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爱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赵氏虎子 > 第378章:降将(二)

大概一刻时之后,鞠昇便在那两名黑虎贼的保护下,来到了昆阳的县衙。

待等他走入县衙,来到县衙的前堂时,他这才发现这座原本用来审案的堂屋内,早已坐满了人。

可能是注意到了他,堂下席中众人纷纷转头过来,有的神色冷淡、有的似笑非笑,总之鞠昇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善意。

就当他犹豫着是否应该进堂时,他面前忽然响起一个女声:“鞠将军,请随我来。”

『那是周虎的女人……』

鞠昇记得面前这个同样带着虎纹面具的女人,周虎几次提见他,这个女人始终都在周虎身边,显然身份不比寻常。

他抬头看向堂内,看到那周虎正坐在主位上,抬手示意左侧的席位。

『想来这些人中,也只有‘他’对我才有几分善意吧。』

朝着那周虎抱了抱拳,鞠昇跟着那名带有面具的女人走入堂内。

只见那名女子将他领到左侧一排第四个席位,指着那空座抬手请道:“鞠将军,请坐。”

“多谢。”

鞠昇朝着那女子抱拳作为感谢,旋即在那个空位坐了下来。

期间,他环视四周,这才发现其余的席位已坐满了人,显然这个位置是周虎给他预留的。

『坐在我这排前三位的都是谁呢?』

鞠昇好奇的向右侧瞄了几眼。

据他观察,他这一排的首位,坐着一名身穿县令官服的人,鞠昇认得,此人就是昆阳县的县令‘刘县令’昨日周虎向他介绍过,只是没有细说这位刘县令的名讳。

而次席,坐着一位看起来颇为英武的男子,全身穿戴甲胄的他,左臂上绑着一块青巾。

『青巾……是昆阳的县军!莫非是昆阳的县尉?』

鞠昇暗自猜测道。

没错,坐在刘毗下首的,即是县尉马盖。

而马盖的下首,则坐着同样新投奔昆阳的前遂平县尉,伍挚,已加入县军的他,手臂上同样绑着一块青巾。

鞠昇的位子,就在刘毗、马盖、伍挚三人之后。

而在他下首,则坐着石原、陈贵、杨敢、贺丰四位县军的军侯与曲侯。

再然后即是陈才、马弘、张奉等兄弟会的管事。

『县军在这边,那对面……』

鞠昇抬头看向对面。

对面的首位,也坐着一位他认得的人,即昆阳县的‘李县丞’,至于李县丞往后的那些人,他就不认得了不,他唯一认得一个,那就是前日晚上在北城门那边下令朝他们射箭的黑虎贼弁目,北城门守官,乐贵。

注意到了鞠昇的目光,赵虞亦转头看向自己右手边,那边依次坐着李煦、陈陌、王庆、孙秀、刘屠、乐贵几人,其中,只有刘屠与乐贵二人头上裹着黑巾。

正如鞠昇所察觉到的那样,除赵虞以外,整个堂屋内,都对他颇为冷漠,闭目养神的陈陌,算是其中态度最好的,恶劣点的当数孙秀、王庆、刘屠、乐贵几人,看着鞠昇冷笑连连,脸上亦多有嘲讽之色,让鞠昇颇感尴尬。

直到赵虞有意咳嗽了一声,这些恶劣的家伙这才不再盯着鞠昇瞧,转而看向自己面前的矮桌。

此时,将鞠昇领进堂屋的静女,已回到了赵虞身侧,落后一个身位坐下。

赵虞环视一眼在座的众人,抬手指向鞠昇,笑着说道:“如诸位所见,鞠昇、鞠将军,深明大义,已加入我方,共同对抗城外的叛军。来,在会议之前,我等先欢迎一下鞠将军。”

说完话,他带头鼓掌欢迎,他身侧的静女毫不犹豫地跟上。

堂下众人相互看了一眼,旋即,这才不怎么情愿地鼓起了掌。

哪怕是最桀骜不驯的王庆,也在赵虞盯着他看了半晌后,敷衍了事地鼓了两下手。

『这周虎的威望真的很高啊。』

鞠昇暗自惊讶地想道。

他当然能看出众人脸上的不情愿,很清楚这些人完全就是看在周虎的面子上,包括昆阳县尉的县令、县城、县尉,这让鞠昇感到很不可思议。

一个山贼头子,竟能在昆阳县城获得如此地位?

