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爱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熙凤楚凰 > 第八十九章 设立监国

夏历960年1月1日

今日是新一年的第一天,本应该沐休的付丞相,顺天府伊,荣王爷,都察院左右都御史,此时正恭敬的守候在御书房等待夏皇。

昨天的闹事斗殴事件,都察院通宵达旦的查清楚了。

夏皇匆匆的走进内殿,不解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今日过节都应该在家休息的人,全部跑到宫里,定然是出了什么大事,夏皇面容严肃,带着些早起的戾气。

顺天府伊不怕死的开口道“启禀陛下,昨天南华街夜市出现百姓规模的踩踏事件,经百姓报案,臣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百姓因为冲撞有5八人受伤,伤势轻重各有不同,好在都没有性命危险,经过查询,起因是两位世家公子,口舌之争引起的闹事斗殴事件,在南华街上持武器械斗,造成百姓恐慌性四散逃跑,引发踩踏事件。”

夏皇眉头紧锁,声音略带愤怒的道“哪两位世家公子?”

顺天府伊继续道“回禀陛下,经过查证是礼部侍郎郁百祥家的孙子郁江楠,和汝阳将军府元季同将军的儿子元承粥。”

夏皇厉声问道“是何原因?”

“回禀陛下,经过查问,是当时夜市人特别多,两位公子都是在南华街广场中心准备放天灯的,但是因为人多,两人互相撞着了,因此就吵起来了,然后护卫们护主动了手,护卫都是佩剑的,见了血,百姓才开始恐慌性逃离打斗的地方。”

夏皇冷哼一声,“争强好斗?”

夏皇在心里吐槽,汝阳将军府的孩子,好斗一点可以理解是将门出来的,郁家的孩子一个文臣家里养出来的孩子居然也开始好斗了?夏皇委实不理解一个的碰撞,怎么可以演变成危害安全的恶性事件?

顺天府无奈的点点头,道“回禀陛下,臣认为是的,当时因为影响太大,又涉及权贵世家臣只能将案子转给了都察院去查。”

夏皇看向都察院左右都御史,“你们说说。”

左都御史上前道“回禀陛下,两位人犯,对自己所做之事供认不讳,如何定罪还请陛下示下。”

夏皇问道“按照律法该如何判?”

右都御史上前回道“回禀陛下,按照律法白丁聚众闹事造成百姓10人以上伤者,属重罪,判流放里。为期三年。”

夏皇毫不犹豫的道“按律法判,立刻执行。”

左右都御史恭敬的道“是,微臣遵旨。”

夏皇眉头紧锁的问道“荣王,受伤的百姓是否安置妥当?”

荣王恭敬的道“回禀陛下,40人是轻伤,在医馆包扎好,做过询问笔录就各自回家休养了,但是还有1八人是重伤,还在医馆救治。臣询问过,没有生命危险,但是需要很长时间恢复,百姓向臣提出是否可以得到朝廷的补助?”

夏皇想了想道“都察院督办,查问百姓的损失,让郁侍郎和汝阳将军分担,必须补偿给百姓,只能多不能少。”

三位大臣拱手“是,臣领旨。”

夏皇继续问道“可还有其他事?一并报来。”

顺天府伊出列道“启禀陛下,昨晚郁侍郎和汝阳将军就在顺天府里找臣要人,臣请陛下示下如何是好?”

夏皇瞥了一眼顺天府伊,厉声道“白丁没有逃避律法的权利,不管是谁的儿子,怎么做不用朕教你吧?”

顺天府伊恭敬的道“回禀陛下,臣已经多次将本朝律法读给他们听了,可是两位都不愿意离开顺天府,已经严重影响到顺天府的运作了。”

夏皇厉声道“传朕的旨意让他们回家闭门思过。都察院立刻执行判决,将人交给刑部看押即刻启程流放里。”

顺天府伊和左右都御史异口同声的道“是,微臣遵旨。”

众臣离开后,付丞相忧心匆匆的留了下了,“陛下,臣有些担心。”

夏皇摆摆手打断付丞相道“朕知道爱卿要说什么,劝朕放他们一马?今天大臣们一早就聚集在这里也是因为郁侍郎和汝阳将军的关系,不敢判吧?朕就是要告诉这些个权贵,谁都没有特权,今天放过了他们,明天其他权臣的孩子惹了事呢?”

