮相当淡定地说道,“有个词叫借刀杀人。”

云思羽看着小包子茫然的样子,不由嘀咕了一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于是小包子知道了,女皇老太婆是一把锋利的大刀,眼珠转了转,正襟危坐,一副十分淡定的模样,然后想了想,好像不应该太淡定,娘亲说只要内心淡定就行,于是小包子再次愤怒地吼道,“老太婆,你儿子比我娘亲下流多了。”

欧阳颖似乎因为之前被气得狠了,看上去有些虚弱,不过一再被小包子的下流论刺激,还是忍不住愤怒,“你没教养!”

话说,欧阳丞相还真不会骂人,说来说去都是这些词。

小包子继续怒吼,“我没教养能怪我吗?”

“怪你娘不会教!”

“我娘没教养能怪我娘吗?”

“怪她娘不会教!”

“她娘是不是很该死?”

“是该……”

被气昏头的欧阳颖终于找回了一丝理智,扑通一声,朝着上方的凤栖跪下,“臣该死,女皇陛下恕罪。”

凤栖阴沉着脸,扫了正得意的小包子一眼,小包子瞪大眼瞪回去。

小包子在皇宫里一直都是风生水起的,根本就不把凰宇轩这个女皇陛下放在眼里,现在换了凤栖,他就更不放在眼里了,因为这是坏人!

风凌兮自然也不将凤栖放在眼里,忿忿地捏小包子的脸,“臭包子,下次借刀杀人,记得减少牺牲,你娘我很无辜!”

云思羽忍不住大笑,而小包子一边拍着脸上作恶的手,一边得意道,“这叫一石二鸟。”

风凌兮不由瞪了他一眼,这么点大就要造反了?还一石二鸟,合着早就想对付她了是吧?

小包子对着她呲牙笑,“娘亲,你不要那么小气嘛!我不是也陪你没教养了吗?说说又不痛,对吧?爹爹!”

云思羽一边笑一边点头,欧阳颖也真是气懵了,居然这么轻易就被小包子得逞了。

见云思羽点头,小包子更加得意地看着风凌兮,哼!爹爹都点头了,娘亲自然不能说什么了。

风凌兮看着他那小样儿,气也不是笑也不是。

凤栖一直阴沉着脸,没有理会请罪的欧阳颖,又扫了眼下方战战兢兢的大臣们,心中冷哼一声,然后开口道,“太女殿下遇害,此事需要彻查,在查清楚之前,闲王殿下就先在宫中住一段时间,也让我凤天好好尽一下地主之谊。”

这话的意思分明就是要软禁风凌兮。

看着风凌兮落得自己当初的下场,慕容琴却没见得有多高兴,凤翎云居然就这样死了,凤天国的将来又该如何?目前来看,无人堪承大统。

风凌兮没什么反应,凤栖直接摆手,让人请她回暂住的宫殿。

正在这时,一声凤鸣声响彻天际,听上去似乎很遥远,隐隐约约,但是又分明响在耳边。

凤栖怔了一下,然后脸色大变,激动地站了起来,死死地望向外面的夜空。

黑色的天幕,点点星光闪耀,乌云涌动,隐隐似有暗金光芒闪耀其间,半明半暗间,好似凤尾摆动,腾挪升空军妆最新章节。

凤栖不由想起了先皇曾提到的传说,传说凤天有夜氏一族,其祖先和凤家祖先一起打天下,乃是过命的交情,天下平定以后,便一明一暗守护着凤天国,凤天之所以称为凤天,也是因为那位夜氏祖先名为夜天。

她隐世前曾言,她夜氏子孙,名讳必与天有关,所以凤家虽为皇,却要时刻警醒,一旦君王昏庸无道,必有天罚。

而那所谓的天罚,自然是指名讳与天相连的夜氏子孙必将出世。

夜氏祖先虽未称帝,却乃实实在在的暗帝,而且由那个传说看来,地位还在女皇之上,只因当初真正打下这个天下的乃是夜天,而凤家祖先实乃她手下一员大将。

如今这个传说早已无法证实真假,因为谁也没有见过夜氏一族的人,但是对于历代女皇来说,这个传说却总让她们不安,如果这是真的,就代表她们的凤位坐不安稳。

风凌兮不由叹了口气,还以为夜星会准备几日,没想到这么快就行动了,到底是她低估了夜氏一族的实力,还是高估了夜星的耐心?

