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爱小说网 > > 犬系男友在线求转正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鹿青妥协

“违约金?”

鹿青一听范爷这么说,很快抓住重点,眼中闪过一丝希望,眼神都不自觉的发亮。

“呵呵,看来你是打算走赔付违约金的准备咯?”

范爷含笑的看着一脸兴奋的鹿青,在范爷的眼中,鹿青就像是一只有趣的猫,偶尔让她感受到惊喜,然后给她一个致命的打击,不知道这只猫是不是能够面色自如?

“对,我弟弟欠你们多少钱?我就算是去贷款也会还给你们的!”

见范爷这么问自己,鹿青便觉得还钱的事情有望,只要他说出违约金的价格,自己到时候再找人东拼西凑的借点,也不是没有还不起!

有希望总比没希望来的要好,要是可以通过赔付违约金让鹿鸣从此解脱出来的话,鹿青无论是要还多少钱都心甘情愿。

“呵呵,底气倒是满足的嘛,你知不知道你弟弟签的是多少钱的合约?”

范爷饶有兴致的看着鹿青充满期望的脸,顿时心里觉得一阵好笑,她应该是没有看到过自己弟弟签的是什么合同的吧,竟然在自己面前提赔付违约金,只是勇气可嘉!

“我是不知道,但是无论多少钱,你说,我们虽然不是什么有钱家庭,但是也不是什么没有担当的人,既然我弟弟跟你们签了合同,想要脱离你们,赔钱也是自然的,我们没有话说。”

鹿青听范爷这么说,顿时微微皱起了眉头,心里有点心慌,但是她的潜意识里对于鹿鸣的认知,让她觉得鹿鸣就是再缺钱也应该不会签金额过于庞大的合同的,违约金方面就算是再高,自己将全身家当都砸进去也不够的话,到时候再想许慕染借点,凑凑应该也就够了。

这么一想,鹿青心里也就有底气多了,看向范爷的眼神也充满了自信,这倒是让范爷另眼相看了一下,心里也不自觉的开始疑惑起来,莫非鹿青真的能拿出这么多钱来?

“也不多,合同签的是三千万而已。”

范爷戏谑的眼神直直的看着鹿青,不想错过鹿青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

只见鹿青在听到三千万的时候身子微微一僵,但是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缓缓输出了一口气,一下子镇定了下来。

看着鹿青这样的神情,范爷有些意外,这怎么看起来都不像是个缺钱的主,怎么弟弟却拼了命的来赛车赚钱呢?

但是这点好奇归好奇,戏弄鹿青却还没有结束:“呵呵,不好意思我刚刚忘了说了,计币单位是美元。”

范爷眼中含笑的看着鹿青,看见自己说出美元的那一刻,鹿青明显垮下去的脸,身子变得僵硬起来,顿时眼里笑意就更加浓郁了。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刚刚不是还说要去贷款还我的吗?”

范爷一脸痞气的看着鹿青,低头凑近鹿青的脸,看着她神色慌张的样子,睫毛微微颤抖,心里就像是被什么人拿着羽毛轻轻撩拨似的,有些心痒难挠。

“谁,谁说受不了了。”鹿青回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嘴上狡辩的说道。

“我又没说我不还,不就是三千万嘛!”

不就是三千万嘛!可问题是美金!

看来到时候只能靠许慕染了,只怕是自己给许慕染打一辈子的工,估计都还倒欠着下许慕染的钱,但是眼下也没办法不是,只能这样了!

“行,你倒是有种,不过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合同从来都是按照选手的签约价格去计算的,如果选手要是毁约不想做了的话,我们就会以签约价格的十倍收取违约金的。”

范爷见三千万美金,鹿青都还能这么镇定,之前还以为鹿青会崩溃,没想到她的心里承受能力竟然会这么的好。

要是鹿青在美金这儿就承受不住了,范爷还真没什么兴趣,不过显然鹿青没有让自己失望,眼下才是最好的时机。

“什么!十倍!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的!不可能存在这样的合同!”

鹿青一听竟然还有个十倍,顿时就绷不住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合同存在?什么合同的违约金能够高达十倍之多?

“哼,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尽管去告我就是,赛车这个行业,本来就是高危职业,若是有选手答应好的,却又临时改变主意,我们将会有可能受到巨额亏损,所以上面对于这样的合同都是默认的。”

范爷一个转身坐在了沙发上,悠闲的翘着二郎腿,一脸无所谓的看着鹿青,这让鹿青心里没底。

“那,那我也还你!三千万又怎么样?十倍又怎样?这都不及我弟弟的性命重要!”