付丞相点头,他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一边是宏王的人,一边是三王爷的人,直接让他们对立起来了,朝廷的动荡恐怕远比两个孩子流放的危害来的大。

“臣明白这个道理,臣只是担心,朝堂上会开始动荡。好不容易才平息的风波,现在这样宏王和三王爷恐怕又要闹起来了。”

“闹吧,在朕眼皮底下闹,朕就看看他们的能耐。”

“陛下,那臣需要做什么?”

“给朕好好观察百官,看看他们到底都是谁的人?”

“是,臣遵旨。”

北王府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刑部动作很快,都察院交接完案子,刑部就已经把人押送出京了。

等郁百祥和汝阳将军收到消息的时候,人已经走的没影了。

汝阳将军心急火燎的去找三王爷商量对策,而郁百祥却没有去找宏王,而是哭天喊地的去找皇后娘娘了。

坤宁宫

“娘娘,你一定要帮我啊,我就这么一个孙子,流放里啊,陛下也太狠了,你说我怎么跟家里人交代啊?”

皇后端庄的坐着,因为哥哥的哭诉,凝起了愤怒,昨天陛下要收了哥哥的房子,今天陛下就流放了哥哥的孙子,欺人太甚了。

皇后柳眉紧皱,道“哥哥,找个院子住吧,搬出郁国公府。”

郁百祥纠结着老脸看着皇后,不明白现在说的是他孙子郁江楠的事情,怎么娘娘不关心,反到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郁百祥满眼不解的问道“娘娘,这是何意?”

皇后平静的把昨天和夏皇的争吵复述了一遍,道“哥哥,本宫没有办法了,陛下限时三日做出选择,可是今天才第一天,江楠就被流放了,本宫害怕这是陛下对我们郁家的报复,不听话恐怕还会有更大的麻烦,哥哥你就先搬出来,我们再想办法救江楠。”

郁百祥明白了,难怪夏皇一点面子都不给,直接就把江楠流放了,原来还有这个原因,“好,我马上就搬,可是江楠,江楠怎么办?刑部已经押人出发了,娘娘再不请旨救下江楠就来不及了。”

皇后却摇摇头,声音平静的道“陛下不会改变心意的,本宫求不来这个恩典,哥哥,本宫如今已经被陛下嫌弃了。哥哥你跟宏王商量一下,看可否先行救下江楠,在别处安置,送回大哥哥那里也行,先救下江楠的命要紧。”

“娘娘,那江楠可就成逃犯了?”

皇后摇头,“不,做的漂亮一点,被土匪劫走,那就是刑部保护不力,人犯丢失。”

“娘娘,即便这样,那江楠以后不就成了黑户?永远不能露面?”

皇后眼神犀利的看向郁百祥,认真严肃的道“哥哥,这是权宜之计,先保江楠的命,以后我儿登基,江楠得见天日,倘若不是我儿登基,哥哥觉得我们郁家还能在朝堂多久?是否隐姓埋名还重要吗?将来抄家灭族江楠还能留下一丝血脉。”

郁百祥听懂了,皇后这话很重,却也是现实,如果宏王能得皇位,郁家还能繁荣一代,如果不是宏王,他们这些跟随宏王的至亲就要听天由命了,成王败寇,有没有命全看上位者的心情了。

郁百祥思索了一下,除此之外确实没有其他方法了,下定决心,道“好,我听娘娘的,我立刻回去搬家,然后和宏王商议营救江楠,送回老家,躲一段时间。”

皇后点了点头,她也是没有办法,她一个后宫的女人,影响不了陛下的决定,现在和陛下的关系很疆,她只能指望宏儿再次得到储君的位置,否则一切都没希望了。

“哥哥,宏儿如果不能称帝,郁家就没有希望了。”

郁百祥离开皇宫后,脑子里还浮现出皇后最后的那句话,叹了口气,无法否认,这就是事实。郁家没有能干的子弟,不管是他还是他哥哥都能力不足,不是靠着裙带关系,国公府早就没了。

郁百祥满腹心事直接去找宏王,将所有事情和宏王说了一遍,希望宏王出手帮他救下江楠。

宏王微微蹙眉,评估事情的可能性,“二舅舅,我明白了,要半路劫人,还是要等他们走的离京都远一点才好,最好是到达边境地界,从这里开始走至少要一个月才能到边境,那里位置比较适合劫人,也不容易引起人们怀疑。”

