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培川说,“好,我派人盯着。”

“有事随时联系我。”宗景灏喝了一口水,仰靠在沙发里休息。

沈培川坐在一旁很识趣,没有再出声打扰他。

旁边的房间里,秦雅想了好久,才回答林辛言,她站起来走到窗户边,看着窗外。

“我不是关心他,只是……隐瞒他分手里的理由,觉得对不起他而已。”

是她没有说实话,隐瞒了自己不想面对的事情。

“我不想他因为我的事情,而一直一蹶不振。”她的初衷就是为他好。

也是为自己好。

就像一部手机,它却不可以打电话,它的存在是奇葩的,是不被人接受的。

“你知道苏湛为什么没出现吗?”林辛言知道她心里的自卑,不愿意面对,可是不能生育并不是死局,万一苏湛不在乎呢?

为什么不给自己和他一个机会?

一起面对?

“他在酒吧和人打架,一脸的伤,所以没有出现在婚礼现场。”

和人打架?

“他伤的很严重吗?”秦雅转身看着她。

林辛言看着她,“你都和他没关系了,还管他伤的重不重做什么?”

她就是想要撕开秦雅的伪装,明明关心,还要嘴硬。

“我去叫他来,你自己问他。”林辛言站起来朝门口走去,秦雅连忙拉住她,“不要,我不想见他。”

“为什不想见我。”房门忽然被推开,苏湛站在门口,他摘了脸上的墨镜,眼角还有淤青,就这么直直的望着秦雅,“你隐瞒了我什么分手理由?”

林辛言看到苏湛,握住秦雅的肩膀,“还是和他说吧,就算真的要分开,也要分个明白,他有资格自己。”

说完林辛言走出房间,把空间都留给他们。

秦雅低着头,也想要走,走到门口的时候被苏湛抓住手腕,拉进屋内,并且关上房门。

“你要和我说清楚,你隐瞒了我什么?不然我不会让你走的。”苏湛的态度很强硬。

秦雅双手抱着自己,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

她甚至不敢看苏湛的眼神,“我没有隐瞒你什么。”

“是吗?”苏湛明显不相信。

“和邵云有关系吗?”苏湛握住她的肩膀,让她看着自己。

秦雅连忙摇头,“和他没有关系。”

她只是找邵云帮自己的忙,并不想让苏湛对他再有别的误解,给他添麻烦。

“和他没关系,那和谁有关系?”

“不要问了,我们已经分手了,请你离开不要打扰我。”秦雅低吼,很用力的挣开他的手。

苏湛双手攥拳,看着了她几秒钟,“好,既然你不愿意说,我去问嫂子,我想总有人知道。”

说完他转身就走。

“苏湛!”

秦雅叫住他,“你不要范浑。”

今天是林辛言的大喜日子,他因为自己的事情去找林辛言,会让她过意不去的。

她不想给别人带来麻烦。

“今天不弄清楚,我不会罢休的。”

苏湛知道她不想自己去打扰林辛言,所以态度就更加的强硬,逼迫她。

忽然秦雅笑了一声,“你真想知道?”

苏湛毫不犹豫的说,“是。”

“那好。”秦雅坐在了沙发上,从鼻腔里发出的冷啜声,“林姐一直觉得我应该和你说清楚,那好,今天,我和你说清楚。”

苏湛看着她的模样开始不安和紧张起来,有种不好预感,不受控制的往脑子里钻。

他强装镇定的看着秦雅。

秦雅慢慢地抬起眼眸,“我,以后……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孩子了,这就是我隐瞒你的事情,满意了吗?”

苏湛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你,你是什么意思?”

下一刻,秦雅爆发了,她仰头呵呵的笑,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我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我这辈子都不能做母亲了,我不是个完整的女人,现在你知道了,满意了吗?嗯?满意吗?”

苏湛如被雷劈了一样,根本不愿意去相信,“你骗我的,你故意骗我,之前我们明明有过孩子,你怎么可能会不能做母亲……”

“是,我的肚子曾经孕育过一个孩子。”秦雅忽然打断他,她真起来,迈着并不平稳的步子走到苏湛面前,拿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腹部上,“我为了活命,所以摘掉了子宫,所以我不能生育了,这里面少了一个零件,你知道吗?”

苏湛摇头,一步一步往后退,“你骗我的,你骗我的,你怎么可能没……”

“因为不摘除,我可能就没命了,所以,我为了活着,选择摘除,就这么简单。”

她擦了一把脸,“现在都知道了,还想和我好吗?”

苏湛被震惊到了,整个大脑都在嗡嗡地作响,他的双手无处安放,胡乱的抓着头发,根本不愿意相信秦雅说的每一个字。

别说对秦雅是一种残忍,对他也是。

他忽地抬起头看着秦雅,“这是假的,你编出来骗我的对吗?”

秦雅走到沙发前坐下来,她托着下巴,背着苏湛,眼泪缓缓地从眼眶里落下来,她以为这会很难面对,当真的说出来,原来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她不在歇斯底里,很平静的说,“我没骗你,这是真的,现在你都知道了,走吧。”

苏湛怎么可能走,他单膝跪在秦雅面前没辙她的手,即便她挣扎,也还是用力的抓着,握着,不知觉哑了嗓子,“这是你,必须要和我分手的原因吗?”

“不是。”秦雅立刻否认,狠心的道,“因为我不爱你。”

“我不信!”苏湛握着她的手放在唇边亲吻,“我不在乎,我真的不在乎,没有孩子又怎么样?只要有你不就够了吗?你要相信我,不该瞒着我。”

秦雅吸了吸鼻子,看着他的样子都是模糊的,“知道我的身体状况,还不放手吗?”

苏湛摇头,将整张脸都埋进了她的怀里,“不管你什么样,我都喜欢你,一如既往,不改变。”

秦雅咬着唇,强忍眼泪,“你不在意,你的奶奶呢?”

苏湛的身体僵硬了一下,这是个现实的问题。

“我们可以领养,告诉他是我们亲生的,总之,反正有办法。”

“那你呢,不想要个自己的孩子吗?”

苏湛扬起头望着她的眼睛,为了让她相信自己的诚意,毫不躲藏的和她对视,一字一句地说,“我有你就够了。”

“可我不相信。”秦雅还是退怯,不敢去面的两个人不能有孩子的事实。

“你要我怎么证明?”苏湛四处抽看一眼看见桌子上有水果刀,他拿了起来,“我把命给你,能证明我的心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