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爱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豪门二嫁:只偏爱她 > 第404章 沈慕嵘(大结局)

我抿唇,没有说话。

气氛有些僵持。

最后我依然什么也没说,径直上楼去收拾东西,拿起行李箱,胡乱的塞衣服,越塞心里越不舒服,心中一股烦闷越来越盛,索性丢在一旁,生气了闷气。

“孟助理临时过来的,有几份签字的合同,需要我亲笔签名,所以没有办法,才让她过来的,现在人已经回去了,你别生气,若是实在不舒服,可以冲我发脾气。”沈彦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口,目光始终带着歉意的看着我。

闻言,我稍微愣了愣,随后看向他,却是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不怪你,这事怎么能怪你,你们只是谈公事,是我小肚鸡肠。如今要你反过来安慰我,实属为难你。”说完,我拎起行李就准备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沈彦迟忽然伸手拽住了我的手臂。

他一瞬不瞬的看着我,眉头耸起,“荣曦,虽然我暂时不能和你像之前那般做回夫妻,但是我的原则不会有任何改变,如果孟超男的存在让你不舒服,我可以辞掉她,任何一个影响婚姻的因素,我都会杜绝。”

我微微一怔。

随后他发出一声叹息,“你有没有想过,若是我这辈子都无法恢复记忆了,我们始终都要做个熟悉的陌生人生活吗?这事不是你的错,我也在尽力想起,可是时间这么长,我也知道你在刻意躲着我,怕我有心理负担,可这样下去,真的好吗?”

我沉默。

最后他说,“罢了,你先去工作吧,我们的事来日方长。”

我愣了愣,好半天没说话。

而最后也什么也没说。

那天晚上,我乘坐飞机去出差,上飞机之前瑞恩打了我的电话,奶声奶气的说想我祝我生日快乐之类的话说了一大堆,我笑了笑,告诉他我回程的日期,然后他恋恋不舍的和我说了再见。

挂了电话后,我心里生出一阵感慨,也同时无比庆幸自己没有放弃他,至少,在我孤独的时候,还有个小男子汉保护我,温暖我。

出差一个星期,几乎每一天,沈彦迟都会发视频过来,当然,是瑞恩拿着他的手机发给我的,视频的时候,他就在身边,却很少讲话,大多数是瑞恩和我说,他跟我讲在学校里发生的趣事,言语间的天真可爱,溢于言表。

也解了我一天的乏累。

回来那天,沈彦迟发信息给我说来接我,原本打算拒绝,一想到他那天的话,其实他也没有说错,假如他的记忆这辈子都无法恢复,难道我们就这样不咸不淡的相处下去吗?即便他愿意,我也肯定会受不了。可是,我也无法逼着自己接受这么一个他,更加不愿捆绑他,思来想去,再次又陷入了矛盾之中。

准备登机的时候,我忽然接到了贺燕的电话,她说我签订的合同有一处遗漏,需要重新修改,重新补签。

这一消息无疑让我有些不高兴,但是无奈,还是得回去,于是只好取消了航班,打车原路返回,却忘了和沈彦迟说明一下。

等到返回去,补签了合同,再重新出发,已经没有了航班,最早是明天的了。我这才想起还在准备接我的沈彦迟,赶紧拿起手机打给他,和他解释说明,却一直无人接通。

我愣了愣,又试着打了几个,却一直无人接通。

不知为何,我忽然急了。我生怕重蹈覆辙,或者他是不是出了状况,越想越不敢想,赶紧打电话给贺燕,让她帮我一起联系,结果却是一样,无人接通。

忽然我开始坐立不安了,我很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恨不得立刻回去。

就在我一筹莫展,准备让贺燕开车回去的时候,门响了。

我愣了愣,这么晚了,想不到会是谁来找我。

但还是走了过去开门,结果门一打开,就被揽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

还带着惊魂未定的语气,“真好,你没事。”

我整个人僵住,忘记了反应。

始终想不明白这个原本与我隔离千里远的男人为什么会突然一声不响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沈彦迟的声音里还带着一丝庆幸,他说,“荣曦,来的路上我仔细想过了,无论我有没有可能再记起从前,以后我们都好好生活好吗?听到你航班出事的消息时,我的心竟然痛的无法忍受,就像身体的一部分强行从身体里剥离一般,那种痛促使着我来找你,哪怕结果是我最害怕的那种,我也要来到你的身边。好在你没有登上飞机,好在你还好好地,真好啊荣曦。”

我仍然愣愣的。

紧随着,额头上印下一个吻,沈彦迟深沉眷恋的吻着我的脸,包括我的唇,带着小心翼翼和无比珍视。

随后我反应过来,给了他回应,轻轻的伸手环住他的腰,我说,“好。以后我们一家四口好好生活,遗忘了就算了,从今以后,我们重新认识,重新开始。”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我原本乘坐的航班飞机事故,遇难了。而听到消息的沈彦迟除了狠狠地震惊之外,第一时间就是要来找我,所以可以想象,当他得知我相安无事的时候,他多么的庆幸。

所以才会抱着我说那么多。

回去的时候,也一直紧紧抓着我的手。

生怕不小心我就跑掉了。

而被他紧紧握着得我,心里异常的满足,哪怕他仍然是那个毫无记忆的沈彦迟,我也依然能够感受到他对我的在乎,不比从前少一分。

回到市里,沈彦迟坚持要为我补过生日,瑞恩也嚷嚷着要去,没办法,我只好同意。

吃饭的地方是一家西餐厅,空无一人,却氛围充满着温馨,我才注意到,沈彦迟今天穿着很正式,瑞恩也是一样,穿着小西装还打着蝴蝶结领带,眼前的一切,都充分的说明,这是有备而来。

沈彦迟牵着我和瑞恩坐到中间的位置上,目光深深地看着我,“虽然我已经记不起我们的过去,但是未来无数个日子,我愿意陪着你还有儿子,一起度过。重新做一个丈夫,做一个父亲,保护好你们。”

话说完,他忽然弯身单膝跪地,从口袋里拿出一枚钻戒,伸向我,神情虔诚,“小曦,老天从来都是眷顾我们的,给了我们重新在一起的机会,所以这一生,只要你愿意再信我一次,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这枚戒指,是我给你的诺言,以后无论贫穷还是富有,健康还是疾病,我都会对你们母子不离不弃,直至永远。”

说到这里,我的眼眶已经湿润了。

瑞恩也是被感动到了,他扑进他的怀中,软软的叫了一声爸爸。

然后他们把目光看向我。

而我早已被心中的感动蔓延的说不出一句话来,很久很久,我接过了戒指,重重的嗯了一声。

“好,以后福祸相依,生死与共。”我莞尔一笑。

随后父子俩也笑了。

深夜,夜凉如水,父子俩已经在我身边沉沉的睡去,我看着他们如复制的两张脸,扬了扬唇,罢了,记不记得起有什么重要,珍惜眼前人才是最正确的。

五个月后,我顺利产下一名男婴。

沈彦迟说希望生个女儿,显然落了空,不过他仍然欢喜,虽然记不起过去,但是也听我说起过关于瑞恩的一切,他抱着软软的孩子说,“我错失了见证瑞恩襁褓时期,这一个无论如何不能再错过了。”

我微微一笑,柔和的看着他们父子。

那一年,瑞恩五岁,而新生的这个孩子,沈彦迟为他取名叫沈慕嵘。

沈彦迟爱荣曦。

从此,一生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