郁百祥带着求人的谦卑,“好,全凭宏王安排。江楠的事情就拜托给宏王了,我立刻去搬家,先行告辞。”

“好。”宏王淡淡的道。

看着郁百祥离开,宏王默默的摇了摇头,又惹祸,又要收拾烂摊子。他立刻招来幕僚商议对策,救一个郁江楠事,但是汝阳将军那或许会反击的,朝廷上事大,宏王立刻要求幕僚们开始收集汝阳将军府的大事宜,事无巨细都要报告,还有三王爷的动作。

新年普天同庆的假日,京都除了朝廷里这一群人紧张兮兮的过了一天以外,其他人可都是在欢度新年,上渊城里一片繁荣,喧闹的气氛。

节日过完,朝廷上对于踩踏事件的批判声开始响起,首先是那些言官,大声吆喝着养不教父之过的,声讨郁侍郎和汝阳将军。

这消息传到北王府的时候,战熙大笑,“哥哥,开战了,四王爷主动入局了。我以为他会坐山观虎斗的呢。”

战晨翻看着消息道“也许他觉得是个好机会,可以同时打击宏王和三王爷。”

“是个好机会,降低他们的威望也好。反正那些言官胡说八道也不论罪。”

接下来的事情就开始越演越烈了,言官的话柄开始从攻击事件,开始转向到攻击个人,比如某某某学士,表面斯文有礼,私下里却纵容妻对外放高利贷,压迫百姓出了命案。刑部彻查下果然属实,学士丢官下狱。

再有某某某将军强抢女民,刑部查。

某某某学士,学术作假,抄袭学生的文章,被学生告了,刑部查。

某某某将军贪污抚恤金数额巨大,刑部查。

某某某学士,在家圈养美人,道德败坏,长期混迹妓院,宠妾灭妻。都察院查。

……

一连串的举报下来,基本上宏王爷的人,三王爷的人,四王爷都受到了狠狠的打击,言官们兴奋了,挑错他们最喜欢了,刑部,都察院忙翻了,天天都有案子出现都需要调查。

唯一开心的就是顺天府,终于没他什么事情了,他管百姓的事情比较多,朝廷里出现的案子多半不会交给他,都是直接分派给了都察院或者刑部。

顺天府伊最近想开了很多,以前总抱怨自己苦,什么破事都管,现在看到刑部和都察院的人每天愁容满面,才发现百姓的案子实在是事,那些当官的犯事可是一下就牵连很多人,很多官,都是大事,麻烦事。

战熙也开心了,每天都有新事件,好多事件性质恶劣,那些坏人被抓出来是好事,互相揭底的结果就是大家都报出丑闻。

眼看着各自的势力都被削弱,三位皇子开始慌了。到底是该救人?还是该继续爆料?成为他们艰难的选择。

战熙每天都抱着好吃的,跑去和秦太子分享最新的新闻,讨论讨论为什么当官的这么坏?再讨论讨论明天谁又要遭殃了?

天气越来越冷,朝廷里的嘴仗却越打越热闹,一个个大官下狱伏法,朝廷里的位置又空出不少,一批清贵被陛下火速提拔。

最新的消息就是陛下跟前的侍读寇奇,被空降到都察院任监察御史,职责专属察纠内外百司的官邪,有的明章露面弹劾,有的密封奏章弹劾,有直接面圣的权利。

寇奇的任命,更坚定了夏皇要肃清百官的作风,整治歪风邪气的决心。百官们开始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担心查到自己身上,谁都不敢说自己没有一点作风问题。就连付丞相也为朝廷现在这样的自查状况担心,慢慢查他不担心,查的太快,储备官员不多,容易乱,乱了朝廷,百姓又岂能安稳生活?