凤尾刚隐,殿中大臣们居然大半朝着夜空跪下,行的是单膝礼,“恭迎家主……”

风凌兮看了那些恭敬的大臣一眼,再看了看剩下那些满脸茫然的大臣,再看看脸色已经黑得堪比锅底的凤栖,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她果然是太低估夜氏一族了。

虽然许多年不曾入世,但是这凤天分明完全在夜氏一族的掌控之中。

小包子瞪大眼看着殿门,当看见一身暗金长袍的夜星走进来时,瞬间激动了,挥舞着小手叫道,“猩猩……猩猩……”

夜星身后跟着的女人皱了皱眉,似乎是在不悦小包子的吵闹,想要快步上前,夜星却冷声道,“退下!”

那人看上去有些无辜,有些不解,却还是退后了两步,然后看着同伴从角落里走了过来,幸灾乐祸的看了她一眼,她才恍然大悟,这个吵吵闹闹的小不点,难道就是主君?不是说年纪小了一点吗?这这这……这是小了一点吗?会不会小太多了?

不管她如何想,夜星已经走过去把小包子抱了过来,小包子星星眼地看着她,然后在她脸上一通乱啃。

看得那人一脸纠结,她其实更愿意相信这是家主的儿子。

凤栖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沉声道,“各位这是何意?凤菱夕,你又想做什么?”

风凌兮没有理会,完全把自己当旁观者,夜星拔出腰间的长剑,毫不留情地朝着凤栖掷去,冷声道,“斩皇剑,上斩昏君,下斩佞臣,杀!”

夜星的全力一击,自然不可小视,凤栖直接被长剑刺穿心脏,钉在了凤椅上,瞪大眼,死不瞑目,她恐怕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会是这种死法吧?

凤栖身边自然是有暗卫的,可惜,早有人缠住了她的暗卫,而她自己自然是逃不过夜星的全力一击的。

随着那一声杀,大殿中瞬间杀气四溢。

显然,夜星这次是打算彻底洗牌,不是夜氏一族的人通通赶尽杀绝,这确实能少去不少麻烦,凤天国之后要如何,也不会有太大的阻力。

殿中打得十分火热,凤栖还是有不少死忠的侍卫和暗卫的,而且就算是为了活命,也得拼命啊!

尹少迁和景悦也蹦出来凑热闹,小狐狸也趁机浑水摸鱼,银冰从小包子袄子里探出一个头,虽然心里痒痒,不过却没动,它要跟着小包子以防意外种种田养养娃全文阅读。

不过这混战中却有着很诡异的现象,昏倒的欧阳菱歌没人理会说得过去,但是欧阳颖这个忠心凤栖的丞相大人居然也没人理会,还有慕容琴,虽然她主动找人交手,却没人愿意理会她,多是敷衍的应付她一下而已。

夜星抱着小包子走到了欧阳菱歌身边,脚尖落在欧阳菱歌脖子上一碾,然后在欧阳颖的怒目中,走到她面前,一掌拍在她头顶。

夜星的动作可谓很温柔,就是轻飘飘的一踩一拍,不知道是不是怕吓到小包子。

而对于慕容琴这个有些危险的人物,她却没有靠近,尹少迁和景悦俩多管闲事地跑过来,合伙把慕容琴制住了,慕容琴虽然武艺了得,却也敌不过尹少迁和景悦联手。

“杀吧!不要把血溅到我们身上。”

夜星面无表情地看着满面兴奋的两人和面容狰狞的慕容琴,双唇轻启,低声说道,“初雪,闭上眼。”

小包子不情愿地嘟了嘟嘴,然后乖乖地闭上眼,下一刻便听到了尹少迁和景悦的惨叫。

“夜星,你个混蛋!”

