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桃想想也是,不过要安顿好小玥儿。

“你不必担心女儿,老子会安排好的!”沈啸道,护不住妻女,他不如立刻死了!

“信老子!”沈啸搂过她亲了一口,“去洗澡换衣裳吧,松快一些。”

沈啸这么说了,尹桃肯定是信任他的。

沈啸很忙。

不但皇帝让他偷偷回京,就是太子也悄悄地联系他……

还有萧轶……

嗯,不愧是她的男人。

放谁面前都是香的。

小别胜新婚,沈啸每天前半夜都,尹桃也由着他,不止是惯着他,还因为她爱他,她也能从一场场的床帏之事上得到极致的欢愉。

跟沈啸做这种事儿。

真的很美。

沈啸照样避开人的,尹桃的院子都是沈啸的人在暗中护卫,所以他回来的事儿尹宝生都是不知道的。

到了后半夜,沈啸就会出门,尹桃知道他忙,遂从未拦着他,只叮嘱他小心谨慎。

尹桃想帮他,但沈啸舍不得她吃苦,便借口小玥儿需要她照顾便将他留在家中。

宇文文娇郁闷极了。

她没想到西凉军居然又败了。

一群蠢货!

明明牧智歧都被她的人给除掉了,他们居然还会输。

不但输了,还输得一塌糊涂。

“太上皇,如今西凉兵败,皇室不稳,您得尽快赶回去主持大局!”侍女躬身站在她身侧,表情十分凝重。

“咱们在大梁京城布置的暗哨这几天晚上被清除掉了不少,太上皇,咱们还是赶紧离开大梁京城,再晚……奴婢怕……怕晚了。”

宇文文娇犹豫不定。

“可是他在大梁京城出现了啊……”

“我若这个时候回去……”

“太上皇,您只有回到西凉国,并且重新将皇位抓在手中才有资本说以后!”

“而且端王殿下若是真的活着,他一定不会放着您不管的!”侍女连忙劝道。

“您留在大梁京城实在是太危险了,大梁官府发了通缉令,大梁如今对咱们来说处处都是危机。”

“你说,我若是有危险,他会不会来救我?”宇文文娇忽然憧憬道,“他现在就在京城,你说,他会不会来救我?”

“我听说……听说皇帝的龙凤胎就是他弄没的。”

“他恨大梁皇帝,我可以帮他的,我可以把西凉拱手奉上,百万西凉男儿都可任由他驱使……”

“还有什么比踏破大梁这江山,把大梁江山从皇帝手中多回来更能让他解气的么?”宇文文娇越说越兴奋,侍女觉得她有点魔怔了,可这念头只敢压在心中。

“宇文文娇。”

“谁?”

忽的,一道低沉的男声响起,宇文文娇整个人呆愣了起来,片刻之后她转过身来看向来人,光彩顿时在她脸上绽放。

“是你!”

“你来了!”

“你来找我了!”

“不枉我找了你,等了你这么多年……”

“这些年来你还好么?”

熟悉的身影就在不远处,宇文文娇的侍女戒备地盯着来人,但宇文文娇已经十分激动地缓缓走向他,并朝他伸手。

“我……我不是在做梦吧,阿魈……”

她目光痴迷,眼角闪着泪光。

“噗呲……”

一阵剧痛从腹部传来,她的腹部被秦魈用刀捅了个对穿,刀从她的后背透了出来,血顺着刀尖滴落在地。

“太上皇!”侍女尖叫着扑过来,但沈啸将刀抽出来眼睛都没瞧她,顺手一劈,侍女就被割断了脖颈。

“为什么?”宇文文娇不敢置信地低头看着自己淌血的肚子,她踉跄了几步,终是不支到倒地。

她以为等来了自己的梦中情人,等来了他带着自己走,去过快乐幸福的日子。

却不曾想。

等来的却是一刀。

他要她的命!

宇文文娇想不明白,她悲呛地问:“为什么?既然要杀我,当初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要帮我?帮我一步步走向皇位?”

“本王没救过你,只是杀你的人正是本王要杀之人,本王也没有帮你,之因本王需要你祸乱西凉……”

声音如冰。

冰似利箭穿胸而过,并哐当一声儿砸在地上。

宇文文娇摇头,疯了般摇头:“不会的……不会的,你骗我!”

“你骗我的对不对!”

“你一定是骗我的!”

沈啸握着滴血的刀走到她面前,刀尖指着她的脸:“你动本王的人,本王本该将你千刀万剐……”

这苍蝇似的女人居然妄图要桃儿的命,之前是需要用她,现在她用不着了,沈啸便抽空来送她归西!

