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爱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长庚星昔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小有起色2

“嗯,好,就这样,挂了。”何磊铭放下手机,穿好鞋,便去刷牙洗脸去了。

另一边的程昔发现已经过了十分钟了,然而何磊铭竟然还没有给自己回消息,便开始有点生气了。

“好,何磊铭,你不回消息啊!就算你待会儿回消息,我也……我也……不会及时回你的消息的。”程昔准备说不回何磊铭消息的,但是一想,何磊铭应该会回自己的消息的,只是现在不知道在干嘛。

何磊铭刷完牙之后,在镜子那个地方臭美,照着照着,才恍然大悟,自己好像没有给程昔回消息。

然后何磊铭便立马去房间里面拿手机,给程昔回消息:张宜已经同意了,明天可以一起出去。下午睡了一觉,刚刚去刷牙洗脸去了,准备吃饭。

程昔听到消息的通知声音,犹豫了一下,“算了,待会儿再去看什么消息,如果是何磊铭发的,他一给我发消息,然后看到我回的这么快,那多没有面子啊!这次竟然让我等了这么久的消息。”程昔坐在书桌前,越说越来气。

程昔看着书,写着作业,写着写着便忘记了时间,直到妈妈对自己说,“待会儿出来洗澡的时候把客厅的灯给关掉。”程昔这才意识了过来。

“原来时间过得这么的快啊!”程昔伸了个懒腰,然后便看了看消息,发现何磊铭竟然还是那条消息,也没有再给自己多发几条的消息,心里竟然有那么一丝丝的小失落感。

以前何磊铭总是给自己发很多消息,每次看到何磊铭给自己发的那几条消息,便觉得很烦,都不想打开看。

相比较于之前,现在给自己发消息的次数和条数,真的是屈指可数。

然后程昔便回了个消息:明天九点半,老地方见。

何磊铭看到程昔回消息了,然后赶紧给程昔回复:好。

程昔看到何磊铭只是发了个“好”,便觉得很生气,“好什么好啊!你难道不问清楚一点吗,直接就让张宜跟虞畅两个人见面?真的是,快气死我了,能不能稍微替他们两个想一想?好好规划一下。”

程昔:就一个好?你不问清楚吗?既然说要撮合虞畅跟张宜了,那能不能请你靠谱一点?

程昔打完这一段话的时候,还又看了一遍,的确,程昔自己也觉得这个话的语气有点重,但是一看到何磊铭给自己发的那一个好,程昔便觉得生气。

然后一点,直接就给发出去了。

何磊铭看到程昔给自己发的消息的内容,心里还有点莫名其妙。

“她发的这段话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又生气了吗?”何磊铭自言自语着。

“那应该还要考虑什么?不管怎么考虑,总得我们两个见面了才好说吧!”何磊铭还是是没有反应过来程昔发这段文字的意义是什么。

然后何磊铭打开房门,往外面看了看妈妈,妈妈正在客厅里面看电视呢,脸上还正笑的很带劲呢!

然后何磊铭便把门紧紧的锁住,准备给程昔打电话。

程昔看到何磊铭的语音通话请求,想都没有想,就把它给挂了。

“怎么还给我挂了?”何磊铭看着手机,在那里自言自语着,然后便又拨通了一个。

程昔见何磊铭又打了过来,还是接了。

“你打电话干什么?”程昔很冷静平淡的语气问着何磊铭。

这个气压,让人觉得好像瞬间在冰窖里面待着一样。

同样,何磊铭听到程昔这个语气问自己,心情也就跟着低落下沉了起来。

“你不是说我没有问清楚吗?”何磊铭说这话也有那么一丝丝的平淡。

“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听到程昔这么讲,何磊铭心里立马便开始变得不舒服,本来就是程昔在挑自己的问题,现在自己想要解决问题,却又被她这样问,看来,自己打的这个电话就是一个坑吧。

“那就这样吧,挂了。”何磊铭听到程昔的这个语气,也是实在是聊不下去天了。

程昔听到何磊铭这样说,便气的直接把电话给挂掉了。

挂完电话,程昔瞬间便觉得心情突然变得很不好很不好,“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现在都不哄我了,对我的态度已经变成这个样子……虽然我刚刚很不对,但是……我也不知道我刚刚到底是怎么了?可能最后我还是会把这段感情给作没到没有吧……”程昔坐在地上靠在床上。

同时,另一边的何磊铭在程昔挂完电话之后,自己也觉得很难受。

都有点想不明白,刚刚跟程昔通电话的自己为什么会那个样子跟程昔讲话,竟然对程昔说出了那样的话,真是有点不可思议,那还是自己吗?还是因为下午睡了一觉,兴致不太高的原因?

