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爱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诸国志 > 第369章 巧觅良将

却说殷纣璃客栈忽逢勇士,便在心中有了自己的盘算。

她以此出手佯装慷慨,心中却已早设阴谋。想她姿容貌美,更以慷慨表现出了自己的气度。如此神仙中人,世间哪个男子能够抵挡得住这样的诱惑?落拓少年虽然只是一介挑夫,却当着美人之面如何这样下得了台的。

但见殷纣璃替自己垫付了饭钱便要离去,急忙叫住了她。

殷纣璃早料如此,故而回身笑问道:“公子还有什么事情吗?”

少年拱手施礼,言道:“我与姑娘素昧平生,焉敢受姑娘如此相助?此番纵有有难,亦不能令姑娘这般。但见姑娘妆容,倒也不似富贵人家。今如此慷慨解囊,小子势必不能便令姑娘这样吃了亏的。且请姑娘留下姓名地址,来日定当归还银钱。”

殷纣璃点头,笑道:“此等小钱,何足挂齿。小女子虽非富贵人家,但也知道出门在外,凡事都会有个困难的时候。公子此番既然不便,受之自然无妨。今公子有归还之心,小女子便是心领了。既然公子不愿意欠小女子这份人情,其实告诉了公子倒也没个什么。只是小女子也是过客一人,此番只为往王城讨一份生活的。今日便在客栈之中住了下,只怕来日公子再来,小女子便已离开了去。故而这番人情,公子无需挂怀也罢。”

少年道:“姑娘慷慨,小子岂能任由姑娘吃亏。既然姑娘明日要走,小子这便回去取银钱来便了。”

一语言毕,便既离了客店而去。而望着少年急切遁去的背影,殷纣璃脸上的笑容更胜从前。

黄昏夕落,眼看天色见沉。时值夜晚,竟又下去了瓢泼般的大雨。

殷纣璃孤身坐于客房之内,虽然目光遥望着窗外的细雨,但心中却记挂着那急切而去的俊美挑夫少年。回想少年一脸挚诚,殷纣璃便料定他此去必然还会回返。

事实果然不出所料。

就在自己依窗而坐的时候,自己客房的房门却被人从外面轻轻地敲响了。

殷纣璃脸上露出笑容,之后也随即起身走到门前伸手推开房门。但见少年人一身淋雨,果然来赴前时之约。殷纣璃心中暗喜,目光却在凝视着少年人的同时,不觉在脸上流露出了一抹浅浅般的担忧之色。

“这么晚了,又逢夜雨,公子何必非为那一些银钱予以挂怀?”

少年道:“受人之恩,岂有不报之礼。姑娘慷慨解囊相助,小子不敢忘怀。莫说夜雨如此,便是下了漫天的刀剑,小子也必然前来赴约。”

殷纣璃故作感动,目光中流露出的担忧更甚。言道:“夜雨寒冷,公子断然不可受了风寒。今衣服全都湿了,且入房中暖和一番再去不迟。”

少年闻言,脸上顿时闪过一抹红晕,不禁哽咽道:“夜已至深,更兼姑娘一人。小子入内,只恐不便。”

殷纣璃道:“什么时候了,还在乎那么多的礼数?”

一语出口,一双玉手便拉住了少年。少年身子一颤,嘴上虽然尽言不妥,但身体却已经不受控制的被殷纣璃拉进了屋内。

既入房中,殷纣璃便帮少年宽衣。名为防治风寒,实则以色相勾引。少年春心不安,抵挡不住诱惑。殷纣璃倍献殷勤,以一双玉臂尽览少年腰身。手指轻轻滑落,少年已然呼吸急促。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阿,阿吉……”

少年声音哽咽,不禁以此作答。

“阿吉?这名字怕是化名吧?”

