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天明,江有航前脚去学校上课,后脚江有鱼和顾北冥一道出门了。

因为说好了中午要去顾北冥家吃饭,所以一大早的江有鱼便拽着顾北冥去商场买见面礼。

她很紧张,时时不忘询问顾北冥他家里人的喜好。

那模样实在可爱,顾北冥口罩下的唇一直弯着,连眼睛里都盛着笑意。

临近中午,江有鱼终于选好了给顾北冥家人的礼物。

顾北冥的爷爷,顾北冥的父母,还有顾北冥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以及顾北冥的小姑。

江有鱼挑选的礼物都是对应他们年纪的,比较适合的一些礼品。

大都是些养生美颜的东西。

……

顾家老宅位于湘城南郊。

那一带寸土寸金,传说中的富人区。

顾家有是湘城数一数二的名门,顾氏集团在商圈里更是赫赫威名。

是以,江有鱼在看见老宅的格局时,并没有太惊讶。

她最新完结的那本电竞小说里,男主设定就是豪门出身,也算是以顾北冥为原型去写的。

里面也有过许多对豪宅的描述,可终究还是及不上顾家老宅的气势磅礴。

老宅是西欧别墅风格,高大厚重的雕花大铁门。

顾北冥驱车到门口时,大铁门两侧的脸部识别系统自动识别,门徐徐敞开。

江有鱼趴在车窗上,美目盈盈,一路心上宅院里的风光。

气派是真的气派。

就是这样气派的门户,她心里很担心,怕自己的身份,配不上顾北冥。

毕竟小说里不是豪门世家都讲究门当户对吗?

这万一要是顾北冥的家人不接受她该则么办?

江有鱼想到这些,不禁愁容满面。

以至于她下车时,有些心不在焉。

车被管家开去车库,顾北冥一手拎着礼品,一手还不忘去搂江有鱼的腰。

见她面色不太好,些许紧张,男人搭在她腰上的手轻轻掐了掐她的腰肢:“放心吧,我家人都很随和的。”

江有鱼牵强笑,并没有被安慰到。

她微微垂首,跟着顾北冥进了客厅。

客厅沙发上,顾家老爷子,还有顾北冥的父母,另外还有两个女人都望向迎面过来的两人。

顾妈妈在看见江有鱼时,嘴角下意识上扬,侧身对顾爸爸小声道:“我听圆圆说,这丫头特别能干。”

“性格也很好。”

“你可别板着脸,把人给吓着了。”

顾爸爸无奈的扯了下唇,那张脸沉冷沉冷的,俊逸非凡,瞧不出多少岁月的痕迹。

旁边坐着的顾圆扯扯嘴角,起身去招呼江有鱼:“小鱼来了,快过来坐。”

同她坐在一起的还有个年轻姑娘,这会儿脸上也是喜滋滋的。

江有鱼闻声抬眸,看见顾圆时,她暗暗松了口气。

唇角扬起,江有鱼打了招呼:“顾女士。”

顾圆嗔怪:“还这么客气?该改口叫小姑了吧。”

江有鱼的脸顿时红了,有些不知所措。

顾北冥将礼品一一放在茶几上,嗓音磁性:“这些都是鱼鱼给诸位长辈精心挑选的。”

他刻意将“精心挑选”这几个字咬得很重。

主沙发上的老爷子抖抖胡须,笑了:“好好好,江丫头有心了。”

顾妈妈也起了身,拉着江有鱼在沙发坐下。

江有鱼虽然紧张,面上还是很镇定的。

只是当她看见沙发一侧坐着的顾娜时,心神震了震,差点摔了。

四目相接时,顾娜冲她眨眨眼,很是俏皮:“嗨,小舅妈你好!”

小舅妈……

江有鱼梗了梗,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顾娜是在叫她。

等她坐下了,回过头算了算顾娜个顾北冥的关系,有些懵圈了。

既然顾娜叫她小舅妈,那顾北冥就该是她的小舅舅吧!

也就是说顾娜应该是顾北冥那个同父异母姐姐的女儿?

可为毛顾娜也姓顾呢?常理来说,她不该随她父亲姓么?

就在江有鱼狐疑之际,顾妈妈瞄见了她手上的戒指。

唇角的笑意又深了,还暗搓搓的拿手肘顶了顶旁边的顾爸爸,示意他看准儿媳的手。

顾爸爸哭笑不得。

江有鱼坐立不安,好在顾娜提议带她去逛逛顾家老宅。

……

老宅后院。

两个漂亮女人在葡萄架下的石桌前坐着。

江有鱼明显松了口气,而后她看向顾娜:“你和阿冥?”

“他是我小舅舅。”顾娜摸了摸鼻梁,“对不起啊小鱼,我之前一直没告诉你是因为的身份比较……”

“这么说吧,我妈她是未婚先孕生的我。”

所以顾娜姓顾。

但是在这个圈子里,她的存在,是顾家的耻辱。

即便顾家人自己不以为意,但外头风言风语多,是以顾娜从小就学会了低调。

所以在外很少有人知道她是顾家人。

江有鱼了然,随后安慰她道:“你妈妈很能干,你现在也很幸福不是吗?”