可是付丞相不明白的是,夏皇他没有时间了,所以才行动迅速的希望把不合格的官员都换掉,夏皇想做的事情还很多,只是他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他自己知道时间不多了,没有时间等待了。所以几次付丞相劝诫夏皇,慢慢来,夏皇都没有听,还是雷厉风行的罢免了一批又一批官员,这就让付丞相更加担心陛下的激进,恐为朝廷留下太大的缺口,那些新提拔的清贵恐难胜任。

夏历960年1月1日

朝堂中出现了一件大事,夏皇晕倒了。

早朝才开始一个时就匆匆结束了,百官们都不敢离开,都在等待夏皇看诊的结果。

付丞相出来解释道“大家先回去吧,陛下已经醒了,有郭院首照顾着,大家不用担心了,这段时间大家也知道案子太多,众臣犯错,陛下操心,劳累,体力不支了。好好休息就会好的,大家也注意身体,多休息,散了吧。”

众臣离开皇宫,还是隐隐议论着夏皇的病情。

付丞相回到夏皇的病床前,陪伴着夏皇。

此时夏皇根本就没有醒,还处于昏迷中,付丞相紧张问道“郭院首,陛下到底怎么了?”

郭院首给夏皇施完针,叹了口气道“太累了,伤到心肺了。”

付丞相不信的道“郭院首你莫要诳臣,刚刚臣在外面就是这样对百官说的,可是陛下的情况仅仅说是累了,臣是不信。这段时间陛下身体很差,臣还是看的出来的,到底陛下生了什么病?还望你如实相告。”

郭院首看着夏皇紧皱着眉头陷入昏迷,平静的道“付丞相,请不要为难臣,臣也是为陛下做事的,陛下不愿意说的事情,臣不能说,陛下很快就会醒的,还请付丞相自己问陛下吧。”

付丞相急了,“郭……院……首。”

郭院首面无表情的道“付丞相你冲臣吼也没有用,臣不能泄露陛下的病情。还请付丞相等待片刻,陛下的状况并不好,付丞相在此大吼大叫的不合适。”

“你……”付丞相被气的满脸通红,一定是大事,他有感觉,可是这个破御医却不说,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他都不能做下一步安排,明天到底还可以不可以早朝?他都不知道。“臣问陛下的情况,也是为百官问的,如今我们什么都不知情,明天如何安排?能不能早朝请你告诉臣,陛下的身体明日可以正常出席早朝吗?”

郭院首淡定的回答道“陛下愿意的话自然是可以的,陛下只是暂时累晕了,臣没有隐瞒丞相,很快陛下就会醒过来的,醒过来一切如常。”

付丞相算是明白了,昏迷是暂时的,陛下是病了,但是不影响他处理公务,付丞相眼底的担忧,稍稍散去了一些。“那就好,希望陛下没事。”

郭院首多看了付丞相几眼,夏皇的病除了他没人知道,到没想到付丞相是真心的关心夏皇,就连皇后都没发现夏皇已经病了很久了,作为两位的主治大夫,他看着夏皇病了,也看着夏皇带病坚持处理政务,还看着夏皇越来越痛苦,越来越难受,可是作为大夫他能做的也不多了,现在的汤药都只是为夏皇减少痛苦,却治不了夏皇早已操劳破败的身体了。

灵芝人参那些大补的东西皇宫里应有尽有,可是再怎么补都补不来一个年轻健康的身体,夏皇的年纪不算大,可是也不了,再加上常年操劳,五脏六腑都急速的在衰退,他不敢评估夏皇还有多少时间,他只能说尽人事听天命。

一刻钟后,夏皇转醒,迷糊的问道“朕怎么了?”

付丞相冲到夏皇身边,“陛下醒了,太好了,陛下您在早朝时晕倒了,大家都很担心。”

郭院首扶着夏皇微微坐起身子,“陛下,你的身体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

夏皇点点头,淡笑着对付丞相道“百官可走了?”

付丞相点头,“是,臣骗了他们,说陛下已经醒了,让他们回去。还望陛下恕罪。”

夏皇有气无力的摆摆手,“散了就好,无妨。”

郭院首递给夏皇一碗乌黑的汤药,夏皇凝凝眉,端起药碗一口喝了下去。

喝完药,夏皇的精神好像恢复了一点,说话的声音也大了不少,“郭院首,你先下去吧,朕要和付丞相单独谈谈。”

“是,臣告退。”郭院首收拾好药箱子和药碗,离开房间。

付丞相一脸紧张,开口问道“陛下,您就告诉老臣,你这是怎么了?臣担心您。”

夏皇点头,“是该告诉你了,朕病了,而且很重无解,朕的时间不多了。”