不是没有手下来办这件事。

是他想手刃仇人而已。

想动他的妻女,触碰了他的逆鳞。

不能饶恕。

“谁?”宇文文娇不甘地问。

沈啸一刀封喉:“你不配提她的名字。”

说完,他将刀扔给跟他一起潜入却没有被半分存在感的赤霄,“割下她的头颅,派人送去西凉交给赫兰常宇……”

“是……”

沈啸杀完人就走了,他还得去办别的事儿,直到天蒙蒙亮才潜回山庄。

而这个时候尹桃已经帮他准备好了吃的,她让冯年头天晚上就做了一大框子的牛肉饼,她院子里又一对儿老虎,尹桃这头吃食要得多并没有任何人怀疑。

殊不知沈啸回来这几日,老虎都被尹桃赶上山自个儿去觅食。

吃完饭沈啸去净房洗漱,完事儿便把尹桃捞床上搂着:“陪老子躺会儿。”

烛影十分有眼力劲儿地将小玥儿抱出去,并帮两人关上了门。

尹桃便十分没有心理负担地窝在汉子怀里闭上了眼睛。

耳边很快就响起了汉子均匀的呼吸声,还有点儿微鼾。

她乖乖地给自家男人当抱枕,天天看他这么奔波,尹桃心疼极了。

沈啸睡到晌午就醒了,他一动怀里人儿也醒了。

头天晚上被他折腾半宿尹桃也困,正好汉子捞她上床,她就光明正大地赖床了。

“晌午吃什么?”沈啸问。

“我让灶房做了个豆角烧鹅,然后再让冯年随便上些他的拿手菜。”尹桃起身道,她也饿了。

“冯年的手艺不错。”沈啸夸赞了一句,“不过赶老子还是差远了,等杀了司徒炎之后老子天天给你做饭吃!”

“到时候你挣钱养家,老子负责你和闺女的吃喝拉撒!”

“所以你打算吃软饭?”尹桃挑眉看他,沈啸十分理所当然地问:“咋的?不乐意?感情老子这色相在你这儿卖不出去?”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不能够啊,你不是稀罕我这张面皮么?整天怎么盯着瞧都不够,除此之外……”他往自己个儿的下三路瞧:“本钱也足,你不是很满意么?每天都恨不能……”

尹桃迅速用双手捂住他的嘴,天知道这杀才会说出什么不堪入耳的话来。

“我养!”

“我养好吧!”

“在我这儿,你软饭随便儿吃!”

沈啸笑了,他埋头在尹桃的胸口:“是软乎,老子就好这一口软饭!”

“是你让老子随便吃的!”沈啸不老实了,张嘴就胡咬瞎拱。

尹桃:……

挣扎无果,她只能抬头望着房梁,然后很快就仍不住‘咿咿呀呀’地哼哼起来。

这男人总是有很多新鲜手段,也不知是从何处学来的。

这一哼哼,晌午饭就迟了。

沈啸自己个儿闹太凶,理亏之下老老实实地去小厨房热饭菜去。

“老子把宇文文娇给宰了!”吃饭的时候沈啸来了一句,这女人敢派人杀他老婆和孩子,他就容不下。

这女人跟疯子一样,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

难道她以为她说那样的话就能逃过一死么?

简直是天真。

“你杀了她?”两口子饭桌上说杀人的事情,吃饭的速度谁也不见减慢。

“没白杀!”沈啸喝了一碗鹅血汤就道,“她的人头老子让人送去西凉做人情去了,这个人情还是能值当十万两银子的!”

听话说有钱赚,尹桃就舒坦了:“那敢情好!”尹桃夹起鹅头啃得津津有味。

“那女人想杀我就算了,她居然还想杀我闺女,叔叔婶婶都不可忍!”她嘟囔着道,因着嘴里吃着东西话语声并不清晰,但沈啸能听明白。

“主要最近事儿太多,没工夫搭理她,所以就干脆一剑杀了,省得留着万一出来什么变故又折腾出啥幺蛾子来。”

“对了,我坑皇帝银子了你知道么?我坑了他二百万两银子呢!”吃完饭,尹桃就得意洋洋地道,沈啸自然是知晓的,钱可是送进了他的钱庄。

他的军费都是从钱庄走的。

“嗯,老子的婆娘最厉害了!”沈啸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笑眯眯地道。

尹桃打开他的手,继续跟他说些琐事:“……从尹继业那里弄来的田庄我都找人修了青砖大瓦房分给佃户们住,不过是表现好的佃户,我用这种方式激励他们卖力种地。

只要他们想要房子就要好好表现……房子我命人慢慢修,一点儿点儿地修……

你不知道,如今庄子你的人干劲儿可足了!

还有,以前庄子你的后生们娶媳妇是不挑的,只要能娶到就成。

如今咱们庄子里的小伙子可都成了香饽饽,十里八乡的闺女都想嫁进咱们家的庄子里当媳妇……”

这是她建立起来的乌托邦,算是……算是她在末世里的一个愿望,末世里无法实现,就在大梁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