殷纣璃媚眼如丝,扰得少年心神不安。便趁少年不备,抚摸着他后背的手也赫然发动己身之灵力。少年身体微颤,瞪大的双眼骤然失色无光,殷纣璃面露冷酷笑容,便仿若恶魔一般,此时尽显獠牙。

她以灵力控制住了少年的意识,从而也获取到了他的记忆。

阿吉果然只是少年的化名,这一点殷纣璃早已猜到。但让她猜不到的是,少年的真实身份远远超乎了自己原本的想象。他并非挑夫,而是夏朝昔日旧将谢崇宝。曾经因为追击罗伊所率领的逃兵深入险境,最终中了罗伊的计谋。部下人马尽丧坍塌的山崖之下,唯有他一人侥幸环生。

因为道路被封死的关系,谢崇宝不得归于夏朝。于是他隐姓埋名,便在狼族之中住下。便以挑夫为工作,一则养家糊口、谋求生路,另一面也借助这份工作每日得以往返狼族都城屠苏以此窥探狼族动态情报。只为有一日夏朝再度疏通了道路用兵狼族之时,自己能够再度归于朝中并以内应弥补前过。

“原来你的名字叫谢崇宝,而且还是昔年夏朝的一员名将。怪不得你拥有这样绝伦的武艺,我初次见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你绝非凡人可比。”

得知了谢崇宝的真实身份,殷纣璃欣喜若狂。他本就猜到挑担少年的并不平凡,却没想到他的身份居然会是夏朝的一代名将。

“这一次倒是我低估了你,不过也正因为此,才让我赚得大了些。日后你便跟随了我,一起成就一番别样的天下吧。”

殷纣璃欣喜如是,就此将谢崇宝收为己用。谢崇宝心智为殷纣璃所迷,此时已经不能自已。对于殷纣璃,却也只有唯命是从。

殷纣璃既收降了谢崇宝,次日她进了狼族王都屠苏主城。

此番所来,虽然是为了谋求自己日后的仕途之路。然而此时的她毕竟只是一介女流,虽然空有一身的美貌与姿容,但怎么说出身都是贫贱的庶民。如今初到王都,更无门路可言。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我有谋得仕途之路的机会呢?”

殷纣璃苦思不得其解,转眼间时间便已到了中午。

此时的她虽然有谢崇宝跟随,但毕竟随身所带的盘缠不甚许多。想她本就是穷苦的山民出身,就算是此番获得了昔日魔帝的一身本事,但有些事情还是有所欠缺的。

“此番寻找门路不得,只怕我要在这屠苏主城之中待上不上的时日了。当下之计,便是如何快速的充满我的腰包。也只有是这样,我们才拥有在王都城内生活下去的资本。”

她心中这样想着,却猛然感觉到坐在自己身边的谢崇宝,目光变得有些异样了。他眉头微蹙,似乎若有所思的凝视着不远处的人群。殷纣璃不知发生了什么,出于好奇也不禁顺着谢崇宝目光所及的地方看了过去。

人群之中,但见一身着长衫风度翩翩的人便自在人群之中穿梭无物。说他实在走路,但他却总是前后摇摆不定。殷纣璃以此惊奇,不觉对他多看了两眼。谁想这看似衣冠楚楚的公子,居然是个出手如电般的贼人。但凡他选中了目标,便会以此对目标接近。虽然只是与目标擦肩而过的瞬间,但目标之人的钱袋却被他瞬间收入了自己的长袖之中。

其动作之快,简直形如鬼魅一般。非但完全不令人察觉,便是他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而且他衣冠楚楚,如果不是殷纣璃亲眼所见,量她怎么也难以相信这样的一个人居然会是个‘第三只手’。

“动作如此娴熟,只怕决计不是个新手。出手迅猛,令人丝毫不觉。这样的人,绝对是个惯偷。”

殷纣璃心中这样想,也由此计上心来。

“好啊,这小子倒是个不错的。此番本姑娘正自为钱发愁的,却不想他居然就自己送上了门来。既是惯偷般的顶级高手,只怕他府中的宝物也早已不在少数。此番江湖救急,岂不正好为我所用一番吗?”

殷纣璃心中这样想,便有反抢这贼人以此中饱私囊之心。然而让她想象不到的是,此番就只是自己的一份私心,却让她在无意间再度引出一场莫大的阴谋来。

这正是“私心只为谋得利,不想却识惊天谋”。预知殷纣璃行事怎样,惹得祸事又当如何?且看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