“真是烦死了!”何磊铭抓着自己的头发,“都是一些什么烂事,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完全处理好,还总司想着去帮忙解决别人的事情……”何磊铭也就觉得很心烦。

第二天早上,程昔刷牙洗脸之后,便在餐桌上吃着妈妈做的蛋炒饭,应该是特意做给自己吃的吧。

在和妈妈弟弟闹了一次之前,程昔就总是闹着妈妈,说,“什么时候可以再炒一次蛋炒饭?”妈妈总是对程昔说,“每天吃不完的剩饭都不可以留到第二天早上的,晚上可以吃蛋炒饭,但是,你晚上又不回来吃,等什么时候你放假了再做给你吃。”

想来,妈妈应该是在跟自己闹矛盾了之后,想要让自己开心,便特意做了蛋炒饭吧。

想到这里,程昔的眼泪便哗哗的流了出来。

程昔妈妈听到程昔在那里抽泣着,连忙走了过去,看着程昔问,“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哭起来了?是不是这个蛋炒饭不好吃啊?”

听到妈妈这么关切的问自己,程昔突然觉得好感动,同时,也感觉昨天跟妈妈弟弟吵架时候的自己真是太让人讨厌了。

程昔妈妈见程昔还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一味的在那里哭,然后又更紧张的问程昔,“这个蛋炒饭如果不好吃,就不要为难自己啊!妈妈晚上再重新给你做啊!”

程昔摇摇头,“没有,不用。”

“那你这到底是怎么了?”程昔妈妈坐了下来看着程昔。

“我也不知道……”程昔强忍欢笑的看着妈妈,然后从桌子上面抽了一张卫生纸,擦着鼻涕。

“诶呦,好了好了,不要哭了,赶紧吃饭,待会儿你不还是要复习的吧!”然后妈妈便起身了准备去叫程辰起床。

“我待会儿要出去。”程昔听到妈妈这么说,然后便赶紧回答着刚刚的那个问题。

“你待会儿要去哪里?”妈妈听到程昔这么说,回头看着程昔。

“找同学,有事情。”

“什么事情?”妈妈一再的问到底。

“找同学借书呗,现在又不能去学校,教室门肯定已经锁住了,那我就只能去找同学了。还好,有一个同学,我知道她的家在哪里。”程昔飞速运转着大脑,想到自己编造的这么一个理由,不得不佩服现在自己的编故事能力了。

“行吧,早点回来,注意安全啊!”妈妈听到程昔这么说,便也没有再多问什么了。

“嗯!”程昔点点头,然后便又拿着卫生纸擦着自己的眼睛,“哎呀,真的是,一大早上的,就害得我流眼泪,真是的,这样搞得我待会儿眼睛看起来肯定是很红肿的。”程昔用手轻轻的揉着自己的眼睛。

闭上眼睛,自己脑海里面又浮现出了何磊铭的影子。

“真是让人觉得糟心,不想看到你,赶紧给我滚出去!”程昔闭着眼睛,用手在胡乱挥霍着。

何磊铭该躺在床上,还是在想着昨天跟程昔两个人之间发生的事情,同时也在想着自从跟程昔在一起之后,这所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好像一切都是那么的奇怪。

自己跟程昔在一起之后,虽然很开心,但是自己却跟程昔两个人之间的问题和矛盾从来都没有解决过,每次都是三天两头的就会跟程昔有一场矛盾,或者要吵一架,然后自己再又去哄程昔,每次都是这样循环,一直以来都是这个样子。

想到这里,便又自然的想到了自己喝程昔昨天晚上就又有一场矛盾,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啊……”何磊铭在床上翻来覆去的。

然后老妈敲了敲门,何磊铭听到敲门声,然后便故意把头伸到被子里面,故作自己还在睡觉,并没有睡醒。

何磊铭妈妈见何磊铭房间里面还没有动静,然后便走到客厅里,看了看时间。

何磊铭听到外面没有动静了,还以为老妈走开了。

“现在这都九点了,怎么还不起来,最起码要把早饭吃一下吧!”何磊铭妈妈无奈的又走到何磊铭房间

何磊铭妈妈又敲了敲门,“儿子啊!已经九点了!”