付丞相大声的哭了出来,“陛……下。”

夏皇眼神一瞪,摆手道“一把年纪了,别像孩子一般哭,生老病死,朕也是逃不过的,收起眼泪,听朕说。”

“是。微臣遵旨。”付丞相跪在夏皇的床榻前,巍颤颤的擦干眼泪。

夏皇威严的声音传来,“朝廷现在闹成这样,不是朕有意的,却是朕纵容的,因为朕没有时间了,把这些蛀虫抓了,对朝廷是有好处的。朕知道你一直劝朕慢慢来,朕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朕真的没时间等,现在爱卿能体谅吗?”

付丞相强忍住眼泪,眼眶泛红的点了点头。

夏皇继续道“朕知道一旦朕病了,大家最关心的就是储君的问题,朕心里有继承人,可是朕不能说,这是为了保护,朕怕朕册封了太子,他会走的比朕还早,看看朝廷上现在的势力就知道,三分天下,每位皇子身后都有人,但是朕已经无力再去肃清了。付丞相你是朕最倚重的大臣,培伴了朕二十多年了,是朕登基时就陪伴在朕身侧的,还有柯丞相可惜了,他的孩子害了他,你们都一样,是纯臣,是忠臣,这点是朕最欣慰的。”

夏皇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张明黄的奏折递给付丞相。

付丞相大惊,双手举过头顶接过圣旨,颤抖的问道“陛下,这是?”

夏皇眼神清明,声音浑厚的道“这是朕的传位圣旨,一式三份,一份朕会留给军队,交给朕信任的将军保管,一份朕会交给老皇叔请他代为监督,一份朕交给你,作为统领百官之首。朕不建议你看圣旨,也许这份圣旨永远也不用出现。”

付丞相不解的问道“陛下,这是何意?”

夏皇声音威严的道“自从废太子后,朕就一直在为储君的问题考虑,但是朕并没有中意的人,于是朕就想,那就让他们争吧,争的到也是他们的本事,到今日朕还是这个想法,丛林法则在任何朝代都是存在的,当年作为皇子,朕也经历过,一步步争才走到这个位置的。会争才会守,朕没办法判断哪个皇子更适合当皇帝,所以才想,他们谁有本事争到了就让他当吧。

这就是朕今日要跟你说的问题,朕有一日不在了,朕想三位皇子不管用了什么手段,最后终有一位能登基,那么皇位就是他的,朕百年以后会在天上看着,看着他是否能带领大夏走向繁荣。朕之所以留下这张遗旨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大夏面临生死存亡之际,才可以打开,才可以使用。这是一张清君侧的圣旨,为保我大夏世代永昌,朕才留下这个,推翻毁大夏的不仁之君,扶新帝上位,朕把这重担放在你,老亲王,将军的身上,希望那时这张圣旨能挽救大夏于水火。”

付丞相心惊,心颤,为夏皇的深远考虑而敬佩,他深深磕头,“陛下,老臣遵旨,老臣用性命保证,大夏无危,绝不动圣旨。”

夏皇点头,“另外持有圣旨的两人,朕不会告诉你,倘若有一日真的发生那种危险,你持圣旨百官之时,来找你的人就是持有圣旨的人,希望你们能保下大夏江山。去吧,不要对任何人透露圣旨之事,朕也不会告诉任何人留有遗旨,朕希望它永远不会被动用,朕希望下一任帝皇能好好的统领大夏。”

付丞相将圣旨藏好,神色平静的离开了皇宫,即便他的内心翻天覆地,可是出宫门这一路他都伪装的很平静,很自然。

他知道遗旨是非常有魔力的东西,一不心,他的性命可不保,为了夏皇的遗托他一定要心再心,只有不动身色才能藏住秘密。

下午就有不少官员到付丞相府打探夏皇的病情,付丞相镇定的和他们周旋,只说夏皇累了才晕倒的,其他的自己也不知道,只有郭院首知道,要打听要找郭院首,自己也什么都问不出,大辣辣的甩锅给郭院首。