“我人家人爱,花见花开的脸蛋啊!”

尹少迁和景悦两人顶着一头的鲜血,对夜星怒目而视。

至于为什么夜星动手杀这几个人,那还不简单?欺负过小包子,和一心想着欺负小包子的人都该死。

至于她为什么知道得那么清楚,她那混在角落里的手下可不是白混的,宴会上谁欺负了小包子可都记着呢!

连那个弹琵琶的男人,都没能逃脱魔掌。

风凌兮看着尹少迁和景悦,摇头道,“丢人。”

云思羽小小声地说道,“兮,夜星好像比你有气势。”

风凌兮脸色一黑,酸酸地看了他一眼,内心倒是一点都没有受到打击,“人家这是家族势力,我没有啊!”

云思羽嗤道,“你这是借口,你要好好发展圣宫也能这样,谁让你那么懒!”其实就现在,圣宫在凰宇国的势力也是可以掀翻凰宇国的,可惜风凌兮不会那么做,甚至很多时候,还在顾及着凰宇轩。

“我要那么勤奋哪有时间陪你?再说势力太大有什么好的,你看夜星,小小年纪就成了这副样子,我已经决定了,以后小包子要不要接手圣宫随他的便,我是不打算强塞给他。”

云思羽酸溜溜地说道,“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宠小包子了?”

风凌兮勾唇一笑,伸手将他搂进怀里,吧唧了一口,“我当然是最疼你的。”

两人腻腻歪歪,最后提前退场,连小包子都不管了。

夜星的这次行动很成功,该拔的一个不留,而凤天国却不至于有太大的动荡,兵权基本上都握在夜氏一族手中,剩下的那些大臣也完全能够支撑起凤天,只需一个君王带领,凤天国依旧是凤天国。

就在夜氏一族等着强势崛起,为此兴奋不已的时候,他们的家主却又溜了,对朝中那些大臣只有一句交代,“要么和凰宇国开战,要么回家族呆着去。”

结果,那群大臣居然全都溜回了家族,谁都没有要去和凰宇国开战的意思。

夜氏一族憋了太久,想要重见天日,让世人知道他们的存在,但是同时,她们却又喜欢着隐世的生活重生美人如翡。

如今家主都溜了,她们还争什么争啊?还是回去玩去吧!

他们会如此不在意到手的江山,其实也是因为她们随时都能够抢回来吧!

总之,这天下就这样变成了凰宇国的天下了,这戏剧化的发展,一直到很久以后还为人津津乐道,只觉得凰宇国如有神助。

从那以后,闲王殿下一家便再次失去了踪迹,等到再次出现在皇宫时,已经是三年后的年关了。

御花园有一棵大树,树下便是一个小小的莲花池,大树枝桠伸得很远,遮挡了小半个莲花池。

此时,树枝上坐着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一身红袄子看上去十分喜庆,头上扎着两个小髻,鼓鼓的包子脸粉嫩可爱,水汪汪的凤眸已经初见妩媚,粉嫩的小嘴微微嘟着,似乎在和谁怄气,小腿有一下没一下地甩着,脚腕上的银铃铛叮当作响。

只听他一个人说道,“我不管,我要和爹爹学毒术。”

并未听见有人回话,他却继续说道,“上次那是不小心,不就是手肿了嘛,爹爹都说没大碍。”

“银冰和小狐狸不是更毒?我天天和它们在一起也没事。”

“有什么不一样的?银冰和小狐狸才是毒中之王。”

似乎是说不通,他用力蹬了两下小腿,恼道,“我就要学,就要学!”

对方好像终于妥协了,只见他瞬间笑开,点头道,“好,以后我一定不自己偷偷碰那些毒,我保证!”说着还伸出粉嫩的小手拍了拍胸口。

这时,一个小女孩跑了过来,看样子差不多有六岁,站在树下仰头望他,“初雪,你怎么爬那么高?摔下来怎么办?”