何磊铭听到妈妈又在叫自己,便又把头给伸进被子里面去了,并没有听到妈妈说到了几点。

何磊铭妈妈见何磊铭房间里面还没有反应,然后便直接进去了。

“儿子啊!这现在都已经九点多了,你怎么睡这么久,昨晚是不是熬夜了?”何磊铭妈妈走到窗户那里,拉开了窗帘。

然后又走到电脑那个地方看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

何磊铭本来还是想接着装下去的,假装自己还没有醒,然后一听到妈妈刚好说的时间,一下子变惊醒了。

“九点?”何磊铭的眼睛立马睁的很大,然后心里面忽然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一样在那里堵着。总感觉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一样还没有做一样。

“快点儿,还没有反应!你是睡着的还是醒着的?给我回个话,要是还想接着睡,我就去把饼放进冰箱里面。”何磊铭妈妈看到自己这么大声音的叫何磊铭起床,何磊铭这还没有反应,心想:算了,到时候再饿了,下碗面条好了。

“什么?”何磊铭一下子把头伸了出来。

何磊铭妈妈正准备出去的,听到何磊铭的声音,然后便又回过头看着何磊铭,问,“你刚刚在说什么?”

“妈,你刚刚说几点了?”何磊铭一脸迫切的看着妈妈。

“九点啊!”何磊铭妈妈想了一下。

“九点了?”何磊铭脸上慌的一批。

“嗯,是啊!九点了!九点多了呢!”何磊铭妈妈看到何磊铭被子里面的长袖,便拿了过来,准备拿去洗衣机里面洗一下。

“啊……”然后何磊铭立马穿衣服起床,“真的已经九点了啊!九点多少来着?”

何磊铭急匆匆的问妈妈,然后便又急匆匆的走到卫生间刷牙洗脸。

经过客厅的时候,然后何磊铭看了看时间,“天呐,九点一十了。”

“这孩子,一起来就在那里大惊小怪的叫,也不知道在那里叫个什么……”何磊铭妈妈无奈的看着何磊铭。

“你急什么,今天不是没有课吗?刷完牙把这杯温开水喝掉,然后过来坐着把早饭吃了。”何磊铭妈妈拿着衣服走进卫生间。

“哎呀,我的老妈啊!算了……跟你讲不清了,反正我不吃饭了啊!我要出去了!”何磊铭急匆匆的穿着喝着水,然后便直接冲出去了。

“你这孩子……总是这个样子,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何磊铭妈妈无奈的拿着洗衣液。

何磊铭一路奔跑,终于快到了程昔所说的那个“老地方”,看了看手表,“唉,累死我了!还好还好!还有五分钟。诶,糟了,没有带手机,竟然没有带手机,出来的时候太着急了。张宜也不知道来了没有?”

何磊铭走到那个老地方店门口,也没有看到什么人,“奇怪,她们人呢?怎么一个也没有看到啊!”

何磊铭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怎么没有看到人呢,一个也没有啊!咋回事啊!这不还没有到九点半吧!这手机也没有带,唉……”

何磊铭无奈得看着看周围,“这也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是不是情况有变啊!不会都走了,然后把我给忘了吧!”

然后何磊铭着急的环顾着四周,“这咋也没有看到什么人呢!好,不会就这样把我给遗忘了吧!张宜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何磊铭准备去程昔家里看看,会不会还都在程昔家里面,然后何磊铭便准备去程昔家。

但是又想到昨天跟程昔的沟通好像并没有那么的愉快,按照自己对程昔的了解,程昔现在消没消气,取决于自己她今天的心情,可是问题来了,她说今天九点半在老地方见,可是自己却也没有看到她们啊,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现在也不知道,万一她生气了那要怎么办?万一对自己的态度不怎么样,那要怎么办?那自己现在去岂不就是在往枪口上面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