第二日早朝,夏皇的出现稳定了人心,夏皇还是镇定自若的处理着政务,如果不是昨天亲眼看见夏皇晕倒,恐怕都不知道夏皇生病了。

今天百官都很心,言语不像往常那么激进,言官们也停下了攻击,生怕刺激到夏皇的身体,持续了一个多月的攻击战,今日好像烟消息鼓了。安静,安静,安静的很。只有各部做了简单的工作报告,夏皇很快就处理完了正常的政务,看着百官们的忐忑心,夏皇在心里暗暗好笑,平时那些言官可没有这么安静过。

完成了今日的早朝事宜,夏皇突然道“朕最近的身体确实有些乏力,朕决定让宏王、三王、四王,三位皇子为朕分担一部分政务,从今日起三位皇子作为监国,代替本皇行使权力,以后早朝朕开始旁听,由三位皇子共同主持处理政务,百官监督,也让三位皇子锻炼锻炼。”

百官心里大惊,却恭敬的行礼,“是,谨遵陛下圣旨。”

三位皇子大喜,即便知道这是夏皇的考验,对于他们来说那也是一种机会。特别是宏王,父皇没有否定他的资格,还给他相等的竞争机会,那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三位皇子行跪礼磕头道“是,儿臣谨遵陛下圣旨。”

夏皇淡定的宣布,“退朝。”

宏王精神抖擞的回到了宏王府,郁百祥早早的等待着,对宏王道“恭喜王爷,陛下这是在放权了,虽然是三位一起竞争,但是陛下还是把王爷当继承人看的。”

宏王眉开眼笑,“二舅舅来了?快坐,真没想到父皇这一病,到是愿意放权了。父皇的年纪也大了,是该好好享享清福了,本王正值壮年,多做一点是应该的。”

郁百祥附和道“是是,王爷可以的,早一点接触,早一点上手,以后做储君做皇帝都指日可待了。”

郁百祥的恭维之言,宏王现在很乐意听,“二舅舅,你放心,成败在此一举,本王自然是明白的,只要本王能登基,还怕弟弟们没有好的职位吗?”

“是是是,江楠的事情?二舅舅可就这一个孙子,宏王可要上心啊,可一定要先把他救出来。”

宏王明白,现在二舅舅每日在他府里蹲点都是为了郁江楠,这郁江楠一日不救出来,这二舅舅就每日从早上开始坐到晚上,日日守在他宏王府等消息,他也委实头痛,作为长辈又不好赶走。“二舅舅放心,本王一定会办的,二舅舅如果有事,你就先忙自己的事情吧,郁江楠的事情本王已经安排了人去做了,可是需要时间,而且二舅舅,本王现在开始监国了,更要以身作则,二舅舅你常常跑宏王府,回头言官又有话说了,二舅舅,这可是本王最后的机会了,最近还是各自回避一点的好。”

“明白了,明白了,二舅舅这就走,二舅舅保证不给你添乱,江楠救出来了,可一定要通知我。”

“好,我明白的,放心本王答应二舅舅的一定会办,一个月内一定给救出来。”

郁百祥满意的离开了宏王府,直奔皇后的坤宁宫。

“娘娘,你知道吗?宏王监国了,今日陛下下令让三位皇子监国,陛下自己退居幕后旁观。”

皇后脸上一喜,“哥哥真的吗?本宫还没有收到消息。”

“真的真的。”郁百祥一脸得意的道“娘娘,这可是大机会来了。”

皇后凝眉,更冷静的分析道“这也是考验,三位皇子监国,是不是治世之才,可就要接受百官的检阅了。”

郁百祥自信的道“娘娘,你要对宏王有信心,宏王自就被当成储君培养的,学的就是帝王之道,自然要比另外两位皇子更适合治国。”

皇后摇摇头道“哥哥,不可如此自满,鹿死谁手还未可知。陛下的心思本宫猜不透。”

皇后对陛下此举是有所怀疑的,她并不知道夏皇病的有多重,可是她知道夏皇对宏王有多不满,她不太相信夏皇会如此轻易的就原谅了。包括她也包括了宏王和夏祁天,夏皇可不是那么容易改变心意接受夏祁天的人。

“娘娘,你就放心吧,我看宏王比他们强多了,娘娘,那我就先回去了,这事你知道心里也好有个数,宏王说叫我不要经常去他那走动,我看我也要少到你这里走动,在宏王监国的时间里,大家都低调行事,对宏王总是有好处的。”

“多谢二哥哥,如此照顾我儿,本宫出不去,外面的事情就还要二哥哥多照顾着了。”

“明白的明白的,放心吧。”

宏王此时正在给五公主写信,将摄政之事告知,一切都在向着他们兄妹期待的发展,宏王邀请五公主来大夏过年,说到陛下的病,宏王还是说的比较保守的,只说陛下最近身体有恙,若妹有空,可来大夏看望父皇。

夏祁天此时来到宏王的书房,“父王,快要过年了,可以接母亲回府吗?”