小包子低头看她,冷哼道,“谁像你那么没用,翻个墙都能摔得鼻青脸肿!”

小女孩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嘟囔道,“我轻功没你好嘛!你快下来吧!”

“不要!”

“下来嘛!你不下来我就上来了哦!”

“小心摔在莲花池里,到时候可不要找皇姨告状。”

“我才不会找母皇告状,就算我找母皇告状,母皇肯定也是罚我。”

她一边说,一边爬树,小包子看着她,满脸恨铁不成钢地斥道,“你轻功都白学了,还大皇女呢,你这样子像狗熊!”

大皇女一边哼哧哼哧地往上爬,一边委屈道,“这能怪我吗?教导我的师父哪能和闲王殿下比?”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娘亲说我这是天赋好。”

不能怪小包子得瑟,他在轻功一途确实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

大皇女终于千辛万苦地爬了上去,小包子见她累得直喘气,不由老成地摇了摇头,叹息道,“小小,你得努力啊!你这样怎么行啊?我告诉你,那些小村子里的孩子爬树都比你厉害,人家可没有正统的学习过,你怎么说也是大皇女,怎么能甘落人后呢?”

小包子坚决认为大皇女是小屁孩,于是连称呼都要给她打下小的标志。

大皇女委屈地看着他,小包子又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我得亲自锻炼你。”说着便爬了起来,站在树枝上。

大皇女连忙说道,“你小心一点,掉下去可就糟了,现在池子里的水凉着呢魔法美好生活最新章节!”

小包子没有理会她的杞人忧天,下巴一指莲花池,“跳下去敢吗?”

“啊?”

“我们一起跳,谁不跳谁是小狗!”

“呃……这个……”

小包子不理会她的犹豫,开始数数,“一……二……三……跳!”

大皇女感觉到身边的人掉了下去,连忙也跟着跳了下去。

“噗通……”一声,大皇女落进了莲花池里,水花四溅。

“哈哈……”小孩子欢乐的笑声想起,大皇女从池子里冒出头来,看见被夜星抱着站在池边的小包子,委屈道,“初雪,你又欺负我!”

小包子无辜道,“我怎么欺负你了?我说跳下去,又没说不能让人接。”

大皇女依旧委屈地看着他,小包子叹息道,“我不是要锻炼你的勇气,是要锻炼你的智慧,谁知道你这么笨?你是大皇女嘛,怎么也要有皇姨一半狡诈啊!”

“咳咳……”被人说狡诈的女皇陛下轻咳两声,示意自己已经到了,不要当面说人。

风凌兮皱眉道,“初雪,你怎么又欺负人?”

大皇女已经自己从池子里爬了起来,小包子看了她一眼,吐了吐舌头,小声说道,“池子里没有结冰,不会生病的。”

大皇女连忙说道,“闲王殿下,这不怪初雪,是我自己跳下去的。”

风凌兮看了眼那傻孩子,真是被小包子卖了还替他数钱,不说也知道,就算是大皇女自己跳下去的,那也绝对是小包子的杰作,她自己的儿子她还不了解?

云思羽伸手拉了拉风凌兮,示意她不要和小包子计较。

风凌兮是担心小包子被宠得太过,会变得骄纵任性,所以才会管教他,可惜有一个夜星在,总是不太成功。

不过小包子虽然调皮,倒也很有原则,不会不讲理,像这种在大冬天把一小孩弄进莲花池的事,确实有些失了分寸,不过那是因为小包子不清楚正常人的承受能力,就像他说的,他觉得不会生病,所以在他看来就是无伤大雅的玩笑。