鹿青眼中闪过一丝暗淡,心跌倒了谷底,钱与鹿鸣的命之间,自己没的选择。

“你选还钱,我可没答应,我对你比较感兴趣,你要是答应做我女人,你弟弟自然就不用去赛道,而且还会受我庇佑,你要不要答应?”

看着鹿青一脸视死如归的样子,范爷再次给了鹿青一击,视线就这么落在了鹿青的脸上,不带任何感情的看着鹿青。

鹿青一听这话,整个人都呆住了,当他女人?不知道为什么,鹿青竟然在这个时候想起了季羡,但是季羡却不喜欢自己,这让鹿青有些伤神。

再一想三千万,翻十倍,那就是十几个亿啊!就算是许慕染肯借自己钱,也不会一下子借给自己那么多的钱,要是自己去接高利贷,也借不到这么多,这么一对比,好像给这个范爷做女人确实是当前最好的结果了。

范爷就这么看着鹿青从一开始的震惊再到伤神,哀伤,然后是疑惑,犹豫,再是纠结,最后都转变成妥协。

“好,我答应。”

而另外一边,听说鹿青被人带走的季羡此刻正急的团团转,不停的寻找在鹿青,但是还没等到他查出鹿青所在地时,鹿青却安然无恙的回来了,这让大家都感到疑惑不已。

“鹿青,你没事吧?有没有怎么样啊?”

许慕染见到鹿青,顿时眼眶就有些湿润,鹿青消失了一整晚,许慕染就担心了一整晚,司霖夜跟季羡都不停的在寻找鹿青,没有想到她这么快就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慕染,我没事,你别担心。”

鹿青见大家都紧张的看着自己,心里一阵暖意。

“鹿青,你被带去哪里了?我们怎么找都没有找到你,知不知道我们都好担心的啊!”

见鹿青平平安安的回来了,许慕染不由的问出了在场人的心声。

“对呀,姐,你怎么就回来了,他们有对你做些什么吗?”

鹿鸣见状赶紧询问,眼中还带着凶狠的恶意。

“对啊!他们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季羡赶紧上前,关切的询问着鹿青,如果仔细看的话,就能注意到季羡的焦急心慌。

但是鹿青被众人追着问,眼神有些躲闪,不敢去关注他们的言行。

“哈哈,我能有什么事情啊!那个强哥不是个好人,但是他们老大还是不错的,知道这件事情我是无辜的,所以就将我给放了。”

鹿青被他们看着有些心慌,眼神有些微闪,说话的时候,睫毛都不自觉的颤抖。

“真的吗?他们能有这么好心?你该不会是在骗我们吧?”

许慕染心里觉得奇怪,那个强哥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好人,他们的老大能有这么好吗?竟然会放了鹿青!

“哈,那个,我也不知道,或许是他良心发现,觉得做个坏人不好,就想积点阴德吧!”

鹿青有些无措,但是却不能将这件事情告诉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骗他们了。

鹿青说完,抬头看了下众人,大家眼里都充满着不解与疑惑,看上去都不怎么相信自己,但是也没有继续再开口询问,唯独司霖夜看着自己的眼神跟他们的不同。

司霖夜的目光格外的犀利,仿佛一下就将自己给看透,鹿青对上司霖夜的眼神,顿时就知道自己的谎言没有骗过他,于是眼神哀求的看着司霖夜,希望他不要揭穿自己。

司霖夜对此没有什么表示,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实现瞥向其他方向,顿时鹿青心里松了口气。

事后,鹿青找了个机会,单独跟司霖夜说了这件事情,知道瞒不过司霖夜的,所以鹿青只好将这件事情说了出来,但是也叮嘱司霖夜不要讲这件事情给说出来。

“你自己知道怎么做就行,我不会多说什么的。”

司霖夜定定的看了鹿青一眼,挑了挑眉,这件事情是鹿青自己的觉得,司霖夜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去。

毕竟当时的情景,许慕染也在场,这件事情要是许慕染知道了的话,肯定又要纠结万分,更多的却是自责,所以司霖夜就算是为了许慕染,也不会见这件事情说出去的。

这边鹿青刚跟司霖夜单独聊完,司霖夜刚走不久,鹿鸣就找了过来。

“姐,你跟我说实话,他们到底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鹿鸣看着一身淡然的鹿青,鹿青刚刚的那套说词,鹿鸣怎么都不会相信,他不相信那伙人能有这么好,会良心发现,这显然是鹿青为了安抚他们说的托词罢了。