然而此时他却顾不得细想,他假装没有看到众人脸上的不情愿,笑容满面地抱拳回礼:“多谢周首领,多谢诸位,鞠昇愧不敢当。”

堂下众人自然不会理会鞠昇的回礼,有的甚至干脆闭目养神假装没听到,好在有赵虞替这群不省心的家伙圆场,他笑着对鞠昇说道:“鞠将军弃暗投明,诚乃我昆阳之幸,奈何眼下我昆阳危机尚未解除,粮食宝贵,难以盛情招待,不过周某保证,待我昆阳解除危机之后,一定会做弥补,鞠将军莫要见怪。”

“不敢。”鞠昇谦逊地回道:“周首领抬爱,末将愧不敢当。”

“应该的、应该的。”

赵虞笑着抚慰了两句,旋即他收起笑容,朝着在座诸人沉声说道:“前日晚上,城外的叛军做出了夜袭之举,幸被我守城的士卒发现,侥幸未能酿成大祸,考虑到叛军新增了援军,我等日后要更加谨慎……”

在赵虞说话之际,陈陌看了一眼王庆。

王庆微微点点头,旋即身体先倾,左手手肘拄着面前矮桌撑起了下巴,朝着距离他两个座席的旧日属下乐贵使了个眼色。

乐贵心领神会,待赵虞说完后,便起身抱拳说道:“大首领,在商议之前,属下建议应当向鞠将军了解一下叛军的虚实……鞠将军作为弃暗投明的前叛军曲将,想必能提供不少帮助。”

听到这话,赵虞转头看向鞠昇。

他不是没有注意到陈陌、王庆等人的小动作,但归根到底,他策反鞠昇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想从这位叛军曲将口中得到一些关于叛军的情报其次才是欣赏这鞠昇。

“鞠将军可以为我等提供一些建议么?”

赵虞温声问道。

鞠昇犹豫了一下,终是点了点头,抱拳说道:“周首领言重了。……承蒙周首领器重,不以我败军之将为耻,亲自劝我,末将感激不尽,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说着,他长长吐了口气,环视着在座众人正色说道:“诸位最在意的,鞠某以为应该是义师……叛军的人数。此前攻入颍川郡时,叛军号称十余万,但事实上,仅有五万正军、不到两万的绿林贼,其余就是陆陆续续从定陵、召陵等地征募的新卒……”

堂内众人纷纷看向鞠昇,刘毗、李煦几人更是面露喜色。

因为正如鞠昇所言,他昆阳一直摸不清叛军的具体人数,就仿佛一块巨石压在心头,如今听鞠昇说,原来叛军最开始也就只有不到八万人,虽然这个数量仍旧十分庞大,但还是让众人感到振奋。

而此时,鞠昇则继续说道:“当前,叛军虽在昆阳折损众多,但仍有两支万人的军队没有轻动,一支在湛水,由大将田绪率领;还有一支在沙河南岸,由大将翟尚率领。关……关朔部署这两支重兵,是为了防范叶县,轻易不会使用。……但我认为,随着冬季日渐迫近,关朔未尝不会冒险调来这两支军队,昆阳不可掉以轻心。”

“啪啪。”

见鞠昇主动提出了建议,赵虞抚掌表示赞许。

而堂下的众将,看待鞠昇的目光也稍微和善了些,毕竟对于鞠昇所说的这些情报,他们或多或少也了解一些,只是没有鞠昇所讲述的那么详细而已。

既然鞠昇当真肯吐露叛军的情报,那他们倒也不是不能接纳这位降将。

“最近增援的那支军队,打着‘江夏军’旗号的,又是怎么回事?”早先闭目养神的陈陌,此刻也开始主动提问。

鞠昇摇摇头说道:“我听得刘德将军提过,那支江夏军,是由江夏义师渠帅陈勖亲自率领的……但具体我不清楚,似乎主要是为了增援在攻打许昌的大将项宣。”

“陈勖来了昆阳?”坐在鞠昇下首的石原惊讶问道。

“是。”鞠昇惊讶地看了一眼石原,不知对方为何听到陈勖的名字如此激动,点点头说道:“我也不知什么原因,但我听刘德将军提过,陈勖确实来了昆阳。……另外我还听说,前日晚上夜袭昆阳,就是陈勖的计策,是他亲自前往西边的柱山,策反了那边难民的首领伍挚……”

说到这里,他忽然发现堂下众人都看向他上首的那个人,他也转头看了过去。

注意到鞠昇的目光,坐在他上首的伍挚微微一笑,点头说道:“不错,我可以证实这一点。……前来劝说我的人,确实是自称江夏义师渠帅陈勖。”

『原来他就是那个伍挚啊……他果然是投奔了周虎。』

鞠昇神色复杂地看了眼伍挚。

毕竟他就是被这伍挚被坑了若非要接应这个伍挚,他何必冒险率军攻入昆阳?

可能是注意到了鞠昇的眼神,伍挚歉意说道:“伍某也是夹缝求生,逼不得已,无意间坑害了鞠将军,请鞠将军莫要见怪。”

“……”

鞠昇心情复杂地点了点头。

同样是投奔了周虎的他,如今哪还有什么立场去指责伍挚的‘背叛’呢?

就像伍挚所说的,他们都是夹缝求生,逼不得已。

当日,鞠昇一五一十地将他所知道的情报,通通告诉了赵虞与堂下所坐的众人。

这种表明心迹的举动,让堂内众人勉强接纳了这位降将,不复之前的冷漠。

毕竟鞠昇所讲述的这些情报,对于昆阳确实十分重要,其中最关键的,就是让昆阳明白了对手的大致兵力数目与部署。

这无疑能让昆阳军民增添坚守城池的信心。

当然,在赵虞看来,鞠昇的‘合作’,才是这次最大的收获。

毕竟,这可是首位投诚他昆阳、投诚他周虎的叛军将领,意义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