看着风凌兮明显不赞同的神情,小包子又弱弱地说道,“我在寒冰池中锻体也没事啊!”言下之意,他已经降低了很大的标准了,大皇女肯定不会有事的。

所以,这才是关键,因为小包子天赋异禀,又被闲王殿下各种锻炼,又是药浴又是寒冰池的,身体承受能力早就变态了,所以他常常会对其他人估计错误。

小包子这话一出,风凌兮瞬间感觉到一股阴嗖嗖的杀气,小包子也自知说错话,连忙捂住了嘴,然后便感觉自己脚踏实地了,抬眼一看,不出意料地又看见猩猩和自家娘亲打起来了。

“爹爹……”

小包子满脸无辜,他真不是故意说漏嘴的。

寒冰池锻体这种事,夜星自然是不知道的。

夜星暴露过之后,想要再躲起来实在太难,而且只要找到小包子就能找到她,所以她不时地得处理一下夜氏一族内部的事务,于是便给了风凌兮和小包子狼狈为奸的机会。

云思羽无语地摇了摇头,拉着小包子说道,“不管她们,咱们去吃好吃的无限之末世轮回最新章节!”

“好啊!”小包子双眼晶晶亮地拉着自家爹爹走人了。

云思羽和小包子是见怪不怪,女皇陛下却是觉得新鲜,不由留下来欣赏风凌兮和夜星的交战,不过这两人功力深厚,打起来一会儿晃得人眼花,一会儿又像是静止了,但是身边的花花草草却全都遭了殃。

风凌兮冷哼道,“慈母多败儿,我这是为了初雪好。”真要像夜星那么夸张,轻功怕摔跤,练剑怕受伤,这也怕那也怕,还学什么啊?

“哼!”

“你还好意思哼?要不是你宠得那么过分,初雪也不会这么无法无天!”

“哼!”

“那是初雪自己的意愿,你必须尊重他!”

夜星这次倒是开了口,“我没不让他学。”虽然她确实不愿意看着小包子受伤,但是每次小包子闹着要学,最后还不是依他?

风凌兮想了想倒也是,夜星好像总是在反对,但是却没有一次争气,反对到底的。

正想着,夜星又吐出一句,“我打的是你。”

闲王殿下仔细想了想这话的意思,我打的是你,言下之意,我打的不是他,夜星心里不愿意却尊重小包子的意愿,然后也没揍他,却来揍他娘!

所以这是找个出气的?

风凌兮瞬间黑了脸,“夜星,你还想不想当我儿媳了?”

“我只要初雪!”

于是,一言不合,两人又开打了。

等两人打够了,女皇陛下也欣赏够了,去到辛宜宫便见太后被小包子斗得笑声不断,云思羽坐在一边闷头开吃,不时地因为小包子的话闷笑,而宁王殿下则是笑得狗腿地围着小包子转圈圈。

大皇女收拾了一通之后,也被送了过来,见她一直打喷嚏,小包子不由有些小小的内疚,给她倒了一杯热茶,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么弱。”

这话换谁听了都得气,但是大皇女却受宠若惊地捧着那杯茶,傻笑道,“我没事的,是我自己不好,不关你的事。”

凰宇轩也有些恨铁不成钢了,怎么这么没出息呢!

不过想想女皇陛下面对闲王殿下时,貌似也没好到哪里去,所以这是遗传?

一大群人一起守岁,有小包子这个开心果,自是笑声不断,太后感叹道,“好久没这么热闹过了,兮丫头,你可别再跑了,要跑也别把我的宝贝孙子拐跑了!”

风凌兮一边替云思羽揉着吃撑的肚子,一边笑道,“干爹放心,我暂时没打算走。”

小包子眨眨眼,拉着太后的手,乖巧地说道,“爷爷,我也不走,我陪爷爷。”

太后拍了拍他的额头,没好气地说道,“你就会说好听的,要是你家猩猩走了,你还能留下来陪爷爷?”

小包子昂着小下巴道,“我留下陪爷爷,猩猩留下来陪我。”

太后不由笑骂道,“小人精!”

伴随着新年的炮竹声,阵阵欢笑声传开,这皇宫似乎也并不冰冷,也同样喜气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