比起她的境遇,顾娜确实是幸福的。

虽然没有父爱,但她有母亲,有爷爷和继奶奶,还有太爷爷的宠爱。

顾娜勾唇,盯着江有鱼手上的戒指暧昧笑:“你也会很幸福的,我小舅舅会对你很好的。”

江有鱼缩手,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来之前她想着把戒指摘了。

毕竟这一没订婚二没结婚的。

最重要的是,这戒指是顾北冥趁她不备套在她手上的。

可后来戒指就摘不下来了。

索性顾北冥也不让她摘。

江有鱼只好戴着,这会儿顾娜盯着瞧,她才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

一整天的相处,江有鱼自在了许多。

午饭过后她还陪着顾爸顾妈还有小姑顾圆打了会儿麻将。

老爷子十分喜欢她,留她在家里过夜。

但碍于江有鱼明天一早的车出发去支教的山区,顾北冥便替她拒绝了老爷子的盛情。

晚上十点多,顾北冥和江有鱼回到家。

彼时江有航已经休息了。

傍晚的时候江有鱼给他打了电话,少年还让她别担心,晚饭他自己可以解决。

江有鱼和顾北冥还是单独的房间。

但今晚顾北冥在席上喝了点酒,俊脸嫣红,意识有些迷离。

江有鱼不放心他,便伺候他洗漱,还把他扶上了床。

拉过被子替他盖好后,江有鱼才起身准备回自己屋。

谁知顾北冥却从被窝里伸了手抓住她的手腕。

一时间,江有鱼愣住了。

回身之际,她被男人用力一拽,直接扑到了他身上。

一股淡淡的酒味在她鼻息间流窜,江有鱼的心跳蓦然加快。

一双杏目圆睁,惶恐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俊脸。

“阿冥?”她的声音轻细,有些羞怯。

顾北冥半垂眼帘,眸色迷离的望着她。

搭在她腰上的手收紧,一只略抬,落在江有鱼的后脑勺。

随即一个翻转,两人换了方位,改江有鱼被压在下面。

她的心颤了颤,呼吸跟着一紧,莫名有些紧张。

顾北冥勾唇,俊美容颜贴近,他先吻了吻江有鱼的额头。

那吻炙热滚烫,江有鱼的心随之颤抖。

她下意识的闭上眼,揪紧了男人的衣角。

直到顾北冥吻上她的唇角,在她唇畔喃喃:“鱼鱼……你是我的。”

江有鱼“嗯”了一声,犹豫了一下,便干干脆脆的抬手圈住了他的脖颈。

顾北冥的意识是清醒的,但酒这东西,约莫有迷人心智的作用。

是以他此刻有些情难自已,克制不住的想吃了江有鱼。

……

室内氛围旖旎。

顾北冥前所未有的温柔和生涩,让江有鱼又想笑又难受。

她只得一次次的重复她爱他。

江有鱼知道,顾北冥是因为明天她要去支教了,所以心里不踏实。

所以她愿意给他吃颗定心丸。

只是没想到这颗定心丸,顾北冥却一吃吃到了凌晨四五点。

幸好,她是下午的车走。

……

翌日上午九点多。

江有鱼醒了。

阳光从窗外透进来,在地板上雀跃。

她翻身,撞上男人坚硬的胸膛,落在她腰上的那只大手便收了收。

头顶拂来温热的呼吸:“醒了,再睡会儿?”

顾北冥的声音十分慵懒,却带着餍足的味道。

江有鱼羞红脸,埋在他胸口闷声道:“阿冥,我们去领证吧。”

这话昨晚她就想说了。

其实江有鱼也和顾北冥一样,害怕极了接下来的分别。

虽说她相信顾北冥对她的心和爱是坚定不移的。

可她还是会怕。

所以思来想去,江有鱼觉得还是把结婚证拿了比较好。

她话落后,原本昏昏欲睡的顾北冥蓦地清醒了。

随即男人的手抬起她的下颌,迫使她与之四目相对。

江有鱼俏生生的脸绯红,顾北冥看得心猿意马,喉结滑了滑:“你说真的?”

“真的。”

“不后悔?”

“嗯。”

顾北冥一个没忍住,又把江有鱼摁着好好疼爱了一番。

直到上午十点多,两人才去民政局办理了结婚手续。

……

从民政局出来后,顾北冥带江有鱼去吃了一顿好吃的。

然后陪她回家收拾东西,再送她去湘大北门集合。

期间顾北冥什么也没说,现如今江有鱼已经是他的妻子了,他心里很踏实。

只是略略有些担心江有鱼会适应不了山区的环境。

所以在江有鱼上车时,他搂着她的腰,在其余支教的校友面前,吻了江有鱼。

车上等候的一众校友戏谑不已。

其中就包括宋默。

江有鱼有些害羞,想挣开却拗不过顾北冥。

男人抱着她,在她耳边轻声道:“老婆,要是不习惯你就回来。”

“就算你一辈子不工作,我也可以养你一辈子的。”

江有鱼轻应了一声。

她明白顾北冥的意思,但她骨子里就不是那种会依附着男人生活的女人。

“好啦,车要开了,我得走了。”

江有鱼扯了扯顾北冥的衣角。

男人终究还是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她。

江有鱼跟他挥手,然后转身上了大巴车。

结果人到车门前时,她忽然顿住了。

紧接着,车上那些校友又狠狠地吃了把狗粮

江有鱼忽然转身折回了顾北冥的身边。

这次,是她踮起脚尖去亲了顾北冥。

语气也很是恋恋不舍:“顾先生,等我回来给你生崽崽。”

这话江有鱼说得很大声,车上一帮人起哄打趣吹口哨。

向来冷脸,喜怒不形于色的顾北冥竟是生生的红了脸。

一颗心突突的跳,直到江有鱼上了车,推开车窗冲他挥手,顾北冥才回过神来。

鬼使神差的。

在大巴车开车之前,那道高大峻拔的身影钻上了车。

在众目睽睽下,男人走到了江有鱼身边的空位置坐下。

在江有鱼讶异的目光下,顾北冥勾起唇,拉过她的手握紧,声线低迷好听:“顾太太,人生漫漫,路途遥远,我还是想陪着你,再走久一点。”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