宏王写字的手一顿,柯惠莹,还在华光寺庙,他已经重新修缮了柯氏住的房子,而且每月都有银两送上山,确实马上就要过年了,若说以前,大不了过年的时候带着祁天上山看看柯氏,可是现在绝对不合适,他刚刚才得到监国的职位,他可是很清楚夏皇有多讨厌柯氏和祁天,现在就是祁天也被他居在府里不得外出,此时怎么可能接柯氏回府?

宏王停下笔,亲切的问道“祁天回来了?国子监的功课做好了吗?”

夏祁天点头,“都做好了父王,父王,我想母亲了,可以在过年的时候接母亲回府一起过年吗?”

宏王皱眉,他以前听祁天叫柯氏母亲,他没有特意去纠正,但是现在他每件事情都要心言官的嘴巴,祁天叫柯氏母亲是肯定不行的。

宏王眼神认真,严肃的道“祁天,回来这么久了,规矩怎么还没学起来?你的母亲郁蓁蓁,不就在府里待着吗?你已经过继,你要叫母亲或者母妃。至于柯氏你只能叫姨娘明白吗?”

夏祁天沉下脸,语气不悦的道“父王,我一直叫柯氏母亲,以前你也没反对过。”

宏王还是耐心的解释道“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不管是你,还是我,都要规范言行,今日你父王我已经得到监国的职位,你希望父王一帆风顺吧?叫母亲就是第一步,江楠的事情你也知道,就是因为惹是生非,现在被流放里,如果你不能规范言行,就很可能和江楠一样出去犯错。你一犯错,你父王我再努力都没用,你知道你皇爷爷是什么性格,一视同仁,绝对不会包庇。祁天你已经懂事了,应该明白这道理,现在父王只有这唯一的机会争一争上面那个位置,我们要父子同心才好,记得我跟你说的话吗?本王有了什么,你才能有什么。现在离那个位置就差最后一脚了,父王不希望因为称呼这种事,影响大局,你明白吗?”

夏祁天自然明白了,但是他依然不愿意叫别人母亲,“父王我明白了,但是我的母亲只有柯氏,不过我可以答应你,不会乱用称呼,绝不给你惹麻烦,但是你也不要强迫我叫郁氏母亲,我叫不出口。我和她也见不着面,还是就这样维持原样的好。父王,你还是没有回答我,可以不可以接柯氏回府过年?”

宏王摇了摇头,“不行,如果你实在想念的话,父王安排你去庙里住几天陪伴一下柯氏,你父王现在可是上战场打仗,儿女情长的事情只能往后放了,记得父王只有坐上那个位置,你和柯氏才有机会真正的团圆。你要去的话也好,去庙里避避,最近这段时间本王恐怕会很忙,恐怕没时间照顾你。还有你妹妹,如果你要去的话,就将她一起带去看看柯氏。本王还有一场硬仗要打,今年就不去看望柯氏了。”

夏祁天点头表示理解,“好,我去山上住,陪柯氏过年,等过完年我再回来,请父王安排一下,我带着妹妹一起去。”

“好,本王这就给你安排,替本王跟柯氏说,抱歉今年不能去看她了,请她放心只要有机会就接她回府。请她再耐心的等等,本王会在监国的时候好好表现的,争取早日取得陛下的信任。”

“放心吧父王,我会为您解释的。”

宏王立刻着人准备,吃穿用度一应带全,还足足带了十马车的年货,夏祁天带着护卫,夏祁恩带着奶妈,一行人朝着城外华光寺去。

宏王对夏祁天这个儿子基本上是有求必应,为了弥补自己的亏欠,也因为这是他唯一的儿子,要什么给什么,竭尽所能的满足儿子所有的要求,唯一就是关于柯氏的问题上,他暂时无法满足祁天,接柯氏回府除非他坐上那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